《管教的智慧》书摘

《管教的智慧》书摘

妈妈《书摘》

孩子不听话的时候,我们要先问,他有没有听话的能力?

除了身体功能上的听话能力需要查验,人,是否有耳,有听力,就懂得听呢?

聆听,对许多孩子而言,可能不是那种生来就会的一回事。

我可以很大胆的说,这个世代出生的孩子,多半缺乏听力,他们,真需要添加聆听的养分。

在这个多媒体,快速,简化的世界里,我们的孩子一出生,所有的感官就一起接受刺激。

很多东西给的都是多重选择:你不听,可以用看的,不看,可以用摸的。

所有感官同受刺激的成长经验,让孩子们的每一个感官都难以独当一面。

纯听故事?

不行呀!一下子就分心了,得有个画面抓住孩子目光!

纯读文字?

不行呀!那多单调,总要有个声音什么的才能留住孩子心思!

多媒体世代,我们父母,面对的是一群听力特弱的孩子。

所以,不要以为孩子耳朵正常,你讲话,他们就应该听得见。

老三入私塾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他的“不顺服”,其实和他是一个不容易“听见”的孩子有很大关系。

对他而言,即使我和他四眼相对,告诉他一个命令:“去洗澡”,讲了五次,他都可能会双眼茫然,一副听见外星人的语言般。

因为,他是一个常常锁在自己的想法和逻辑里面,出不来的孩子。

比方说,他正在读一本故事书,这本书是姊姊叫他读的,读到一半,已经很晚了,该洗澡上床睡觉,我已经提醒了几次,他都没放下书。

最后,我走到他面前,四眼相对地告诉他:“去洗澡,现在。”

然后,我放开手,他会继续回到书上。

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两个女儿身上,所以,我一开始的判决是他不顺服,明明悖逆妈妈的命令,当然,就依照不顺服来管教他。

结果他很生气,一直重复说:“姊姊叫我读这本书。”

我更气地回答:“姊姊听妈妈的话,你也要听妈妈的。”

其实,这整件事的问题不在顺服,而在他里面有一个逻辑堵注他的耳,让他听不见超出那个逻辑的事。对他来说,这个逻辑是:“姊姊叫我读这本书,所以我在读,我正在听姊姊的话,我没有错。”

曾经,我在这个时候会心软,马上告诉自己:“算了吧!他也没错,只是想听姊姊的话,让他把书读完,晚一点睡好了。”

但这种反应其实不正确,因为孩子即使有他的理由,也要学习听从顺服父母,否则他上课上到一半,站起来就要去拿水喝,因为口渴是很正当的理由,被处罚了,还要怪老师不通情理。

跌跌撞撞中学习,我渐渐明白:原来,管教和同理心并没有冲突。

同理心帮助我们用更适合的方式和途径去教导孩子,而不是找到不用管教的理由。

怎么办呢?

还是跌跌撞撞中学习,我试着帮助他“听见”。

首先,要对他说:“把书放下(用肯定句,而非询问“把书放下好不好?”),来,用这个书签,所以下次可以继续读。”

他抬起头,问:“可是姊姊叫我读这本书。”

当他这样反应时,表示他耳朵打开了,已经和我进入了沟通的模式里。

然后,我可以给他个简单的理由:“妈妈很高兴你听姊姊的话,但是姊姊没有叫你一次读完,现在很晚了,已经快九点。”

通常他会喔一声:“真的?九点了?”九点钟要准备上床,这个,是经年累月靠规律刻在他心头的逻辑,是他可以明白的事实。当然,他同意,因为发现的确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如此,当我再告诉他:“去洗澡!”

他就完全听见了,马上就会行动。

没错,这样一个“听力”不好的孩子碰到其它人,可能直接被当成“不听话”,进到群体里面,更很难要求老师或带领者帮助他挪除这种非肉体的听力障碍。

我曾经为这件事感到气馁,一开始,人家总是告诉我:“他只听你的。”

是啊!但孩子在一次两次三次四次,许许多多次“听见”的经验中慢慢成长,只要他不拒绝被施以“聆听”的养分,就有改变听力的机会。

是啊!要孩子顺服,就一定要让他常常经历到顺服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几年在家私塾教育,我花很多精神去教他,从听见,到听进去,到听进正确的信息,以至于可以顺服,然后经验到在顺服的时候被赞美。

我承认,这个过程很漫长,而且这些进步,常常比不上失败经验的脚步。每次我觉得他在家里很有进步时,出去到群体中,又惹祸回来。

作妈的,当然也会失望。

不过,渐渐,我越来越清楚自己是在孩子的生命土壤里施肥,施肥,是为了建立健康的体质,而不是立即收割果子。

再有经验的农夫也不会在四季都巴望见到树上垒垒的果子呀!上苍提醒着我。

绝对不要以看不看得见果子来决定要不要帮助他学习聆听呀!

养孩子让父母谦卑,养到比较难搞的孩子,作爸妈就有机会重整生命。

早年只有两个女儿的时候,我喜欢跟人家分享有效的管教招数。可是,当我开始管教老三之后,才明白,我应该对焦的,是正确的管教原则。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