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背后的危机——她为何自比南丁格尔,称只想给这些男人疗伤?

第三者背后的危机——她为何自比南丁格尔,称只想给这些男人疗伤?

提起第三者,你想到什么?你是否想过,一个朴实、善良的女子,也会成了某段婚姻的第三者,而且她当得心安理得,甚至觉得自己在拯救一个家庭?今天的文章,作者近距离地与一位第三者对话,并渐渐引出第三者背后的心理危机。

莫非/文

看多了婚变故事,有时也会问,这造成家庭破裂的第三者,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

当然知道“所有幸福家庭皆为相似,每个不幸的家庭却有它自己的不幸”。家庭破裂,不见得全源于“狐狸精”的诱惑。但在那摇摇欲坠的家屋中,若有一人伸出纤手抽出大梁,却不可否认,对这家庭会是致命的一击。

但一直不知,认识多年的你,也是拥有这样一双纤手的主人。也从来没想到,第三者可以长得平实、娴静(指不妖娆、不惊心动魄),和一般居家女人没什么两样,而且就生活在我们四周。

质朴如你,为何去做第三者

那天,上门看你,碰巧正遇上你在送客,正站在门口说着话。午后送男性出门,本便有点蹊跷。我稍让一边等候,却瞥见你伸手不露痕迹,轻轻地整了一下对方的领子,一个两性间够得上亲密,才会作的动作。我会心一笑,猜你新交了位男友。

待我上前,却不见你介绍,只一迳推着对方往外走。向来主动的我没多想,横上前伸出手便自我介绍,对方反射式停步,也伸手和我相握。说得什么我一片茫然,只觉他左手无名指上那个金环,在阳光下亮得耀眼。一直到我坐进你家许久,那金亮的形象,还盘据眼前久久不去。

你忙着招待我。一向,你是最好的女主人,知道每位来客的口味和喜好。你的家也是出了名的窗明几净,虽是单身,端出的茶具、餐具配套配色,常叫我们已婚的太太们脸红,自叹弗如。

但今天,我忽然有了不同的体会。望着你颜色柔和、布置温暖的小窝,我仿佛看到这里面埋藏了许多邀请,放出许多“宾至如归”的讯号。实际上,这里,不也算是个“温柔乡”么?

就因你素来以平实、娴静著称,便叫人更难以想象。你也已过叁十,不是年轻小女孩感情不成熟,容易为已婚男子所骗。你工作能力不弱,所居小屋正是你自力购买,难考的专业执照,也叫你过五关斩六将的拿到手了,“金屋藏娇”实在是说不上。除了有感情,我实在想不出更大的理由,会让你淌这种混水。

那天,我言词一下稀寡起来。聪慧的你,自是看出了我心神的不宁,也知是为那桩。叹口气,你自动开口:“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幸福,父母婚姻美满,现又有爱你的先生。你太单纯,我的状况,你不会懂的!”

“是么?Try me!”我有点不信邪。

“不知为何,脆弱的男子,常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你悠悠道来,“坚强伟大的男人,我尊重。但脆弱、有悲剧瑕疵的男子,却特别引起我的怜惜。”

想想门前刚离去的那男子,中年、翘家、不顾妻小,从那个角度来看都谈不上“坚强伟大”。但“脆弱的男子”未婚里也可抓上一把,为什么偏要找已婚的呢?

对我的问话你盯了我很久,才回答说:“大概因为我不想作我妈吧!”一句让人丈二摸不着头脑的回话,却是一道扎实的线索。

你想修补的,其实是你和父亲的关系

原来,在你成长环境里,父亲便不常在家。你早已习惯了所爱的男人都不会在身边。母亲因父亲不在家所生出的愤怒与抱怨,你也看厌了。在你看来,父亲的不在家,全是因着母亲的错,是母亲的抱怨与威胁赶走了父亲。

你曾发誓:等自己长大,绝对不作一个常常生气、索求无度的女人。你会用爱与了解来赢得你的爱。

但长大后,几个男友交下来,你都无法定下。因为无法想象与所爱的人走近、厮守,会是怎么样一回事。对你愈好的男孩,你愈觉得陌生、觉得不习惯。因为关系“稳定”,从来便不是你成长环境的一部分。你比较会爱一个常会离去、不知何时再来的男性背影。这种不安、不定,反而对你特别具有吸引力。

后来,你发现与你保持较长一点关系的,多半是有点年龄的有妇之夫。因为,他们都属仁慈、寂寞与脆弱这一型,就像你父亲一样。而且,“只有你懂他们的心”。他们纵有满腹心事,也只能对你倾诉,因为“他们的太太不了解他们!”。你觉得你真正能了解这样的男人,也只有你能在他们的心口创伤上贴绷带。

你认为不像你母亲,老用自己的需要赶走男人。你是用爱和接纳,来修补这些失落男子的残缺,把他们由婚姻的囚禁中释放出来。你想用你的母性,为这些寂寞的男子在门口留一盏灯,让他们知道有一个地方是永远欢迎他,等待着他回来的。

对男人你早没有什么幻想,对他们的弱点也看透了。知道他们不会离了婚来娶你。况且,真如此,你也不见得会嫁他,因你并不真想给对方一个机会,将来会由你身边逃家,逃向另一位女人。

几次结交,也不激情、也不大起大落。只是“时候到了”,对方便悄悄“淡出”。事先,你也总是知道尾声已近,不动声色,你技巧性地给对方一个暗示,下台一鞠躬。

因此,对对方的太太,你从来不觉得抱歉。你还自认都是因为你,才“巩固”了他们的婚姻。你笑着说:“也可说,我就算是他们婚姻破裂时的南丁格尔吧!”

第三者背后的心理危机

知道么?你简直是所有男人理想的外遇对象。不挖金、不争名份、进退有度的给对方一段温柔,作他的红粉知己,陪他一段。在婚姻已够粗糙的现实里,你成了男人莫大的诱惑。你,其实就是男人的深渊。

但你所作的,并不是真爱,而是修补。不是修补这些中年男子的缺失,而是修补上一代父母关系的残缺。你在用新的关系来取代旧痛,在新的关系中不断想解决旧的问题。

怎么说呢?在你的家里,你从未得到应有的爱的滋润与注意,在感情上你是长久的饥荒。而这些中年男子所有话只能对你说,只有你懂的情况,给了你多年渴求由父亲而来的注意与关心。

但请恕我直说,你可知“我的太太不了解我,只有你可以”,是世上所有外遇里用得最多、也最古老的一句台词?况且,你是在用空洞的自己在给,你知道么?一个在爱里没有“本钱”的人,要拿什么来支援别人呢?

你没有亲密关系的经验。只经历过压力、紧张与吵架,却对真正的信任、靠近与爱全然陌生。使得你习惯了关系中不正常的焦虑与悬念,却不知要如何在亲密关系中正常运作。

因此,你只知自己要反母亲而行,学会不索取的给,却不知关系里需要两方面的互动与调适。你只会自我殉道式的爱,使你无法接受一个仁慈、体谅、以你为重的男人。你说是因为他们单调,无法吸引你。其实是你怕他们不需要你,使你无法用你所熟知的方式,来操纵这份关系。

这些可说全是你的“旧痛”。也是因为旧有关系里的伤害,使你在亲密关系上成为一个残障人,你无法与人建立一个健全的亲密关系。

说实在,夫妻不合有太多的原因,但很少是只有一方有问题。尤其,照所有的临床记录,能结婚在一起十、二十年的夫妻,多半是无意识中,彼此满足了彼此内心深处某种的需要。

有些男人显示出他是被逼成小学生式的受害者,但婚姻里并没有所谓一面倒的无理取闹,也没有所谓的全然无助。很多丈夫是用模棱两可的半推半就,而赋与太太建立独裁的材料。

也许有些太太要求不合理,但丈夫消极式的制衡,使得太太与自己的角色走成了狱卒与囚犯。换句话说,这类丈夫是自动把钥匙交给狱卒的囚犯。

你不要用幼年的眼光来判断父母中谁是弱者、谁是受害者。有时,会叫的狗是不咬的,常嚷嚷的人不见得是强势。到底,在关系里离去的人容易,留下的人苦。这场公案你不见得握有所有的线索。

你也不要被这些中年男子假相的不快乐,烘托出你南丁格尔那盏灯,变相的收买注意与爱。你现正在作的,其实是在贴你自己心口创伤的绷带,你意识到了么?你要自我欺骗到什么时候呢?

放下吧!放下“过去”这情感的包袱,不要再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也不要再扛这不属于你的情感包袱。用饶恕,把你由对母亲的怨中释放出来,也由自我殉道式的爱中解脱出来,你才有机会走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也希望有一天,你能把你的灯,挂在真正属于你的家,为那真正爱你的男人,照亮回家的路!

本文转自莫非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2828010100fx9m.html,原标题:现代的南丁格尔,文中小标题为根基编辑所加。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