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一名好配偶,先学会好好说话

想成为一名好配偶,先学会好好说话

艾格里奇/文

几乎每对夫妻都会遇到一些危险系数很高的词汇,这些词汇会给他们的婚姻生活带来很大麻烦。

以我自己为例,莎拉会对一些我说过的话或者做过的事比较在意,或者说容易被刺激到。她会用“你总是…”这样的句式。每次我听到“你总是„„”开头的句式,就会立刻封锁内心,开始想:“这不是真的。我并没有总是怎么怎么样。”我会下意识地反击她这种“你总是…”的古怪说法,而根本不会去听她说话的其他重点。

幸运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莎拉继续用“你总是…”来进行指责时,我已经可以调整自己的情绪,聆听她具体想沟通的内容。这些词汇,对我来说曾经是危险系数极高的词,虽然它的意思并不是“你所有时间都在这么做”。

她想做的只是引起我的注意,以关注她的感受,并帮助我理解她的烦恼。她用“你总是…”来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情绪。她实际上想说的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已经能够接受莎拉使用“你总是…”的句式,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因为她的说法转移对于主要话题的应有关注。我意识到,莎拉用这句话并不是因为不尊重我。根本上来说,她这样的表达方式会增加我们之间的理解和爱。她想要我真切地感受到她内心的伤痛;她不想在我的心里制造伤口。

但是,误会和失控的情况也会出现。我有时候发现,屋子后面的门整夜都忘记关上。于是,我去问莎拉是不是开门之后忘了锁,就回到床上睡觉,她自卫性地为自己辩护道:“你总是因为门没关而责怪我。一直都是我的错。”而我知道自己并没有总是指责她,于是我就很容易气上心头,反驳道:“我根本没有一直责怪你啊!”为了避免陷入“不,我没做”/“是,就是你做的”这样无休止的争执,我试图了解莎拉感到被攻击了,包括她可能真的并不是肇事者。我开始关心真相,而不是直接作出结论,并横加指责。

 

 

后来,我再发现门没关的时候,我会以更加柔和的方式问她这个问题,这样她就不太可能说“你总是指责我”了。当受到和善的询问时,莎拉大致会用今天早晨说话的语调来回答:“没有吧,我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已把门关上了。我回到床上之后,你又去车库拿了什么东西,还记得吗?”这样的话,我就会想起来自己才是闯祸的人,然后像温驯的绵羊一样向她道歉,承认自己不该错怪她忘记关门。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句话会让莎拉暴跳如雷:“亲爱的,我可以提个建议吗?”每当我说这句话时,都会给莎拉提出一个诚恳的反面的建议。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所谓的棘手词就是,当这些词说出来的时候,听者往往会立刻想到最坏的可能意义。比如,假设我说:“莎拉,关于你在爱与尊重部担任副总裁的事,我可以向你提一个建议吗?”于是,她立刻误以为:“我作为副总裁的角色太糟糕了,我给整个爱与尊重部的运作带来了损害。”从理智的角度,莎拉知道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但是从情感方面,她经受了一次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她觉得自己已经糟糕到足够被解雇的程度了。

几年之后,莎拉学会了如何控制情绪,不再被下意识的情感冲击所干扰,从而避免自卫性地抗拒。她意识到,当我说“我可以提个建议吗?”的时候,我的目的是以感性的方式接近她。我要说的只是一些希望她能接受的建议,如果她觉得合适,就加以改进。

现在,当我说出“我可以提个建议吗?”的时候,因为天生的下意识的情感冲击,莎拉倒也不会为此欢呼雀跃。

她会以成熟的态度倾听我的建议,并乐意与我交流,完成对话之后,她会对我的帮助表示感谢。高度危险的词汇现在变成了充满温情的词汇。使用棘手词或被棘手词刺激,很多人正是这些走上了疯狂怪圈,我和莎拉曾经也是如此,但是最终我们找到了减缓并停止疯狂怪圈的办法。正如莎拉所说的那样:“我们到过那里,但是没有停在那里。”

我会在另一章回到棘手词的话题,并讨论如何改写这些词,以减少让配偶受刺激的可能。而现在,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言语的力量是如何强大,以及它对我们履行爱与尊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莎拉和我都深刻了解这点。我从许多夫妇的来信中得知,他们也知道言语的重要性,尤其当他们学习了爱与尊重的课程之后。(本文摘自《男人需要尊重,女人需要爱》)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