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步骤和技巧,帮助你和原生家庭建立正确界线

这些步骤和技巧,帮助你和原生家庭建立正确界线

 

苏西对父母的爱出于愧疚

 

类似苏西的问题,我已见过无数次。这个三十岁女人每次去他父母的家拜访回来,都会陷入严重的抑郁症。

 

她向我描述她的问题以后,我问她是否注意到:每次她回家看父母后都会极端沮丧!

 

“怎么会呢?太荒谬了。”她说:“我人都不住那里了,怎么回去一趟会影响我那么多呢?”

 

我要求她为我描述回家后的整个历程。苏西说:就是和一些老朋友聚一聚,与家人一起吃晚餐等。这些聚会都充满了乐趣,尤其只有他们自己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

 

“你说‘只有你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意思?”我问。

 

“是这样的,有时我的父母会邀请我的老朋友来跟我们一起用餐,那种晚餐我就没那么喜欢了。”

 

“怎么会呢?”

 

苏西想一想后回答:“我想我觉得有一点愧疚。”她说她的父母总是很微妙地比较她和那些朋友的生活。他们会说:身为祖父母的人要是有机会在子女的旁边“参与”他们养儿育女的过程,该有多好;说:如果苏西能住那里,也可以参加她那些朋友现在所参加的社区活动。她的父母可列出许许多多这类对她的期望。

 

不久苏西发现,每一次她回到自己的家,就为定居他乡而感到愧疚。似乎有个声音一直说:她应该遵照她父母期望的去做才是。

 

苏西的问题很常见。外表上看来,她已经做了选择——从她成长的家中搬了出去,追求自己的事业,付自己的账单,甚至结婚,有一个小孩。但是,在她内心里,情形并不是这样。她不曾允许自己在情感上成为一个独立分开的个体,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以及在不遵照她父母的心意做事时,不必内疚自责。她仍然屈服在父母的压力之下。

 

真正的问题出在内心。记住,界线是为确定自己的所有物,而苏西以及有同样问题的人,并没有真的“拥有”自己。真正拥有自己生活主权的人在选择自己要怎么生活时,不会感到愧疚。他们会考虑其他的人,但当他们为别人的心愿而做选择时,是出于爱,不是出于愧疚;是要让情况变得更好,而不是要避免当坏人。

 

 

缺乏界线的征兆

一个很常见的情形如下:夫妻中的一方和他成长的家庭——他的原生家庭——没有健全的情感界线,所以,当他和他的原生家人打电话或碰面时,他就感到沮丧、好辩、自我要求过高、太完美主义、发怒、好斗,或感情退缩。好像他从原生家庭“感染”了什么病毒,然后,传染给他自己小家庭中的人。

 

他的原生家庭对他组成的小家庭有着深远的影响力。界线有问题的一个明确迹象就是:你和某个人的关系会影响到你与别人的关系,你在自己的生活中给予那个人太大的权力了。

 

我还记得一个年轻的女孩在心理辅导中有很稳定的进步,可是,一旦她和她母亲谈过话,她就又退缩了,然后,整整三个礼拜都躲进内心深入。她会这样说:“我根本没有什么进步,我的情况并没有改变。”她充满母亲加诸在她身上的观念与想法,不能与她的母亲分开。这种与母亲已经融为一体的结果,影响她其他的人际关系。每次和母亲在一起后,她就把其他人几乎全摒除在外。她母亲拥有她的生活,她不属于自己。

 

 

“我可以有自己的零用钱吗?”

泰瑞与雪丽是一对很有吸引力的夫妻,他们住在一栋大房子里,常常奢侈地出外度假;他们的小孩学钢琴、跳芭蕾舞。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滑雪用具、滑轮鞋、冰刀鞋、冲浪板。泰瑞与雪丽拥有成功人士的一切排场。问题是,他们这种生活形态不是泰瑞的薪水供应得起的。泰瑞的父母希望他能够过最好的生活,总是帮助他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他们出钱帮他买房子,让他们全家出去度假,满足小孩各项嗜好。如果不是泰瑞的父母出钱,泰瑞与雪丽根本不可能过如此富裕的生活,只是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泰瑞的父母每隔一段时间就帮他解决一次经济危机,使得他慢慢失去了自尊。而雪丽也觉得每一次她想花钱,似乎就得找公婆商量以得到他们的允许,因为公婆是他们的经济来源。

 

泰瑞的问题是现今许多年轻成年人的常有问题,他们结婚了却还像单身,因为他们在经济上尚无法独立。在他父母对他的渴望,以及雪丽“拥有我们所有的一切”的渴望上,泰瑞都不能设立界线。他发现他自己和父母的成功观念已融为一体了,无法向父母的那些心愿说不。他也不能确定他是否愿意为了自己的独立感,而放弃父母能供应他的东西和礼物。

 

泰瑞的故事是经济界线问题比较“乐观”的那一面,还有那“麻烦可大了”的另一面。许多成年孩子总是陷在经济紊乱的死结,因为他们不负责任、嗑药或酗酒,不懂得控制花费,或有现代人所谓的“无法为自己定位”的毛病。他们的父母继续为他们的失败与不负责解围,以为“这一次,他们一定可以做得好些”!事实上,是这些父母使得他们的孩子终身有缺陷,永远无法独立。

 

一个大人如果在经济上无法独立,就永远是个小孩子。要成为一个大人,你的生活必须可以量入为出,必须能够为自己的失败负责。

 

 

与家庭之间界线问题的解答

对我们的原生家庭建立界线是一件艰巨的工作,却可以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回报。这是个过程,有些特定的步骤。

 

1.认出症状

审视自己生活的情形,看看你与父母或手足之间界线问题出在哪里。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到底在哪里失去对你所有物的主控权?把那些范围全指出来,看看它们和你原生家庭的关连是什么,你就跨出正确的第一步了。

 

2.认出冲突

发掘有哪些动力影响了你们的关系。比如,你触犯哪些“界线定律”了?你搞“三角关系”吗?你是对你的父母与手足负责,还是为他们担负起责任了?你是否不能实行“因果律”而替别人的恶果付出代价?对那些人为冲突你是否只是消极的反应?

 

除非你确实了解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无法停止你在家人互动中的反应。“把你眼中的梁木挑出来”然后,你才能眼清目明地处理你与你家人的关系。把你自己当成问题的症结,找出你到底触犯哪些界线了。

 

3.认出引发冲突的那些需要

你不会无缘无故做出反常的行为,往往是你试着要补足你原生家庭未能给予你的一些基本需要。你仍被缠扰,或许是因你仍有被疼爱、被赞许、被接受的需要。你必须面对这些不足,接受惟有在上帝的新家中,你的缺失才能得到真正的满足。

 

4.接受良善

单单明了自己的需要还不够,你还必须让那些需要得到满足。上帝愿意他儿女的需要得到饱足,但是,你必须先谦卑下来,向良好健全的支持系统伸出手,接收好的影响。不要再把自己的才干埋藏在地下,而期待情况将有所改善。学习对爱有响应而且接受爱;即使刚开始时你表现得很笨拙。

 

 

学习界线的技巧

你那些界线技巧都还很新,也很脆弱,你无法马上把它们应用在困难的情况。在你知道你的界线技巧会被尊重的地方好好练习,从你的支持团体开始练习说不。因为他们爱你,也会尊敬你的界线。

 

你的身体受伤后,在恢复过程当中,你绝对不会先去拿最重的东西,一定得慢慢由轻入重。把界线技巧的练习当成像身体康复一样。

 

1.对坏说不

在安全的情况下练习新的界线技巧外,你还必须设法避免一些有害的状况。在刚开始复原的阶段,你必须避开那些过去曾戕害或控制你的人。

 

当你觉得你可以和以前伤害或控制过你的人重新建立关系,找一个朋友或一个支持你的人同往。随时注意自己是否又踏入受伤害的情况与关系。你的创伤极深,虽在复原中,你不可能建立任何关系的,除非已有适当的装备。不要轻易冒险,随时小心,不要因为你想要和好的心愿太强烈了,而让自己再次陷入受人控制的情况。

 

2.赦免伤害你的人

没有比宽恕更能澄清界线问题了。原谅人的意思是放他去,把他以前所欠你的债务一笔勾销。假如你不能原谅对方,表示你还想从对方得到什么,即使你要的只是报复,它将使你永远与对方绑在一起,永远牵扯不清。

 

不能原谅一个家庭成员,是人们多年来无法挣脱内心捆绑的主要原因之一,他们无法和那不健全的家庭分开,仍想从家人身上得到什么。其实最好的方法是:从那位满有恩典的上帝获得恩典,以及赦免没有能力偿还债务的人。这将结束你的痛苦,使你不再期待对方还债,免得你等不到而气急败坏。“所盼望的迟延未得,令人心忧”。

 

假如你不能宽恕,就是要求侵犯你的人给你他不想给你的东西。即使你只要求对方承认他所犯的过错,这等于你把自己与他绑在一起而毁掉你的界线。所以,对你那不健全的原生家庭放手吧!松开它,你才能获得自由。

 

3.回应,不要反应

当你受到别人所说所行的影响而反应时,你也许有界线问题了,假如某人做了或说了什么就能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她在那时候就已经控制了你,你的界线就消失不见了,但是,当你只是回应对方,你仍握有控制仅,仍有不同的方式可以供你选择。

 

如果你觉得自己受到别人的影响而反应时,请暂时离开,先把自己的主控仅拿回来。这样,你的家人就不能强迫你说出或做出你不希望说或做的,以及会侵犯到你独立自主权的事情。当你保有自己的界线后,选择最好的方式去“回应”对方。反应与回应最大的不同就是选择。当你受到对方的影响而反应,是他们拥有控制权;如果你选择回应,是你自己拥有控制权。

 

4.自由与责任中(而不是愧疚中),学习爱

最好的界线是爱别人。永远停留在“保护阶段”的人将会失去爱与自由。界线不是要停止爱人,正好相反;是你得到自由而能够去爱。为了别人而牺牲和舍已固然很好,但是,你需要界线来帮你做正确的选择。

 

练习有目标的施予可以增添你的自由。有时,正在设立界线的人会觉得帮助别人将使自己成为共依人。这绝非事实。当你可以自由的选择为别人行善,就增强了界线。共依人却不是行善,他们因为害怕而纵容恶行。

摘自《过犹不及:如何建立你的心理界线》,克劳德和汤森德博士著。海天出版社出版。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