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十一,用这些方式,给家人一个有爱有创意的假期

这个十一,用这些方式,给家人一个有爱有创意的假期

十一小长假,你有哪些安排?是否还在绞尽脑汁计划?希望这篇文章能够给你一些灵感,哪怕不远游,也有很多创意的方式,让家人度过一个难忘的假期的。你想到的一些好点子,也欢迎在下方写评论,让我们把灵感汇聚起来哦!

在我们家,每年先生休假是大事。

 

不是因为我这个家庭主妇在家闷坏了,也不是因为有了游山玩水的机会,更不是因为有他可以帮忙弄小孩作家事,而是——全家可以一起活动,专心地,彼此拥有地,相处在一起。

 

我们平时真的很忙很忙,生活中充满了非处理不可的急事,可是我们夫妻两人都很清楚,时间里面有一块一定要保留出来,不可牺牲,不准借用,就是我们的家庭假期。

 

家庭假期可以有很多的变化,时间长短和内容都很有弹性,重点在于你把它分别出来,用心计画过,不是随性的,有多少算多少。

 

很多女人都在等着先生安排计画家庭假期, 但实际上来看,大多数能享受欢乐家庭假期的家庭,都是由女人安排计画好,和先生商量过,双方同意,然后一起执行。

 

理由是太太比较了解自家实际生活状况,尤其是孩子小的时候,他们能忍受多长的车程?什么样的旅游或活动能让他们开心?怎么吃?怎么住?都是太太比较容易掌握。

 

请不要将家庭假期当成有钱人的花钱方法。很多年前,当我住在一个美国寄宿家庭时,看见那对非常小康的美国夫妇,怎样带着三个小小孩,一个铜板接着另一个铜板地为家庭假期储蓄,然后怎样快快乐乐地使用他们一家大小辛苦计画安排出来的金钱,那种「大家一起来」的经历,真的不是信用卡轻松一刷所能买到的幸福。

 

家庭假期的目的在增进家人的向心力,建立家人亲密的情感,为家庭历史刻下有力的几笔,也给家人从繁忙的生活中出走,得到身心灵的安息。

 

我们尝试过的有以下两大类:

 

1.长途旅游

 

这不包括回乡探亲,因为对我们长年住在海外的华侨而言,要面对久久未见的亲友,往往身心都格外忙碌,孩子常会被忽略。这里的长途旅游,是指五到七天以上的全家旅行。

 

孩子小的时候要作这种长途旅行很辛苦,尤其是妈妈,准备工作非常繁复,所以许多父母都敬而远之,觉得宁可在家舒舒服服过日子。

 

我们家三个小孩都有在喂母奶的年纪出外长途旅行的经验,对我和他,都是个挑战,但我们都很开心地胜过挑战,使那些岁月成为记忆中甜美的一部分。

 

因着不畏惧把小小孩带出门,我们家三个孩子都很适应长途旅行,自幼就玩到哪里睡到哪里吃到哪里。「越战越勇」的训练,让我们随着孩子年纪增长,享受家庭假期的自由空间越大。

 

 

2.在地游。

 

当我们孩子很小时,曾试过一种安排,是一整个星期的休假都不出需要过夜的远门,但是每天的行程都细心安排过。比方星期一是公园日,我们准备了野餐,户外玩具,找到一个可以待上大半天的公园,让孩子玩个够,甚至在公园午睡过后再起来玩。星期二是博物馆日,星期三是登山日,星期四是图书馆日,我们一起做午餐,在庭院玩,在附近散步,在家看电影。

重点是一切都是全家行动,全家活动,不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事。其中一天,不妨排个懒人日,完全不出门,全家放假,不打扫,不做饭,没有时间表。只要不彼此妨碍,大家高兴什么时候起床,午睡,吃饭,睡觉都无所谓。孩子大些可以让他们自己找吃的,或者热些现成的吃,小小孩就不要催他们,让他们饿了再吃。

 

很多父亲会在开始尝试家庭假期时一直对孩子生气,然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了解孩子的需要,或与孩子亲近。这非常正常,因为他们平常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较少,内心对孩子的确存有甜美的期望,难免在两者不相合的情况下,感到失望挫折。母亲此时就不要加入战场,趁机批评检讨先生,反而要鼓励他,藉机会帮助他更了解孩子,作一个桥梁,让父子或父女的关系经过家庭假期,能得到更新。

 

 

变化

 

除了家庭假期,我们平常对家里,可以常常作一些硬体变化,调节一下全家人的情绪。

 

一瓶新鲜的花,一个季节盛开的小盆栽,调动家具,或者把所有墙上的照片图片全部收起来,空白一下,或者到庭院,公园吃晚餐,一点点创作的心意,都会使家居生活爱意无穷。

 

因着太习惯生活规律的一层不变,有时在开始时,这些小小的生活创作,不见得一下子就能得到家人的正面鼓励,甚至会被误为生活干扰(好好的餐桌不吃,跑到院子喂蚊子干嘛?)。请不要灰心,先从自己享受起,慢慢的,家人也会进入这种创作的享受里。

 

走在爱的生活里,有一个态度我们要小心,就是对平日,尤其周间的家庭生活厌烦的态度。我们也许不自觉,但这个态度一进来,就像拖着拖鞋走路,走久了,拖鞋磨地的声音,会让全家人都听得厌烦。

 

自我省察一下,每早晨醒来,你的心情是:「唉, 又是忙碌的一天!」还是:「Yeah!!又有可以发挥的一天!」呢?

 

你,老觉得自己在炒冷饭吃,还是不断在重复的过程中寻找创作的空间?

本文摘自《理家理心》,马睿欣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