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是你帮助孩子管理情绪的重点

这些是你帮助孩子管理情绪的重点
 

因为有两个个性倔强的孩子,我在这个层次下了很多很多的功夫,到现在,这仍然是我帮助孩子管理情绪的重点。

成人世界,很容易观察到:一个懂得把内心感受正确沟通出来的人,在产生负面情绪的时候,比较不会使用错误的表达方式。

最明显的例子,是很多父亲在外面工作,把各种情绪压在里面,变成一个压力锅,回到家,就很容易对孩子大声。

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我认为先生将来一定不会对孩子咆哮。

在男人当中,先生的确是个相当懂得表达内心感受,也愿意讲出内心感受的人,从交往到如今,这么多年来,我俩即使意见不合,或有不开心,两人也未曾大声小声吵架。

可是有了孩子之后,第一次,听到他对着孩子大吼大叫,我真吓了一大跳,心里非常惊讶:怎么他也会大声吼呢?

后来我才明白,先生讲的孩子听不懂,孩子讲的他听不懂,在无法和孩子沟通的状况下,当情绪来的时候,就会有爆发性的反应。

情绪虽然人人都会有,但,由于情绪来自感受和想法,如果能够预先沟通或被疏导,就比较不会往负面情绪反应发展。

被负面情绪缠绕的孩子,因为表达负面情绪的方法错误,而失去沟通感受的勇气和欲望,结果是恶性循环。

我犯过很多错。

以前开始帮助老二学习沟通感受的时候,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当孩子终于愿意开口,尝试把她生气的原因讲出来的时候,头一两次,我还很有同理心地专心听,到了第三次,再重复同样的理由,我肚子里一把火就熊熊烧起。

她一开口,我会在心里嘀咕:“又来了,脾气不好还有理由,杀人犯还不是每个都一堆理由,根本不值得同情!”

其实,让孩子学习把感受和想法讲出来,并不是在鼓励他们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找借口,而是让他们能够学习,明白,自己怎样由感受发展成情绪,继而产生错误行为。

孩子还在学龄前,只能用很简单的方式表达感觉。

通常他们会说我看到什么,我想到什么,或是,我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我害怕这个,我要,我不要。

比方说,当孩子在餐桌上告诉你:“我喜欢吃肉肉!”

你不要急着告诉她:“吃蔬菜也很重要!”

甚至,像我以前一样,过度反应,马上警告孩子:“吃太多肉会心血管阻塞,还是多吃青菜!”

孩子能够自在而且被接纳地表达自己喜欢吃什么,是为将来更深的沟通作预备。如果要强调均衡饮食,或许,可以先问他:“为什么喜欢吃肉肉,喜欢妈妈煮怎样的肉?”

等他回答后,再告诉她:“好,下次妈妈这样煮给你吃。”

然后再问他:“那你觉得那种青菜好吃?菠菜还是花椰菜?”等他回答以后,才解释吃肉很重要,吃青菜也很重要。

渐渐,正面表达感受的经验如雨滴滴答答,下在孩子的生活土壤里;渐渐,孩子会习惯着,自由地,把自己的感受暴露出来,让爸妈知道。

 孩子渐渐长大,他们的谈话开始从简单的喜好厌恶,进入观察或经验后的描述。

小女生一般口齿伶俐些,也容易把感觉讲得精准,但小男生,肢体动作多,但语言,常常必须经过鼓励,才慢慢地,先把看到的事情,用非常简单的几句话讲出来。

有些只有儿子的妈妈因此羡慕有女儿的人家,总觉得人家小女生叽叽喳喳,早早就会和妈妈“谈心”,而自家儿子如此无趣,除了单纯叙述,交换消息,谈话就像报流水帐,并没有沟通到内心的感受。

其实,当孩子在叙述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采取的角度和叙述的方式也在透露着内心的感受。只是起初,父母要学着解码。

小宇有一次回家对妈妈说:“李小虎(他班上的小男生)今天说他看到妳陪我走到学校门口!”

小宇的妈听了,本来不在意,以为他不过随口报告一件事,所以也随口答:“喔!他刚好在旁边啊!早上学校门口很多人,我没认出他来!”

小宇又说:“小虎说他爸爸都送到学校前一条街就走了,因为大门口很拥挤!”

虽然儿子叙述的时候没什么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但小宇的妈听到这里,开始有点兴趣,于是她说:“每天早上还是有很多爸妈会陪孩子走到学校门口!”

“大部分是幼稚园和一二年级的学生,小虎说三年级以上的爸妈都不会送到门口!!”小宇接口。

这下子,小宇妈妈的耳朵竖起来了,因为这儿子刚升到三年级,离开小学“低年级”的身份,她想,是不是男生会在意妈妈这样继续陪走到门口呢?

可是小宇并没直接提到他对这件事的感受,只是一直在陈述事情,所以,妈妈就切进去问:“你希望妈妈也送到学校前一条街,不要陪你走到门口吗?”

“小虎说我妈妈看起来人很好!”小宇回答。

“那你喜欢我陪你走到门口吗?”妈妈又问,喜欢或讨厌的情绪语言,是她想直接听到的答案。

“我也觉得你很好!”小宇却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受。

从叙述当中,去引导,了解孩子的感受,是一个长期培养的功课,目的不在“探听”什么,而在让孩子学习表达,习惯表达。

当然,不是每次我们都能从一个没有情绪的叙述去和孩子内心的感受交流。

有些孩子天生比较不懂得表达感受,有些孩子不愿意表达感受,或者,有些孩子像我家老么,情绪对他来说,是个比较抽象,无法捉拿的东西。

无论孩子天生或目前的状况如何,经由一些中性的叙述和对谈,只要让孩子习惯讲,渐渐,他们就会越来越了解自己的情绪变化。

建立孩子情绪表达能力的最终目的,并不单单为了让父母能够了解孩子的感受。

很多父母,尤其是妈妈,当孩子到了青少年,因为情绪管理不当而闯祸或出问题的时候,常常会说:“我了解我的孩子,他是因为这样,所以那样,所以才会这样。”

听起来,这位爸爸或妈妈非常了解自己的孩子,问题是,他并没有引导孩子去认识自己的情绪,了解自己的情绪走向,进而管理自己的情绪,这,实在很可惜。

尤其是对那些比较有情绪障碍的孩子,特别紧张,畏缩,或是情绪反应大,脾气暴躁的孩子,他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了解他们的父母和朋友(虽然这是第一步),而是被培养出一种能够看懂自己情绪地图的能力。

 我们总是等到孩子因着各样问题撞墙,才想到要去怎样帮助他们收拾残局,或者责怪孩子脾气大,闷葫芦,没耐性,太无理,太偏激。

而孩子(其实父母也是),却一路无奈地被情绪牵着鼻子走,自以为毫无解套的可能。

其实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学习了解自己的情绪走向。

我还记得老大在进入两岁的时候,个性一向温和的她突然进入人生第一个反叛期,变得常常不顺服,而且发脾气。

有次她才情绪冒过烟,我和她聊刚刚发生的事,问她知不知道自己变得很容易生气,她一脸惶恐地,说:“妈妈,好可怕,我最近这里面有个怪虫虫!”

“什么虫虫?!”我望着她胖胖小手猛指的胸膛,非常疑惑。

“就是啊!这里,常常有一个怪虫虫在里面,突然会长大,一直想要跑出来!”她的手从胸膛往上移,继续描述:“虫虫这样,跑到这里,脖子,到喉咙,卡着,很难受,很难受,我一定要发脾气,才能把那个大虫虫吐出来。”

她讲得生灵活现,我仿佛真能看见那只叫做“愤怒”的大虫虫从她小小嘴巴里喷出来一般,听着,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喔!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让怪虫虫长大,爬到脖子,只要发现胸前有怪虫虫,就赶快跟妈妈说,我们一起请上帝把它抓走,它就不会从喉咙里跑出来了!”我回答,老大认真听着,认真点头。

这孩子语言能力发展得早。

不过,能用怎样的语言表达出来,虽然每个孩子有别,但是,小小孩察觉”情绪”踪迹的能力,的确比父母预测的要早很多。

(摘选自《管教的智慧》,马睿欣著,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参与双11秒杀活动”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