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谬论:这是饱受低期望值毒害的一代

青春期谬论:这是饱受低期望值毒害的一代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

                                《提摩太前书》4章12节。

如今,“青少年”(teenager)一词的使用频率非常高,但很少有人认真思考它的含义,相信即使有人思考过,想到的也是些消极的东西。关于青少年,词典里是这么解释的:年龄介于13岁至19岁之间的人。这个年龄跨度很大,你很有可能被划到里面去。但你可能不知道,从前根本没有“青少年”这个词。

“青少年”这个词问世至今还不到70年。20世纪以前,我们今天所谓的青少年,当时要么在家里干活,要么外出务工。其实在1900年,14岁至17岁的美国年轻人只有10%在上高中。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希尔(Friedrich Heer)在其作品中,是这样描述当时欧洲的:

1800年前后的少男少女,只要外貌上出现了明显的青春期特征,就被认为是成人。女孩的适婚年龄是15岁……男孩到了15岁就可以加入普鲁士军队,当见习军官。到了十五六岁,上流社会的年轻人可以上大学或接受专业教育。离开学校就意味着童年的结束。19世纪学生离校的年龄被提前到14岁。

到底是什么变了?为什么今天我们二三十岁的成人都做不好的事情,放在从前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手里却是小菜一碟呢?仅仅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被叫做“青少年”吗?不单单是这样。那是因为今天人们习惯透过有色眼镜来看青春期,认为青春期是一个按年龄和行为划分的社会类别。但对几十年前的人来说,这完全是一个陌生的概念。

 

“青春期”一词原指“有待成长”。就生理及心理的发育而言,青春期的确是一个重要的成长期。我们对这个词本身以及其原来的含义并无异议,而且你会发现,我们在这本书里也大量使用“青少年”这个词。问题在于当代人对青春期的错误理解,这种错误的理解导致、鼓励甚至强化了青少年不合时宜的幼稚。这种错误的理解束缚了青少年的手脚,使上帝赋予我们的潜力得不到发挥,甚至使我们在想要摆脱低期望值、有所作为时处处碰壁。

理解“青少年”这个词时下的含义,就要从100年前说起,也就是1900年前后。当时社会为了保护儿童,不让他们在工厂里做苦工,出台了一系列劳工与学校改革法案。当时工厂里的工作条件非常恶劣,儿童的健康和教育得不到任何保障,所以这些法案来得很是时候。然而不幸的是,这些法案同时产生了一些始料不及的影响:随着法案的出台,儿童从此不再工作,义务教育延长至高中,于是青少年作为劳动力和贡献者的时代一去不返。青少年忽然发现,自己一夜之间成了这个社会的消费者。忽然间,青少年被硬生生地塞进了成人与儿童之间,这令很多的少男少女倍感受挫。接着“青少年”这个词横空出世,专指那些虽然意志和能力与成人相差无几、肩上却轻飘飘的少年。

 

过去大家眼里只有两种人:儿童和成人。童年意味着许多温馨时光,但儿童生活的目的是要尽快长大成人,好面对各种机遇,担负起各种成人的责任。女孩儿要成为女人,男孩儿要成为男人,这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20世纪初的这场改革,虽然旨在废除童工和延长义务教育至高中,却在无意间推迟了人们步入成人社会的时间。从前,一个十三四岁的人只要身材达到成人标准,就可以干成人的工作。虽然现在人的身材达标的时间越来越早了,挑起成人担子的年龄却被推到18岁以后。

于是乎,所有的金钱与关注都投向了青少年,青春期被当成了漫漫长假。对进入青春期的年轻人,这个社会没有任何期待,只要他们不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这个社会根本不期待青少年有能力、成熟或做出任何贡献随着青少年身边的人对他们的期待越来越低,最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年轻人的言行与这种低期望值日趋一致。因为我们大多是在这种低期望值里长大的,言行会自然而然、悄无声息地向它看齐。然而,我们从未想到自己已经误入歧途。

 

期望值会决定结果。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许多研究结果都证实了期待的力量。一起来看看我们熟悉的两项实验:一项在旧金山的公立中学,另一项在我们的故乡,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所圣经大学。两项实验殊途同归,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在实验中,教师们得到随机分配的两班学生,但研究人员事前告诉教师,其中一班的学生都是学校的精英,另一班则是由差等生和中等生组成的。然后教师开始分别教这两个班的学生。

教师与学生的互动完全被教师们的期待左右了。在教快班学生时,教师一定要等学生说出正确答案才肯罢休;但在教慢班学生时,如果学生不能马上给出正确答案,教师就直接去问下一个学生。当快班学生苦苦思考却不得要领时,教师不会觉得他学习能力不行,而是认为他状态不佳;但当慢班学生苦苦思考却不得要领时,教师会说他们原来底子就薄。

请注意,这两个班学生的平均水平其实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教师对两班学生的期望值。两班学生的表现很快就会与教师们的期望一致:快班表现出众,慢班则远远落后。青少年也面临同样的情形。福特汽车的创始人亨利·福特曾经说过:“你觉得自己能行,不行也行;你觉得自己不行,行也不行。”

期望值效应影响着青少年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常常是些负面影响,诸如使用新科技与性行为。人们觉得青少年对这两样东西非常热衷,而且非常在行,结果不出所料,青少年此类行为的频率、消费水平非常高。我们的行为总是趋向于同社会对自己的期望值保持一致。人们认为许多青少年能够熟练使用多种计算机语言(青少年往往被认为是最早创新、最早跟风的人),却对个人财务、政治或信仰一无所知,而且也不在乎。人们甚至认为青少年没有足够的心智与成人进行智慧的对话。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乔治在17岁时当上库尔佩珀郡的土地测量员;大卫在12岁时指挥一艘战俘船,冷静地面对难缠的敌船长;克莱拉14岁时悉心护理天花病人,17岁负责教导一个班的学生。他们每个人都从青春期开始就奋发图强,后来分别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乔治在弗吉尼亚州当了三年的土地测量员后,州长授予他高级军衔,并指派他任州民兵少校。后来,听说法国人踏入了俄亥俄州的土地,乔治奉命带领一支远征军,步行数百英里,打探他们的虚实,然后递交最后通牒书,要求法国人离开。结果乔治不负众望,成功完成了任务。22岁时,乔治晋升为陆军中校,23岁时任弗吉尼亚州民兵司令。他后来的事迹相信你一定听过:二十多年后,在独立战争中,乔治成为联邦军队司令,并最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大卫的全名叫大卫·法拉古特(David Farragut),美国首位海军上将、南北战争中的英雄。在莫比尔湾战役中,他冒着枪林弹雨,成功指挥舰队获胜,从此一举成名。这是他饱经历练的结果。他早年在埃塞克斯号战舰上任海军见习军官,就是为了成就这一刻的辉煌。

克莱拉就是美国红十字会的创始人——克莱拉·巴顿(Clara Barton)。受她恩泽的人首先是哥哥大卫,此后日益增加,包括村子里的病人、所执教学校的孩子们、南北战争中成千上万的伤员和后来被美国红十字会救助的人。

乔治·华盛顿、大卫·法拉古特和克莱拉·巴顿之所以声明远扬,是因为他们善用青春时光,最终成为缔造历史的人。也许你早就料到乔治、大卫和克莱拉后来会成就丰功伟业。因为众所周知,青春期并非独立于人生其他阶段、神秘莫测,它与我们的未来紧密相连:美好的青春时光通向成功的未来;同样,要想有一个成功的未来,就不能虚度青春。

本文摘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亚历克斯、布雷特著,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本书更多信息请点击阅读原文。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