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抑郁是当你生活中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你却感到悲伤——一个抑郁喜剧演员的自白

真正的抑郁是当你生活中一切都很好的时候,你却感到悲伤——一个抑郁喜剧演员的自白

Kevin Breel/文

编者语:今年4月7日,时值世界卫生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我国首次大规模精神障碍疾病流行情况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一说到抑郁症,很多人会想到,起因可能是某个负面事件。然而在喜剧演员Kevin Breel的自白中,我们却看到,他的一切都很好,可是他却依然感到悲伤。

在我生命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感觉我在过着两种不同的人生。一个是每个人都能看见的人生,另一个是只有我能看见的人生。

在每个人都能看见的人生里,我的角色是一个朋友、儿子、兄弟、喜剧演员和一名青少年。这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人生。如果你要问我的朋友和家人来形容我,这是他们会告诉你的。

这是很大一部分的我,这是我在这社会上的角色。

如果你要我自己来形容我,我可能会说一些与上相同的东西。我不会说谎,但也不会完全告诉你真相。因为事实是,这就是其他人看到的人生,另一个人生只有我自己能看到,我是谁,我其实是一个与抑郁症激烈斗争的人。在生命中的近六年来我与抑郁症斗争,也会在接下来的每一天内继续斗争。

对于从未经历过抑郁的人,或不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人,他们听到这些也许会感到诧异,

因为在社会上有普遍的误解认为说抑郁症只是在当你生命中出了什么差错的时候会难过,当你和你的女朋友分手,当你失去心爱的人,当你找不到理想的工作的时候,但这只是悲伤。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这是自然的人类感情。

真正的抑郁不是当你生命中出了什么差错的时候悲伤,真正的抑郁是当你生活中一切都很好的时候悲伤。那才是真正恶抑郁,而那才是我所遭受的。

坦诚说,出现在这里并且把它公之于众是一件很难的事,我很难去把它诉说,这似乎很难让任何人去谈这一点,以至于没有人去谈它。
没有人去会谈抑郁,但我们需要去谈论它,因为现在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但我们并没有看到它出现在媒体上,对吗?我们没有在Facebook上看到它,我们也没有在Twitter上看到它,我们也没有在新闻上看到它,因为它不是快乐的,是不有趣的,也不是光明的。

正因为我们看不到它,所以我们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然而它的确很严重,每隔30秒,每隔30秒在某个地方,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人,就在因为抑郁而自杀,它有可能在两个街区之外,它也可能在两个国家之外,它可能是两个大洲之外,但它正在发生,而且每一天都在发生着。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有一种趋势,看着这种情况会说“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们知道这个情况然后说“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们的问题”,我们说我们很难过,我们说我们感到很抱歉,但我们还说“那又怎样”。

好吧两年前它是我的问题,因为我坐在我的床边,曾坐过千百万次的床边,想着要自杀。我有自杀倾向,但如果你从表面上看我的生活,你不会看到一个自杀倾向的孩子,你会看到一个篮球队队长、今年戏剧班的学生、今年学习英语的学生、一个经常出现在荣誉榜上和一个经常出现在任何派对上的人。所以你会说我不是抑郁,你会说我不是自杀,但你错了,你就大错特错了。所以我那天晚上坐在床上,旁边是一瓶药,手上拿着纸笔,我想要终结自己的生命,我差一点就做了,我差一点就这样做了。

然而我没有,所以我成为了幸运的一份子,一个从边缘中走下来的人,我从我的人生大楼向下看但并没有跳下去,我是幸运活下来的人之一。

嗯我活下来了,那让我跟我的故事并存,我的故事是,简单的四个字,患抑郁症。我患上抑郁症,很长的时间里,我想我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一个总是害怕别人的人,我害怕人们会看到我真实的样子,看到我其实不完美,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风光高中生,在我的微笑下面是斗争,在我是光明下是黑暗,在我的人人格下藏着更深层次的痛苦。比如有些人害怕喜欢的女生不喜欢他,有的人害怕鲨鱼,有的人害怕死亡,但对我来说,我生命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害怕真相,我害怕诚实,我害怕脆弱,这种恐惧让我感觉到,就像我被逼迫到一个角落里,就像我被逼到角落里,只有一个出路,于是我每一天都这样想,我每一天都这样想,如果我完全诚实站在这里,我告诉你我有再次想过,因为这就是疾病,这就是斗争,这就是抑郁。

抑郁症不是水痘,你不是抗争过一次它就永远离开了,它跟你相依为命,它是生命中的东西,它是你不能踢出去的室友,它是你不能忽视的杂音,它是你不能逃脱的情感,最可怕的是过了一段时间,你变得麻木,它对于你来说已经很正常了。你真正害怕的不是你内心的痛苦,是在别人眼里的耻辱。它是耻辱,它是尴尬,它是朋友脸上不赞成的表情,它是走廊的低语,轻声说你太懦弱,它是你疯了的评语,这就是你得不到帮助的原因,这就是让你控制它和隐藏它的原因。

因为耻辱,所以你控制它和隐藏它,你控制它隐藏它,即使它让你每一天待在床上,它让你的人生感到空虚,无论你怎么努力去填补他,你隐藏它,因为在我们的社会中,有关抑郁症的耻辱感是非常真实的,它很真实。

如果你认为它不是,问问你自己:你想让你的下一个Facebook状态说你很难下床因为你背有伤,还是你很难下床因为你抑郁了?这就是耻辱,因为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如果你的胳膊伤了,大家都跑过去要在你的石膏上签名,但如果你说你抑郁了,每个人都跑向了另外一边。这就是耻辱。我们是如此接受任何身体部位受损,除了我们是大脑,这是一种无知,纯粹的无知,制造这种无知的的是,一个不了解抑郁症的世界,不懂心理健康的世界。

对我来说这很讽刺,因为抑郁是我们这世界上最有迹可循的问题之一,然而它是最少被讨论的话题之一。我们只是把它放到一边,放到角落里,假装它不存在,并希望它自我治愈。它不会,他没有,也不即将要,因为这只是一厢情愿,一厢情愿不是一个游戏计划,它是拖沓,而我们不能拖沓这么重要的事情,解决任何问题的第一步就是认识到这一问题的存在,我们还没做到。

所以我们不能期待当我们还在害怕问题的时候找到答案。我不知道解决方案是什么,我希望我知道,但我不知道,但我认为,我认为它已经在这里开始。它和我一同开始,它与你一同开始它与遭受过的人们一同开始,那些被隐藏在阴影中的人们,我们需要说出来打破沉默。

我们需要成为那些为我们相信的事情而勇敢的人,因为如果有一件事是我认识到的,那就是如果有一件事是我知道是最要紧的问题,它并不是创造一个我们消除他人的无知的世界,而是创造一个我们接受自己的世界。

接受我们真实的自己,因为当我们诚实面对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我们所有的斗争和所有的苦难,无论是抑郁症还是别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心中有苦,我们也知道去疗伤有多重要。

但是现在,抑郁症是社会的伤口,我们习惯于把创口贴贴上就假装它不存在,而它是存在的,而且你知道么,它并没什么。

抑郁症没什么,因为如果你克服了它,你就知道你没事,知道虽然你病了,但你并不脆弱,它是一个问题,不是一个身份标签。因为当你经历过你过去的恐惧和嘲笑,别人对你的看法和耻辱你就可以看到抑郁症真实的身份: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我讨厌,就像我讨厌的一些地方,我生活的某一部分已经被抑郁症拖垮,但在很多方面上我是很感激的,因为它是让我经历低谷,但只为了向我证明有高峰,是的,它将我拉进了黑暗,但只是为了提醒我有光。我的痛苦,比我生活的十九年的任何事情更启发我的看待事情的角度,而我的伤口,让我有了希望,有希望,有信念,对我自己的信念,对其他人的信念,可以变得更好的信念。我们可以改变这一点,我们可以把它说出来,说出来与无知对抗,反击不容忍还有一件比什么都重要的是,那就是,学会爱自己,学会接受我们自己,我们不是别人想要我们成为的那个人。

因为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拥抱光明并不意味着忽略黑暗,我相信的世界是一个我们被评判的标准的我们克服逆境的能力,不是逃避它们。我相信的世界是一个我可以看着某一个人的眼睛并说“我正在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他们可以也看着我跟我说“我也是”,这是可以接受是我,这没关系,因为抑郁没什么。

我们都是人,我们是人,我们斗争,我们遭受痛苦,我们流血,我们哭,如果你认为真正的力量代表从未有任何弱点,那么我在这里要告诉你你错了,你错了,因为它是相反的。

我们是人,我们会有问题,我们不是完美的,而这没什么。所以我们需要停止无知,停止不容忍,停止蔑视和停止沉默。我们需要打破禁忌,正视真相,并开始说话,因为唯一处理人们单独作战的问题就是坚强站在一起,坚强地站在一起。我相信我们可以,我相信我们可以。非常感谢,我的梦想成真了。(掌声)

文字来自豆瓣网。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