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曾经口吃、害羞,却成为了世界著名演说家

亚历克斯和布雷特/文

福音布道家史密斯·维格士维尔(Smith Wigglesworth)直到成年后才开始识字。因为严重口吃,他向来很少当众讲话,然而他后来竭力克服了这个缺陷,成为英格兰最伟大的福音布道家,引导无数人归主。

看到他的故事,我们可能会说:”真可惜,如果他天生就有副好口才的话,会有更了不起的成就。”然而维格士维尔认为,他所克服的这些困难对他的事工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常说:”

“伟大的信心来自伟大的拼搏;伟大的见证来自伟大的试炼;伟大的成就来自伟大的考验。”

20岁的凯伦·科瓦科( Karen Kovaka)不擅交际:4岁,同母亲一起逛商场时,她一直躲在母亲的身后;7岁,每当家里有客人赴宴,她总是躲在床底下,不肯出来见人;12岁,与陌生人握手时会被吓得大哭。

 

后来,凯伦的父母为她报名参加了基督传扬会举办的研讨会,希望能够借此帮助她克服恐惧。如果当初凯伦知道出席研讨会的条件的话,她一定会被吓傻的。据说,凯伦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去学什么。

 

通过参加研讨会,凯伦开始努力走出自己的安乐窝,并有了深刻的感悟。她说:

“我不仅学会了如何演讲,也开始明白,其实害羞是一种自私的表现。想在这个世界上作光作盐,我就必须克服对人的恐惧。”

 

走向讲台的第一步为凯伦的未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后,凯伦的父母为她报名参加了全国演讲与辩论联赛,她随后又参加了四年的联赛。在此期间,凯伦不知流了多少眼泪,经历了多少失败与挫折,但她明白,上帝的能力要在她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故意选择参加最有挑战性的竞赛。参加联赛四年后,她获得了九个奖项。

 

然而在竞赛中胜出并不是凯伦真正的梦想。

 

17岁那年,凯伦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参加基督传扬会的巡回活动。这个组织正是五年前激励她超越极限的那个组织。凯伦今年18岁,是基督传扬会执行理事的私人助理,协助培训上百名年轻人克服演讲恐惧,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传扬者。

 

“青少年拥有巨大的潜力,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就,他们一旦认识到这一点,就会一鸣惊人。”凯伦说,”年轻人应该知道,追求梦想与目标并非天方夜谭。”

 

上帝能够用其丰盛的恩典荫庇我们的不足,凯伦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见证。她认为:

“年轻人渴望做些了不起的事情,他们要相信: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上帝,我们凡事都能做。”

 

这两个故事证明,上帝愿意选择口吃的男孩和害羞的女孩,通过他们使人拥有“追求永生”的人生目标。这与感觉好坏与否无关,关键在于你是否顺服上帝——即使在满心恐惧时。

 

阳光明媚的加州,戴尔马尔露天广场,美国规模最大的敬拜赞美会正进行得如火如茶。大卫·克劳德(David Crowder)乐队带领着15000名观众载歌载舞赞美上帝,无数支手臂在空中挥舞,场面异常火爆。15岁的扎克坐在幕后,透过幕布间的缝隙,看见台下人山人海,似以乎一眼望不到边。扎克心里的那根弦紧绷着,因为乐队之后就轮到他上场了。

 

“对摇滚歌星来说,登台亮相当然是小菜一碟,”扎克想,”可我只是一名高中学生,还有过焦虑症,打死我也做不到。”

 

“我绝对上不了台。”扎克小声嘀咕着,但现场的歌声震耳欲聋,根本没有人听到他的话。

 

相信通过上面的描述,你已经发现,在人前抛头露面对扎克来说难如登天。扎克只是在顺服上帝的旨意,一心一意地追求心中的圣愿。这么做的确很难,然而在这场会使青少年脱胎换骨的运动中,扎克发现自己正站在风口浪尖上,他绝不会打退堂鼓,缩回乌龟壳里。

 

12岁那年,扎克发现了一个令人心痛的事实,世界上有2700万人正在遭受奴役,其中一半是儿童。

 

面对如此悲惨的事实,扎克起初目瞪口呆,随后决心发起一场抵制现代奴隶制度的运动。正是这场运动,把他这个来自亚特兰大乡下、笨嘴拙舌的小伙子,推到了美国最大的基督教音乐节的舞台上,甚至更高、更远。

 

“纪念黑人历史那个月,”扎克回忆说,”我研究了许多人物,其中包括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 (Frederick Douglas)和哈丽特·塔布曼(HarrietTubman)。当时我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会去帮助他们消灭奴隶制度,抵抗那些不公平的事。后来我发现,其实现在也可以为此献身,不能坐等别人出头。”

 

于是就出现了3年前扎克站在后台看大卫·克劳德乐队演出这一幕。扎克发起了一个名叫”零钱换自由”的运动,旨在募集善款,提高公众抵制现代奴隶制度的意识。这个运动的理念非常简单:鼓励青少年们将零钱收集起来,捐献给致力于解放全球现代奴隶的组织。

 

为什么要捐零钱呢?因为在美国人家里的沙发垫下、汽车座椅下、衣柜抽屉底下可以找到成吨的零钱。扎克常常引用《简约》(Real Simple)杂志上刊登的一个令人震惊的估算:美国人家里大约闲置着1.05亿零钱。1.05亿美元啊!光是扎克一家人,就在家里前前后后找出了大约两百美元的零钱。

 

“零钱换自由”运动在扎克的教会和学校开展了第一次募捐,筹集了近1万美元。但扎克并不想见好就收。“在《以赛亚书》1章17节里,上帝要求我们解救受欺压的和孤儿,为寡妇辨屈。”扎克,”这句话再清楚不过了。上帝在呼召我们起来行动。”

 

”如果你有个爱滑雪的哥们,你可以通过跟他滑雪套近乎。”扎克解释说,”上帝喜爱公义,所以如果你按照上帝的旨意寻求公义,参与上帝所重视的事工,你就会更好地认识上帝。”

 

不久,配合电影《奇异恩典》(以威廉·威伯福斯为原型拍摄的电影)发起的”奇异变化运动”邀请扎克作全球学生代言人,”零钱换自由”运动因此普及到了澳大利亚、英国和非洲。随着运动的深入,扎克越来越确信,上帝可以将任何人塑造成宝贵的器皿,去影响周围的人。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每次上台介绍现代奴隶制时,我都会经历极度的焦虑。”扎克说,”每次焦虑发作时,我都会感觉惊恐万分、呼吸困难或恶心。”有时实在受不了,扎克就不得不躺下来,等这一切过去。这些感觉夺去了他内心的平静,几乎摧毁他的信心。

 

台下的观众黑压压一片,扎克看了一眼,立刻感到恐惧再次涌上心头。大卫·克劳德乐队的演出已经接近尾声,马上就轮到扎克出场了。”我能站在15000人面前讲话吗?”

 

扎克回头看着母亲,嘴里一个劲地说:”我上不了台!”

 

令扎克吃惊的是,母亲居然说:”没关系,上不了就不上。”

 

这位15岁少年的内心一阵激战,然后站了起来。“不行,”扎克斩钉截铁地说,”我必须得去。如果今天我不去讲,就没人讲。”

 

在母亲的祷告声中,扎克迈步登台。5分钟后在他的示意下,整个露天广场的观众代表所有无力申诉的人,为人类的尊严和正义发出激昂的呐喊:”自由!“15000个人的声音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为了现代奴隶们重获自由,扎克觉得自己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

 

扎克的”圣愿”什么时候才会大功告成呢?我们只能拭目以待。到目前为止,这个“圣愿”已经使他从一个饱受焦虑发作之苦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勇敢出色的小伙子。他曾面对50万观众作现场演讲,曾多次在全国性电视节目中露面,还写了两本书:《改变自己》(Be the Change)和《改变青少年》( Generation Change)。他甚至在白宫发表过演讲。

 

扎克非常喜欢圣经里上帝呼召弱者做工的故事,如:大卫是耶西最矮的儿子;耶利米做先知的时候,嘴边连一点毛都没有(我们是有点夸大其词);马利亚只是一个乡下丫头,却被选做耶稣基督的母亲。也许,这是因为扎克能够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不断改变的样子。

 

“在有生之年看到现代奴隶制度彻底被消灭,是我的梦想,”扎克说,接着引用了一段电影《奇异恩典》里年轻的英国政治家威廉·皮特( Wiliam Pitt)的台词,“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无论有多难我们都会去做。”

 

上帝仍然在不断呼召”软弱的英雄”做工,扎克那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已经开始起步了。

我们可以改变那些现代奴隶的命运。不管你有多年轻,不管你身体上、心理上或情绪上是否有疾病,不管你肤色如何、来自何地,你都可以加入我们的团队。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现代奴隶制度,为那些无力呐喊的人伸张正义。

——扎克·亨特,16岁

本文摘自《不可叫人小看你的年轻》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