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冲突:去谁家吃年夜饭?

夫妻冲突:去谁家吃年夜饭?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杨太太的成长日记(ID: Proverbs_31),作者:杨太太

夫妻间过年的纠结,大多源于去谁家吃年夜饭:

o    凭什么每年都去你家吃年夜饭?

o    今年我就是想和我爹妈吃顿年夜饭怎么地了?

o    你凭什么每次对我爹妈/我家亲戚都是摆一副臭脸?

o    我有多不喜欢你家亲戚的那副嘴脸,我还去拜年/让他们来我家住,我容易嘛,你还不满意/你怎么就不能为我也做点啥?

其他人不说,就以我为例。为今年年三十去哪里吃饭,我也和杨先生小纠结了一下。

我家亲戚散居四方,年三十挺难聚起来,所以我爹妈在我结婚前,很多时候都是一家三口吃年夜饭(有几年我爸被抽到年三十值班,那就只有我和我妈吃)。之前几年我们也基本都没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但是过去几年他们有其他亲戚作陪,我心里感觉还好。但今年因为种种不巧,如果我们不去陪我爸妈,那大年三十只有我爸妈俩人吃这顿干瞪眼的饭。

而杨先生家呢,在小年夜(农历年二十九)晚上,我们已经和公婆以及他家亲戚吃过一顿了,大年夜如果再吃,也不过是同一拨人再吃一桌。所以,看起来,我感觉,好像理所应当,今年年三十就是应该去我爸妈家吃饭的。

可是杨先生不这样想,他觉得大年夜还是得和我公婆以及他家亲戚一起吃饭,他的理由是这样的:

o    “小年夜那顿饭,是请舅舅吃饭。大年夜那顿饭才是年夜饭。虽然亲戚相同,但是吃饭的名目不同。”

o    “你爸妈那里我们年初一一早就去拜年,其实不过耽误了一天。我们家亲戚就这顿年夜饭以后不必再拜年了,多省事。”

o    “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爸妈一起吃年夜饭啊。”



如果是几年前,我可能直接就发飙了。

o    “你这些都是神马逻辑!年夜饭和年初一拜年是一回事嘛!那我们也可以年夜饭和我爸妈吃,年初一再去你家拜年啊!”

o    “你完全都没为我爸妈着想!我爸妈把我嫁给你就得孤苦伶仃吃年夜饭你想过他们的感受嘛!”

o    “你竟然敢说你从来没想过要和我爸妈一起吃年夜饭?我爸妈对你多好啊!你到底有没有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爸妈啊!”

o    “而且我们又不是没有和你亲戚吃过饭!我们不是年二十九,就是昨天晚上,才和他们一起吃过饭嘛!你们家吃饭名目不同关我什么事儿啊!名目不同就可以天天吃了啊!你不想想,我们已经一个多月没和我爸妈吃过一顿饭了好嘛!”

但感谢上帝,当天我把上面这些想法过了一边以后,竟然没有发飙。因为我看到杨先生说话里的这些点:

1.   他想去他家吃饭,是有他的理由的——吃饭名目不同,虽然在我听起来好扯,但是对他来说不是一件扯淡的事。

2.   他不是没有想到我爸妈,他的计划里也有把我爸妈列进去的——就是初一再去拜年嘛!

3.   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他说之后不去他各个亲戚家拜年,听起来也确实让我们省事不少的。

4.   他从来没想过和我爸妈一起吃饭,这句话虽然听起来是挺雷的,但是他愿意和我说这句话,本身表示了他在我这里很有安全感,他和我说话很诚实。话语虽然雷人,但是他和我这样诚实和顺畅的沟通,是需要鼓励和保持的。

因为有上述这样的看见,所以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马上做决定到底去哪里吃饭。杨先生在我公婆那里也留了一手,电话和他们说我们还没决定。我在我爸妈那里也留了一手,电话说我们还没决定,而且在经过杨先生的同意后,我还进一步地给他们打了预防针:如果我们不来年夜饭,也欢迎他们吃完年夜饭过来我家坐坐,欢聚一堂。

刚好年三十下午我们在接受婚姻辅导(刚好时间就约在这天,感谢我们教会的牧者夫妇全年无休孜孜不倦地给我们做辅导),我们就把我们的问题拿来问他们了。

在我们牧者夫妇的启迪下,我又有了更深一步的看见。我发现了我还是那几个老问题,只不过是换了面貌来展现而已:

1.没有合一的观念,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牧者太太问我,如果今天我生病了,不能去和爸爸妈妈一起吃年夜饭,我会不会怪罪自己。我想了想,答,不会。因为我觉得我生病这件事属于不可抗力,不可抗力的事情有什么好怪罪的。牧者太太说,那为什么杨先生的理由我就不能接受,我就要怪罪呢?因为如果我和杨先生是一体的,那么他不能去的理由,就和我自己不能去的理由一样。很遗憾,不能去,仅此而已,何必生气呢?

所以说来说去,不过是因为我没有把他看成是与自己一体的,总觉得好像自己吃亏了,他占了便宜。因为觉得自己吃亏了/怕自己会吃亏,所以才总是会有“交换”的想法,比如昨天已经去你家吃过啦,今天应该去我家吃啦。

其实如果我们彼此是一体的,根本没有吃亏一说啊。不是这样,就是那样,我们不是去公婆家,就是去我爸妈家,总有一处去不了,只有遗憾,没有吃亏啊。

2.夫妻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即使爸爸妈妈也没有夫妻关系重要。

爸爸妈妈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我过去出嫁前的一些观念也常常影响到我——例如过年就是应该和自己爸爸妈妈一起吃年夜饭等等。

但是现在对我的家庭而言,夫妻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即使如我们与爸爸妈妈,儿子女儿这样的至亲的关系,也没有我和杨先生的夫妻关系来得重要。只有我和杨先生的关系理顺了,其他关系才能越来越好,不然事情只有越来越糟。

所以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努力把自己与杨先生的关系放在第一位来考虑。

3.总是在“是非的观念”里看谁对谁错,而不是在“爱的观念”里接纳对方。

我总是觉得“道理上应该”这样,“道理上应该”那样。所以杨先生如果做到了,我也不觉得什么;而他做不到,我就很郁闷,而且我会生气,因为觉得他“不应该”。

可是想到上帝不是这样看我的。如果在“爱的观念”里看对方,就会看到,自己也和他一样,常常知道道理,可是做不到。但是自己对自己,做不到就算了,但是对别人好像就不愿意“算了”。

如果我能够接纳他,就像上帝接纳我一样,那我就会看到,他也有他的软弱的地方,而他软弱的地方,正是我可以帮助他的地方。

故事的最后是怎样呢?

我和杨先生在做完婚姻辅导以后,都十分释然。彼此都觉得,如果对方坚持,那去对方家里吃年夜饭也没什么问题。因为如此,杨先生就做了一个决定,还是去他家吃年夜饭。

所以,我们最后就选择了去了杨先生家过年,我因为心里想通了,也是高高兴兴去的。杨先生和我公婆当然更高兴啦。然后我和我爸妈说,年初一一大早就来你家拜年,我爸妈竟然也没有不高兴(这也算是上帝的恩典)。然后今天年初一,我们一家人整整齐齐去拜年,整个过程非常顺畅。

我暗自庆幸。如果是以前,首先,肯定是两个人大吵一架。接着,要么是我百般不情愿去我公婆家,要么是杨先生百般不情愿去我爸妈家,两个人心里不高兴,席间至少有个人摆个冷淡的脸色,另一个人看着心里也是各种不爽和委屈,可脸上还要强颜欢笑,回家以后搞不好还要再吵。然后,父母都是何等精明的角色,看在眼里,又不能点破,老人急在心里,怕是晚上也睡不好觉。

感谢上帝,今天我们做了更好的一种选择。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