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数人泪奔和灵魂苏醒的故事:她称呼我爸爸!

让无数人泪奔和灵魂苏醒的故事:她称呼我爸爸!

阿布恩吉尔从未见过她的生身父亲。

“我从没想过父亲,”她说,“你看,妈妈就是家,家就是妈妈。然后这个男人来的时候,我只有5岁。”

根据她所在的科萨族文化,新来的丈夫有权决定孩子们是去是留。但那个男人说“孩子们必须走”。所以阿布恩吉尔离开了家,离开了妈妈,但去哪里呢?

“去祖母那里。”妈妈说。这样,她5岁时被离弃。

“但祖母对我们很好。”阿布恩吉尔说。

几年后祖母死了,她必须再一次离开,这次是去托姆比阿姨家。她搬进新家不久,托姆比阿姨就病了。这病反反复复,最后托姆比在45岁时死了。一些人知道她得了“那种病”,其他人只说是肺结核。

现在去哪里?判决下来了。两年后她被送到妈妈的一个朋友那里。她当时只有12岁,她在那里待了一年。“那一年很艰苦。我不认识那里的孩子,我总觉得自己在那里很多余,我回到托克阿姨那里。”14岁时,她与另外五人住在卡雅曼迪镇上一个小木屋里。“我们四人睡在一张床垫上,一对没有结婚的情侣住在隔壁房间。”

情况没有好转。托克阿姨喂不饱所有人,有一天她说:“你得离开,去找到你自己的地方。” 阿布恩吉尔又不得不面临着离开,但去哪儿呢?

“我们唱诗班里有一个孩子,正在寻找一个住处,她没有地方可去。”有一天我妻子珍妮对我说道。

“那肯定得给她找个地方。”我说。

“她已经试过所有亲戚和朋友了,没人收留她。”

“这不可能,整个家族都不收留?”

“卡西,我们为她寻找住处,已经找了两个多礼拜了。这孩子恐怕要露宿街头了,而我绝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再试试。我真无法想象没有人会收留她。”

一周后珍妮再次提起这个话题,说:“我们的女儿两周之后就要结婚了,我们将会空出一个房间,我不能说我们家没有房间。她是我在唱诗班最喜欢的一个孩子,我很爱她的灵魂。”

听起来,我的妻子已经下了决心。

“我们可以把她带到我们家吗?”珍妮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说,我们家?”

“是的。”

“你的意思是说,她将要和我们一起住?”

“是的。”

她略带肯定的语气让我有些不快。但既然她给了我选择权,那么我需要一点时间做决定。“我会为此事而祷告。”我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这是拖延时间的好方法。我的意思是,为我留点余地,暂时离开这个紧张的困境。”但我必须祷告,因为我知道我的妻子会再来探讨这个问题,而我想要摆脱这个问题。这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麻烦,也会给许多事情带来麻烦。

然后我开始祷告,或者更准确地说,我希望开始祷告,但我祷告不出来。你在这种情况下祷告什么?你能说:“主啊,我们应该接她到家里来吗?”这有点冒险。上帝是站在孤儿和寡妇一边的,你不会想问这个问题,因为祂是偏向她们的上帝。

你能祷告说:“主啊,给我一个不让她来我家的理由?”对我来说听上去不错,因为这正是我想得到的。但不知怎么,我觉得上帝不会喜悦这样的请求。所以,你祷告什么?在说“愿你的旨意成全之前”,你会祷告什么?

因为我不能通过祷告与上帝自由沟通,所以我请求给我更多时间。我告诉妻子:“我还需要一周时间来清楚知道怎么做。”她同意了。

接下来这一周,当我在房间里与上帝独处时,试图向祂说话,却发现自己找不到话说。你说话对象的品格和风度决定你对他们的态度,这一点很奇妙。但这次的情况不只如此,似乎是一位充满爱的父亲,那位看重孤儿的天父,作为这孤儿的代言人,来为这个孩子在我家寄居商谈。我如何对充满这样爱的天父说话?如果我私下里知道祂也是我们的父,我们在这件事上同工,那么我如何跟祂说话?

突然我意识到,为这个孤儿寻找住处的那一位(和我的妻子一起),与能够提供住处的我彼此对视着,他们都知道他们共同拥有这个房产,他们共同承担照顾这个孩子的责任。不需要再争论,甚至不需要祷告。答案很明显:“阿布恩吉尔可以来我家住!”

她从一个非常小、只有两个房间却挤着六个人的简陋窝棚,搬进了有五个人住的大房子。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全新的空间,她开始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全新的生活方式,一种她从没有体验过的家庭生活。

在最初的三个星期,阿布恩吉尔非常认真地观察我的孩子。她从没有见过一个孩子怎么与自己的父亲沟通,对于她来说,一切都是新的。

在睡觉之前,她会远远地站着,看我的孩子们向我说晚安。她看着他们拥抱我,然后她在远处对我挥挥手,轻声说“晚安”,随后消失在角落中。

有一天晚上,我在浏览当天的信件,突然注意到阿布恩吉尔站在我旁边。我转向她,她张开胳膊,眼睛比往常睁得更大,然后说:“晚安,爸爸!”

我弯下腰拥抱了她,并把我的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因为我知道她正在等待我的答复。我意识到此刻的重要性,我知道我的反应决定着她的未来,或许也决定着我自己的未来人生。我体会到她过去的痛苦,在她15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机会对某个人叫“爸爸”。

我明白这答案的分量。如果现在我称她为“我的女儿”,她将从一个孤儿变成我的孩子。她将拥有一个自己的家,她将有一个爸爸,她将找到自己的归属。

爱的情感好像决堤的洪水,从我心里涌出,从我口里冲出:“晚安,我的女儿!”

我有了一个女儿,她有了一个父亲!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她的灵魂发生了什么,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整个晚上,她的话带来的喜乐在我心中回荡。她叫我爸爸!她叫我爸爸!

整个晚上我流泪不止,我突然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成为永生上帝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你知道,我从小到大都认识上帝。从我刚记事时起,我就认识祂,爱祂。但正如我所生的孩子们,很容易理所当然地享受父母的爱,我也认为上帝的爱是理所当然的。赞美失去了敬畏,感谢失去了热情,爱失去了活泼。

那天晚上,我觉得尽管我认识上帝,知道耶稣是拯救者,圣灵是引导者,但我实际上从未认识上帝是父。我重新发现了父上帝,我重新发现了成为天父上帝的孩子意味着什么。作为孩子,我再一次将自己的生命归给祂。我不会再认为一切事情理所当然,而是让那震撼的感谢永远在我心里涌动。

她叫我爸爸。我可以称祂为“父亲”!

摘选自《世界需要父亲》,卡西·卡斯滕斯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2018,是根基“爸爸回家”的主题年

根基的国际教育顾问,前美国惠顿高中校长Jon Keith先生看到了在中国开展“爸爸回家”主题年的重要意义,所以也鼓励我们在2018年能够通过我们丰富多彩的活动让更多父亲回归到家庭中来,享受天堂的喜乐。

因为Jon在全国四十多个城市面试过一千多名中国的青少年,他发现了中国孩子和父亲的一个普遍故事,他也分享给了大家。

 

根基“爸爸回家”主题亲子营特色:

 

1. 丰富且独有的课堂设计:我们在营会中专门为家庭设计了爸爸课程,妈妈课程以及儿童课程,分开的上课环境让爸爸妈妈以及孩子们畅所欲言,并收获满满。

2. 深度的家庭关系建造:根基营会最大的特点是家庭关系的建造,在营会中,婚姻关系变得亲密,改善亲子关系,家庭之间建立起友谊。

3. 真理性的课程设计:收获亲子教养的智慧,摆脱培养孩子所面临的迷茫和困惑

4. 建立 “爸爸军团”和“妈妈公主团”:我们专门为爸爸安排了“爸爸午餐会”以及妈妈的“妈妈晚餐会”,通过深度的分享成为陪伴孩子成长的同路人

5. 塑造家庭文化: “家庭公约”帮助家庭建立家庭文化

链接:根基“爸爸回家”主题亲子营报名中:爸爸,你是我的英雄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