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溪水边的芬芳

作者:Amanda

我是一个特爱做梦的人,不是那种白日梦,就是弗洛伊德在世能够提供给他许多案例的那种。常常跟朋友们调侃说:“我的生命比你们长至少两倍!”

前天夜里,梦中回到曾经和奶奶住过的老屋。我站在门口,看到满头白发的奶奶外出回来,我迎出门去,亲热地搂着奶奶的肩膀说:“奶奶,我爱你!” 奶奶抬起头有点儿迷惑地看着现在的我问: “你是小芳不是?”我也直视着奶奶的目光说:“是啊,奶奶,我是小芳!”我看进奶奶的瞳仁中,切切地说: “奶奶,你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说着,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直到泣不成声……

 

奶奶离开我们已经31年了,她去世的那年我14岁。她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想她的时候,就在梦中见见她。

为什么能对一个人如此念念不忘?仅仅因为是亲人吗?记得6A课上有一个互动环节:回想谁是那个你生命中最接纳你的人?

我的脑中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奶奶的身影。

从出生直到11岁,我整整在奶奶身边生活了11年。

那时的我特别爱生病,上了幼儿园后更是每个月都要生一次病,奶奶说:“咱不上幼儿园了!”在那样物质匮乏的年代每天三顿饭想着法儿地给我做。有一年我过生日,奶奶为不爱吃饭的我包了好多饺子,可我只吃了3、4个,奶奶什么也没说,只是怜爱地看着我。

跟屁虫似的我喜欢跟在爱串门的奶奶身后东家串西家走。奶奶聊天,我就借阅人家的报纸看。奶奶回头看见了就说:“我们家小芳就是爱看书!”

上学后,一天早上八点钟我才醒来,奶奶侧卧在我身边,低着头温柔地看着我说:”今天别去上学了,病还没全好!“

11岁,我回城上学了,每个周末最盼望的就是坐2个小时的车回去看她。下车时总能看见她驼着背、用手支着下巴,靠在车站旁的杨树上张望着每一辆停靠的车辆……

 

当回忆的潮水涌来,最先冲入我记忆中的是那些与“我”有关系的奶奶!!

虽然也会想起爱交际、热心肠儿、精明果敢的她;虽然也会想起她那典型白羊性格特质的趣事—国民党时期有日本人到她家菜园里要拿走她辛苦种的大南瓜,她低下头指着自己的脖子说:“你往这砍!”

但更多想起的,是那些曾经被她温柔的对待。

当我需要温暖的时候,她就出现在我心中,成为我取暖的那堆篝火。因为我知道,在她那里,我永远是好的、是有价值的、是被爱的、被接纳的。虽然偶尔会犯错,也有被责打的时候,但我知道,那是为了我好。

或许每个人对爱的渴望程度不同,但没有人对爱不渴望,或者是压抑了而不自知。因为,这是生而为人的第一需求。曾经有心理学家做过比较残忍的测试,就是把一些新生婴儿放在一个房间中,除了按时用奶瓶喂奶没有人理会他们,很快,他们就死掉了。也有一个日本人做过实验,把三盒相同的盒饭放在课堂的桌子上,然后要求学生们每天对第一个盒饭说:“你真好吃!”,对第二个盒饭说:”难吃死了!”,而对第三个完全不理不睬。过了一个礼拜,猜猜看哪一个先发霉呢?是第三盒!

没有关系、被忽略的生命无异于死亡!

有爱,就是有关系!而无条件的爱,更是每一个孩子成长的阳光、空气和水。

《6A的力量》中麦道卫博士写到:

接纳意味着无条件的爱。

向孩子表达你的爱,

让他们懂得,

不论他们的行为如何,

不论他们犯了多大的错误,

多么的失败,

我们的爱永不离开……

 

现在,闭上眼睛想一想,谁是那个最接纳你的人呢?如果有,为此感恩吧!因为上帝派TA进入到我们的生命中,并教我们学会爱。接下来尝试着让这份爱流动起来,让你自己成为你所爱的人生命中,最接纳他们的人。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