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经济史:婚姻中的苦毒,同心合一带来财务改变

我家的经济史:婚姻中的苦毒,同心合一带来财务改变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杨太太的成长日记(ID: Proverbs_31),作者:杨太太

 

 

摘要

一、婚前的小算盘

二、AA制后的矛盾

三、积攒的苦毒

四、钱也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五、火灾后的柳暗花明

六、艰难的预算设立

七、同心合一带来的财务改变

八、财务改变带出的更奇妙的事

九、我们仍然在成长中

 

 

婚前的小算盘

因为知道和钱有关的事情比较容易起争执,所以我和杨先生在结婚前,就很认真地讨论过财务问题。

 

我当时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们在财务方面有很多共识。

 

首先,上海一些家庭有一种习俗,就是儿子会把工资给妈妈存起来,作为结婚的“老婆本”,可是问题是结婚以后这个习惯也还没改掉,还是会继续给妈妈存,潜意识里,也许这些先生觉得太太是可能会乱花钱,而且把钱给了太太,回头要用钱了太太也不一定批准。但是老妈是绝对不会乱花自己的钱的,而且妈妈还可以随存随取,所以给妈妈存着比较放心。——我对这样的习俗当然不能忍受,但杨先生和他的爸妈都没有这个习俗。

 

除此之外,我还对他的家庭财务观作了一番考察,因为上海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有一些男的特别讲义气,会把家里的钱拿出去借给兄弟,然而也不和老婆商量的,这件事我觉得我也不能忍。杨先生表示他如果借钱给人家就不打算要人家还了,但是他如果要借钱给别人,会事先和我商量的。我对他的回复也挺满意,觉得他这个人不但有分寸,人品也不错。

 

所以我们最主要讨论的主题就是:婚后我们俩的钱怎么花,家里的开销谁负责。

 

杨先生在结婚前是这么和我说的:“家里的开销我会负责,水电煤吃喝我都会付掉。你赚的工资你就自己买衣服或者存着我们一起旅游。”

 

我当时心里有个小算盘,我觉得这样的模式很好嘛,好像是AA,但是其实是我占便宜啊,我还可以继续好吃好喝过着我的日子。于是我也很满意。

 

殊不知,就是我当时这个小算盘,后来成了我们吵了几年的导火索。

 

 

AA制后的矛盾

 

AA制带来了几个很显著的矛盾:

 

1. 杨先生不愿透露收入

 

杨先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和我透露他的实际收入到底是多少。有时候我问得紧了,他就说他的工资就是3000。——可是我根本就不相信啊。

 

我是从律所辞职和杨先生结婚的,结婚后的一段时间准备婚礼、签证、蜜月、备考司法考试……除了兼职翻译和教人钢琴,没有特别稳定的收入。

 

虽然我不管账对钱也没啥概念,可是我看着家里花钱如流水,实在不能相信他只有3000啊。加上很多人和我说,证券公司的员工工资很高的,我就觉得特别伤心,感觉杨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对我不诚实,感觉他好像防着我似的,我们两个人的关系缺乏基本信任。

 

2. 对于公婆贴钱这件事我们分歧巨大

 

结婚以后,我发现公婆每个月都会秘密地贴一点钱给杨先生,这让我很不爽。我就这个问题问过杨先生很多次。他是这样解释的:“我爸爸有一点小生意需要帮忙跑腿,他请别人也是请,我既然帮他很多,他补贴我一点就当是我的工资了。”

 

这个说法看着说得过去,其实细想是站不住脚的。这点跑腿打杂真的请个人也花不了多少钱啊,请杨先生要付的代价可不小呢。

 

杨先生对他父母补贴钱这件事感觉理所当然,堂而皇之,但我对这件事的看法其实是很纠结的。

 

我的内心真的是很不喜欢公婆贴钱的。我知道公婆是好心,他们也和我提过,他们觉得他们补贴我们钱,是为了让我们小夫妻不要吃苦,日子过得可以好一点。但是越收他们的钱,我们离经济独立就越遥远,更不要谈什么圣经上说的“结婚以后与父母分离”的事情了。杨先生好像对未来也没有计划,他对和父母分离是一点信心也没有,看着就打算靠着他父母一辈子了,这也让我觉得很绝望。

 

但是另一方面,我当时又不愿意细想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贪图物质生活。我喜欢过想买就买的日子。虽然我不知道杨先生收入多少,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不够我们家开销的。虽然我也不知道公婆贴我们的钱到底是多少,但是我知道可以帮我们把我们买买买的账轧平——所以我就常常在这种矛盾间,时不时和杨先生爆发一下小情绪。

 

3. 我们两个花钱都全无计划

 

最典型的例子是,我和杨先生都是吃货,当时又缺乏自己烧饭的能力,经常在外面吃饭。

 

每次杨先生提议说:“不如我们今天吃顿好的吧”,我都是特别高兴的,吃的时候我也很开心。可是临到要还我的信用卡的日子,我问杨先生要钱,他就说,这个月外面吃得太多了,没有多余的钱给我还信用卡了。我就很崩溃,他也会很生气,他会说:“吃好的难道你没吃吗?不也是给你吃的吗?”可是我就觉得,早知道当时要面对现在这个状况,我情愿不吃。

 

我们就会开启互相指责模式,他就说:“难道家里多少钱开销你心里没谱吗?”我就反驳他:“你一个月多少钱你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发财了呀,没钱你充什么大款呢?”——当然我这样说,他就更受伤了。

 

4. 我们对把钱花在哪儿完全不合一

 

杨先生对我乱花钱这件事也特别有意见。我就觉得,结婚前不是说好的吗?我自己赚的钱不是我自己的零用钱吗?我想要怎么花就怎么花的呀,你为什么要像我爸妈一样管我呢?家里的开销不是你来的吗,我多出来的这一部分就是买买宜家添置大件呀,我不觉得是乱花钱呀,也是大家一起用的呀——这应该也属于家里的开销呀。

 

但是杨先生就会质疑,他觉得这些东西他觉得根本没必要,纯粹是因为我自己开心才买的。我每个月的信用卡都比我的收入要高很多,这高出来的部分也成为他很大的压力。有时候他就直接和我说,他也没钱,甚至家里连公婆贴的钱也开销掉了,我的信用卡要我自己想办法了——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要么就是分期,要么就是问自己父母要,这也让我感觉很不爽。

 

 

积攒的苦毒

时间长了以后,我和杨先生都各自积攒了很多苦毒。

 

我的苦毒是,我觉得他从经济到心理,完全都没有和他父母分离。我结婚以后的日子,各种拮据,还不如我结婚前跟着爹妈混吃混喝来得好过。家里钱明明不够,可他对工作也不上进。以前他还喜欢我有点生活小情趣,可是柴米油盐一来,我这些小浪漫在他眼里就全都成乱花钱了。——总之,这结婚以后的日子和我想象中的实在是太不同了,我本来是希望结婚是可以成为我的一个新的人生开端的,可敢情我结婚就是来各种吃苦的。

 

杨先生的苦毒就更多了。他觉得他没有办法和我沟通,因为他一想要和我说什么事情我就会发脾气。家里的钱完全不够花,娶我这个老婆就是找罪受,日子太苦了也不知道和谁说。他结婚前会买几千块的衣服,但是结婚后他甚至都没怎么添置新衣服,全给我花完了。他觉得他自己工作挺努力的,按时上班,也不缺勤,但是我总是对他不满意。他觉得我不像过日子的样子,想到什么买什么,还听不进,还讲不得。

 

上述这些还单单只是我们在经济财务上的一些分歧,我们之间还有很多其他分歧。我们有时候还忍不住在亲朋好友面前吵架,当时很多人大概都觉得我们是要走离婚路线的,很多人像我们这样价值观差距这么大估计早就离婚了。

 

 

钱也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

 

原来我们都暗暗觉得,我们两个人就是赚得不够多。等我找了工作,有稳定收入了;等杨先生收入再高一点,我们可以不用公婆贴钱了,我们之间的矛盾就可以解决了。

 

所以我们总觉得我们的问题的根源就是“没钱”。但是现实打破了我们的这种幻想。

 

首先,我找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稳定收入有了。按照我当时的资历,每天准时上下班,不用加班不用出差,这个工资已经挺好了。随后,我怀孕了。双方父母又给了我们很多钱让我们去给宝宝添置各种东西。再者,那年杨先生还发了万把块的年终奖。

 

总之,我们那年应该是一点都不缺钱的。可是我们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更激化了。

 

我们还是常常为经济问题各种争执。有了孩子以后就更复杂了,孩子的尿布啊,用品啊,都是我的信用卡刷的,可是杨先生开始经常说他没有钱,于是我就要各种想办法,但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让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和杨先生去讨钱,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个低三下四的主妇,而且一时半刻还没法改变。

 

杨先生也很不爽,他说他发年终奖,还有父母贴的钱,一共放了两万块在抽屉里,一个过年完了,抽屉里的钱就都被我花完了,然后我还要和他说我的信用卡不够还!他觉得我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满足我给我买了这个,可是我就开心了两天,然后又要买那个。所以到后面,我如果问他:“我们买什么好不好?”他一律回答:不好。我问为什么?他就说因为我们没钱。

 

这就让我更郁闷了,没钱也就算了,那你说几句好听的呗,你没钱还好像我欠你的似的。

 

 

火灾后的柳暗花明

因为谈到上面这些问题就要大吵一架。后来,我们就找到了“解决方案”,就是避免来谈这些问题。所以表面上,我们的日子好像还行,但是实际上,我们彼此内心都有很多苦毒,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

 

就在我们矛盾快要到最高峰的时候,姐姐囡一岁半,家里火灾了。什么都烧没了。我们全家就只剩两双鞋,一条毛巾,其他什么也没有了。那时候我的律所、老板、师兄、教会、弟兄姐妹们第一时间给我们送来了救急的钱,总共大概两万吧。我们花哪了呢?我们两个人第一时间买了两个很好的手机,一万就没了。剩下的一万去买了一点衣服,钱又没了。

 

由奢入俭难,后面的日子我们开始各种崩溃。最终我们因为终日吵架,杨先生离家出走,打算和我离婚。我们经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详见《和杨先生一起走过的那些年》一文,此处暂表不提。

 

最终,杨先生回来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婚姻辅导了,我们辅导了十几次,可几乎一点效果也没有,每次回来可以感动个一周,然后第二周又一切恢复原状,以至于杨先生对婚姻辅导也很失望,他觉得我也不会改变,这个辅导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后来有一个很关键的节点,就是我们的婚姻辅导终于向我们的经济状况开刀了。最初的切入点是,长老夫妇建议我们要把钱存在一起,要给我们的日常生活来记账,要把我们的钱进行规划做预算。

 

面对这个好建议,我们开始都是反对的:

杨先生反对把钱存在一起,我反对记账。

 

杨先生反对的理由是,他试过给我钱来管理,但是我最后都是花完,而且也不知道花去了哪里。我反对记账的理由是,我觉得家里的账很琐碎,我自己也试过记账可是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坚持。

 

除了上面这些,我觉得杨先生还有一个没说出来的理由是:“不想让太太知道自己一个月赚多少,这样比较有自由感和安全感”。

而我也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理由是:“我不想面对家里的财政状况这个问题,反正杨先生也不会改变,我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稀里糊涂过日子过得好。”

 

长老夫妇对我们循循善诱,最后最打动我的一点,就是我们是夫妻,我们要同心合一。原来的模式,我的钱是我的,你的钱是你的,我要这样花钱,你要那样花钱——我们原来不是同心合一的。

 

我们知道同心合一是正确的教导,而且我们大概也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最终,我们竟然踏出了这一步。

 

有了这个决定以后,我们在各自在很多问题上作了让步。我同意暂时不管杨先生有没有从公婆那里拿钱的事,我就专注在“我们赚的钱和实际上的花销到底差了多少钱”的问题。杨先生也同意每个月把钱存在一起,向我完全披露家庭的收入状况,同时共同一个预算,然后我们试试看按照这个预算来过日子。

 

 

艰难的预算设立

我们回家以后,坐在一起,花了好几个小时讨论这个预算的问题,讨论的时候又差点吵起来。

 

比如说我觉得家居改善、给小朋友买书买玩具啊之类的一些事对我是很重要的,但杨先生就表示非常不能忍。

 

又比如杨先生老是觉得预算有没有无所谓,关键是看看我们钱去哪里就好了,我而就觉得他会这样想完全是因为他父母一直贴钱给他。既然我们是要好好过日子,那就该有多少钱花多少钱,我们不能走老路了。

 

最终我们作了一个预算,现在很多细节我都不记得了,但是肯定我们各自都为各自的坚持又作了很多让步。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俩每个月衣服都只能买500块,每个月零花钱也只有500块。如果要买大件的衣服,就只能攒几个月的钱一起买。后来就变成每年只有双十一的时候才会稍微买一些衣服。

 

除了预算,我们决定重新设立我们家的财务机制,结婚前说的那套都作废了。我们要把钱存在一起,我们要同心合一,我们两个人一起来负担这个家庭的运转。

 

看起来比起结婚前的那个小算盘,现在的做法好像是我吃亏了——但是我当时真的与一种焕然一新、充满希望的感觉。

 

后来,在推行预算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的关系真的有很多改善。倒也不是说因为钱的事情厘清了所以我们关系就变好了,但是这两件事确实也是相辅相成,螺旋形上升的。

 

因为钱的事情厘清了,我们两个人交流起来少了很多障碍;又因为当我们两个人把自己的偏见放在了一边以后,钱的事情就更清楚了。

 

 

同心合一带来的财务改变

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们改变的起点,还是我们终于愿意同心合一过日子,这是重点。

 

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都有很多改变。

 

我乱买东西的频率大大降低了,以前都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现在如果要买大件,都要考虑好几个月。我对买衣服买化妆品买包包的想法都降低了。包包已经好久不买了,化妆品要用干净了再囤,衣服就觉得舒服就好了,某宝有很多卖棉质经典款衣服的小店,又便宜又好穿,穿坏了也不心疼。

 

我也看到杨先生其实一直致力于我们小家庭的经济独立,有时候他父母给我们钱,他也会告诉缘由,其实公婆贴的钱也不如我原来想象得这么多。想到这么多年可能都在冤枉他,我心里也很惭愧。

 

当时我们用了一个叫随手记APP,可以共用一个账本,我们两个人互相记账对方都看得到。但是后来用了半年以后很快就不用了,因为我们建立了相互信任,也看到大家都在改变,而且我们发现我们已经不需要记账就知道家里的资金流向了——全都是在外面吃饭给吃掉了。所以后来我们又在在家吃饭的问题上下了大功夫,详见《聊聊在家吃饭这件事》一文。

 

在这个过程里,我还看到了我们两个人在经济理念上的很多一致的地方。比如我们都同意给我们小朋友上一些学校的延时班,但是又都觉得双休日继续出去上早教就不需要;我们都觉得衣服可以朴素一点,但是对穿的鞋子都挺讲究;我们都觉得给小朋友不用买太多衣服,但是偶尔买一些好看的也完全值得……

 

现在,我们对家里的开销基本上有了一些概念,虽然存款几乎为零,但是总算是能够达到收支平衡了。小孩子生日什么父母会给我们一点红包,我们也很高兴。偶尔也会有捉襟见肘的时候,但是因为平时还算计划着花钱,缺口都不算太大,稍微用下信用卡就可以过度到下个月。

 

财务改变带出更奇妙的事

上述这些改变不只是财务上的,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其他改变。

 

1. 深入交流

 

原来杨先生是说什么就怕我生气的,而现在我们什么都可以商量。我原来和杨先生说什么他都是不同意买的,现在甚至我不说,他都会主动帮我买买买。

 

我觉得这种“什么都可以聊,什么都可以讲”的感觉真是好。这种同心合一的奇妙关系,是我过去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

 

2. 彼此接纳

 

在执行预算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意外。比如杨先生会想要买一台新电脑,我会想要买一台照相机等等。因为大家的关系改善了,家里的钱也可以补补凑凑,我们通常都会鼓励对方去买很喜欢的东西,都会愿意从自己的零花钱那部分里来补贴对方。

 

所以财务改变,实际上,也给了我们提供了一个向对方展示“接纳”的机会。

 

3. 与父母分离

 

在这个过程中,杨先生和他父母的关系也产生了很巨大的变化。他和我说,以前他问父母要钱,其实他压力是很大的。现在可以不再问父母要钱,给他的感觉是很释放的。我也能够感觉到杨先生的变化,这种变化很微妙,但是就是很能够感受到:“他和我是站在一边的。”

 

 

我们仍然在成长中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做得不太好,我还是有点大手大脚,杨先生还是有点没计划。我们家里马上要五口人了,竟然还没有积蓄,这件事也真够吓人的。

 

但是每每看到我们心里的变化,就觉得这日子很有盼头。我知道这种变化不是来自于我们自己,所以这种盼头,也是过去几年从来没有的。

 

 

杨先生的读后感

经济问题是矛盾的导火索,因为花钱是最敏感的点。但内在的问题,实际上是对对方要求太多,而且是从满足自己的需求出发来要求对方,因为来自不同家庭的两个人总有很多来自原生家庭的影子。

所以我们最终解决经济问题的方法,并不是说把钱存一起了,而是我们真正开始学习彼此接纳。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