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痛苦太深,你愿意听我说吗?

我的痛苦太深,你愿意听我说吗?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根基常青树,ID:genjichangqingshu,作者:常青

这两天,20年前北大学生高岩“被性侵”后自杀事件持续升温。事情的真实情况还在不断的调查与澄清当中,我关注的是这个学霸级花样年龄女孩儿,在自杀之前流露出的蛛丝马迹。

她屡次对好友透露所遭遇的痛苦,对父母表示:“人活着没意思,行尸走肉。”这些话语足以表明她内心的痛苦之深,然而终没有人能理解、参透、安抚、帮助她度过死荫幽谷,最后绝望的她选择结束生命。

高岩事件还让我想起去年年底留美攻读博士的女研究生唐晓琳跳海自杀事件,警方在金门大桥附近冰冷的海域找到唐晓琳的遗体,她的朋友想起她曾经的留言,说金门大桥是她将要去结束生命的地方。

人的一生会遭遇许多的痛苦,有时候是学业、事业艰难,有时候是感情被欺骗、身心饱受煎熬,有时候是热爱的人离去,觉得前路凄凉难耐……

人在痛苦中,最需要的是什么?

前些天,我先生遭遇亲人接连离世的沉重打击,我在和这个天天耳鬓厮磨的人谈话时,突然发现不认识他了。

先生嘴角、鼻子上火起泡,眼神因痛苦而变得迟缓而呆滞,说着说着话连连“咳嗽”起来……良久我发现不对劲儿,赶紧凑过去看,先生满脸是泪,吓了我一跳……我从来没见过他哭啊!

当我们无法设身处地地理解别人的痛苦时,我们能做什么?

去掉自我,不带任何评判地倾听。你不能理解对方的真实感受,因为你不在其中。如果你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就等于为自己和对方挖了陷阱。

我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

我对先生说:“你要振作起来!不要被负面情绪捆绑住,成了它的俘虏。”我觉得自己说得很有理,但先生更难过了,而且不愿再向我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此刻的软弱不被我接纳。

如何让在黑暗中的人感到他不是孤单的,不是高高在上地指点他,而是和他一起站在黑暗里,什么也不说,紧紧抱着他、贴近他的心。看见对方的痛苦、关注他的需要,有时要牺牲自己的舒适感。你要勒紧你的嘴巴,觉察自己的内心,虽然这不容易,但却能帮助你成为真正的安慰者,并扩张你自己的生命容量。

我的生命关怀老师讲起她接过的一个咨询案例。一个从小到大屡遭性侵的孤女,向咨询师不断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在倾听的过程中,咨询师内心不由得冒出一个想法:其实你是有机会脱离被侵犯的环境的啊,为何待在原处不动呢?

 

我的老师告诉我,在她成长的经历中,不断被长辈告知女孩儿要检点,因此她其实此刻已在心里给了对方一个断定:不够检点。但当老师觉察到自己内心深处这个想法后,还是感到很震惊,并反复思考这个影响她继续倾听与同理的念头。

 自我觉察是放下自我的开始。

老师开始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进一步看见对方、觉察自己。她后来很痛苦地发现:当这个孤女想要一个拥抱的时候,没有人能给她,除了那个侵犯她的人;当她想要一点快乐时,她什么都得不到,只有那个人侵犯她后给她一点好吃的……

 

如果是你在这样无望的境遇中,你会选择离开还是留下?谁有权利判断别人的错呢?

 

老师说,这件事是她职业生涯乃至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她从此不再自以为是,而是愿意俯下身去,与黑暗中的人一起站在痛苦里。

 

而那个孤女,因为有人真诚陪伴与关怀,渐渐从黑暗中走出来,现在已经成为了帮助别人的人。

孤独,是每一个受伤的人内心真实的光景。当有人愿意与他一起站立,将打破孤独的锁链,一起向光明行走。

 

茫茫人海,你愿意成为一位安慰者吗?如果你是父母,从你的孩子开始;如果你是子女,从你的父母开始……当安慰来临,孤独就将消散。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