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魔镜!你的魔镜是扭曲的吗?

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魔镜!你的魔镜是扭曲的吗?

今天的故事里,喜欢舞蹈的小女孩却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妈妈不让她尝试任何有冒险性的事物……孩子们在现实中确实有一面魔镜,就是自己的父母。并且这面魔镜喜欢夸大孩子的丑恶,让孩子以为自己就是父母所认定的样子。于是,孩子对自我的形象感到失望,深信自己注定是要失败的。读了文章,你尝试做哪些改变?

 

 

 

苏珊和女儿的故事

著名演员苏珊在宴会中永远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美丽、活泼,而且还能语出惊人。每一个人都想结识她,对于生活在20世纪30~40年代的“黄金岁月”又居住在好莱坞的人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

在苏珊的记忆里,她所有生活都与演艺圈相连,她母亲是马戏团里的舞蹈演员,表兄妹也都在电影院和摄影棚工作。

苏珊与母亲相处得并不融洽,她无法原谅妈妈在自己只有8岁时,为了新任丈夫巡回国内演出而把她弃置于孤儿院内。虽然4年后,妈妈把她接了回来,但是在苏珊的青少年时期,她们常常激烈地争吵。

后来,苏珊在几部电影中演了歌舞剧女郎。紧接着,又在一家颇受欢迎、常有电影制作人和导演光顾的夜总会领舞。她在这儿初次接触了好莱坞黑暗的一面,这家夜总会的老板与黑手党关系密切。

那几年真不知是怎样过来的。苏珊因为拒绝与那些恶棍约会,还遭到了恐吓。而且有一些苏珊认识的女孩在和他们出去后就失踪了。

最后,苏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可以展现自己的才华。她成了导演助理,凭着自己的才智和坚韧的个性,她干得很出色!导演们都愿意和她合作,她也掌握了一身绝活儿。

苏珊梦想着成为顶尖的制作人。在今天的好莱坞,像她这样的女性,年收入可达数百万美元。但在20世纪40年代的好莱坞,人们还没有认识到她的价值。她在同事、同行与男性间四面受敌,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些对于一个满怀理想和抱负的人来说,真是一场灾难。

苏珊39岁时,生命中有了新的契机。她和一个摄影棚里的木匠结了婚,不久又有了一个女儿。

苏珊暗下决心要让女儿过幸福的生活。她坚决不让自己的孩子凯西涉足演艺圈。凯西长大后,要幸福地为人妻、为人母。苏珊希望女儿的想法也和自己一样。

问题是苏珊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虽然她爱孩子,却不知该如何去做。在她想为孩子和自己开创新生活时,几乎毁了自己和孩子。

随着凯西的长大,苏珊发现她们俩极其相像。凯西和母亲一样聪明、干练,善于交际。只不过,别的父母都一心巴望着孩子和自己相像,而苏珊却不愿意接受女儿和自己如此相像这个现实。

凯西热爱舞蹈。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会把客厅的家具挪开,随着百老汇的歌舞剧唱片翩翩起舞。凯西央求妈妈让自己去学舞蹈已经有好多年了,但都被断然拒绝。苏珊已下决心不让女儿学习舞蹈,可其他诸如女童子军和教堂里的活动,她都挺支持。

为了让凯西不再和自己一样饱尝失败之苦,苏珊不让凯西尝试新的和有冒险性的事物。当凯西进入青春期后,决定要做一个电影特技演员。苏珊知道后,立即请了一位在摄影棚里工作的女特技演员到家里来,劝说了凯西两个小时,要把小凯西的这个“愚蠢的念头”消除掉。凯西如此回忆她的母亲:“只要我想尝试什么,她总会说:‘那比登天还难。’我知道,她不希望我去吃她曾吃过的苦头。”

年复一年,只要女儿的行为有任何一点不符合苏珊的理想,苏珊就会采取压制的手法,贬低女儿的能力,管女儿叫“呆头鹅”。她甚至想使凯西觉得自己低能,无法养活自己,需要靠丈夫来生活。

“她想让我活得安稳,”凯西说,“而她所采取的方法之一,就是打击我的自尊心。每当我想自己做点事时,都会遭到她的打击。”

她俩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尤其在凯西进入青春期后,更是一团糟。“我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挖空心思,想一些刻薄的话去对她说,而她也是一样。”

这么多年来,苏珊心中一直充斥着伤痛和挫败,因而开始借酒消愁。而凯西19岁时就嫁给了一位空军学校毕业的军人。苏珊隆重地筹办了这场婚礼,她终于看到自己的梦想实现了。

凯西与丈夫结婚不到2年就分居了。苏珊则在医院里濒临死亡。凯西至今仍记忆犹新,当她到医院探望母亲时,苏珊已因用药过度而失语,大家只能依据她的嘴型来判断她的意思。

那天,她拉着凯西的手,动着嘴努力地表示:“你不回先生那儿去吗?”“不了,妈妈。”“他知道吗?”“他知道。”

然后苏珊拍着女儿的手说:“宝贝,没关系。我以前也这样过。”

这是凯西记忆中,母亲仅有的几次接纳与肯定。而有讽刺意味的是,这肯定是在凯西遍尝了苏珊不愿让她尝的苦后才获得的。苏珊很快就过世了,享年59岁。

凯西自认为自己与母亲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她花了多年的时间,来恢复自己那被蹂躏的自尊。她从来没做过自己,也不曾自由地按照天性来生活过。

如今,再婚的凯西已有了2个孩子。几年前她去拜访母亲的一位挚友康妮,并给她看了孩子的相片。凯西临走时,康妮哭了起来:“太好了!你把孩子带得真好,你妈妈对你的期望终于实现了。”

凯西有好几个小时都在不停地思索这几句话。“那话真令我不寒而栗,”凯西说,“事实上,我极有可能至今还在讨母亲的欢心。”

镜中影

孩子照镜子时,能看到什么呢?我所指的不是墙上挂的镜子,而是你眼中的。

也许你还未意识到,但你确实就是孩子的一面镜子。

有一天早晨,我翻遍抽屉,要找面镜子看看别人所说我的后脑勺处快要秃了的地方。将它举起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这是一块放大镜,它把我的脸照得比实际大了许多。

用放大镜,可以看见我们脸上有更多的缺陷和皱纹(我还是喜欢用平常的镜子)。它也把我正常的五官变得扭曲,令人讨厌。幸好,用这块放大镜也寻不出秃头的痕迹,所以我至今相信那并不存在。

父母往往会成为这种镜子——夸大孩子的缺陷,化美为丑。苏珊就是这样显示给凯西看的,而凯西也因着所看见的,相信自己就是那样。

凯瑟琳·克里在《恰当管教的艺术》一书中写道:“孩子降生到世界上时,并不知道自己是谁。透过周围的人,他们才渐渐知道自己是谁。”你就是一面孩子天天都要照的镜子,而且透过你,你也能看到他将成为他自己。

孩子无法自己直接看清楚自己,只有透过生活中重要人物的眼睛来看自己。一个人的自我形象通常不是根据本身的自己来确定的,而是根据他所认为的自己。而孩子通常认为自己就是父母所认定的样子。

作为父母,你可以选择所映照出的是接纳还是拒绝、赞同还是否定。你要记住,孩子能否感到被需要、有价值,也取决于他从你这面镜子里看到什么。

扭曲的镜子

研究过孩子的独特设计后,你想必已得知许多他那类行为模式所具有的优点。那该怎么做呢?

许多父母虽然知道他们的孩子能有更好的表现,但他们还是只盯着孩子的弱点,我对此感到很震惊。有时候父母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只是因为已养成这种习惯了。

此外,一些父母认为,过多的夸奖会把孩子宠坏,使孩子骄傲。这想法就和他们的其他错误观点一样,略带一丝真理。是的,做父母的应该纠正孩子的错误。如果对孩子的夸奖不当——譬如说他永远是好的,永远是对的,行为不可能有差错——他长大后就有可能骄傲、自私和不太正常。他就可能无法了解自己的过错和作恶的性情。

不幸的是,有些父母却偏向了另一个极端:当他们帮助孩子去解决软弱、不顺服和罪的问题时,却几乎不肯给予孩子肯定,以致孩子不能平衡地成长。孩子只看到自己的缺点,却不能看到自己好的一面。于是他对自我的形象感到失望,深信自己注定是要失败的。

“我跟不上他”

小李是个坚持又有毅力的“D”型孩子,精力充沛。他每经过一道门,都要跳上去摸一下门楣。他就像一颗流星,在早晨的天空闪耀,直到就寝后的数小时都无法将精力燃尽。而他父母的个性却比较安静。小李的妈妈是高度扶助的“S”型,爸爸是喜欢纠正的“C”型。

这孩子在父母眼里几乎一无是处。爸妈时刻都在责怪他乱跑或是说话太吵。

小李真希望爸妈能喜欢他,他总觉得爸妈希望有另一个儿子来取代自己。虽然爸妈从未如此说过,但小李却认为父母一定是这么想的。小李有好几次不经意间听见妈妈对他的朋友说:“真不知道该拿这孩子怎么办,他太好动了,我都跟不上他了,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因为知道自己与父母不同,所以他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但是他的内在设计却不允许他消极地面对,于是他就将挫折感发泄到其他的孩子身上。上学后,他横行霸道,在做游戏时要大家样样都听他的,因此小朋友们都不喜欢跟他玩。

老师告诉小李的父母,小李与其他孩子玩耍时态度过于粗暴,倔强又不听话。“你们的儿子会坚持自己的主意,我行我素,而且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

当晚,小李遭到了父母的训斥。父母告诉他,若是再不改,就要惩罚他。小李此时更加感到自己没有用,在学校里的行为也愈加恶劣。

小李进入青春期后,将自己的侵略性与挫折感转移到了足球上,成了球星。在高中阶段,他受到了大学男童军团的赞赏,并得到了一所顶尖大学的奖学金。

虽然小李很高兴爸妈能来看他踢球,但他还是觉得父母不是完全地接纳他。爸爸总是查问他的成绩,希望他多读点书。

小李在足球领域中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但前途并不会就这样坦荡。他的运动生涯毕竟会有尽头,不论原因是受伤、毕业还是年龄。到那一天,喝彩声也将不再有了。小李又要回到记忆中的境况,也就是他在父母眼中看到的形象。同时,他又会听到熟悉的声音告诉他,他是个没有价值的人。

对成千上万和小李一样的人来说,他们的悲哀在于他们认为“真实的自我”是有问题的。因着父母的期望,真实的自我没有得以展现的机会。他们觉得真正的自我是没有人会去爱,也没有人会接纳的。再加上父母不珍视他们的优点,更将他们推进那类行为模式的黑暗面。他们努力成为父母所期望的样子。但那是不可能的,当他试着扼杀真实的自己时,行为中的缺点也就跟着显露出来,从而产生出更多对他人的敌意和对自己的不满。

幸好一些像小李这样的孩子,敢于摘下面具,但对其他孩子而言,这场真实的自我与“捏造”出来的自我之间的战争,恐怕要持续一生之久。

父母言语的巨大力量

我们的监狱、法庭和医院,每天都在和这些饱受扭曲镜子之苦的人打交道。曾有一个棒球名将和一群囚犯有过对话,棒球名将述说了他每天放学后和父亲一起练习投球的故事。当他没投好,球飞到了爸爸的身后时,爸爸对他说:“儿子,知道吗?总有一天你会在名队里担任投手。”

有一次,他掷出的球打碎了窗玻璃。爸爸又说:“儿子,你这么有力气,迟早会进名队的。”这位名将说:“我能有今天,我爸爸功不可没,因为他一直深信我是出色的。”

接着,一个囚犯说道:“我爸爸和你爸爸做的一样。所不同的是,他总是对我说:‘儿子,总有一天你会进监狱的。’看,是这样吧?”

父母对子女的打击,能导致子女长期的情绪低落,并产生心理上的问题。事实上,这种事已见怪不怪。历史记载了很多这种人对人类所犯下的重罪。

父母的言语当然也会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由阿德尔·费伯与伊莱恩·玛利合著的《如何说话使孩子肯听与如何聆听使孩子肯说》这本书中,收进了一则发生在研讨会之后的故事。

这一天,当有关角色的课程接近尾声时,一位父母讲述了他童年的往事。

“我在小时候,总会告诉爸爸我脑子里的许多异想天开的奇想。爸爸总是认真地听,然后说:‘儿子,你的头脑也许真的正在云中翱翔,但你的脚却是脚踏实地的。’如今,在我的脑海里还有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做白日梦的人,同时又懂得面对现实。这真真实实地帮助我度过了曾经艰难的岁月。不知在座的是否也有同样的经验?”

在鸦雀无声的沉思中,每个人都在追想往事,回忆生命中曾经留下的点滴。大家渐渐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他们的记忆:

“小时候,祖母总夸我有一双巧手。每次为她穿针或解开死结时,她都会说我有‘金手指’。我想,这是我今天成为牙医的原因之一。”

“在我成为教师的头一年,我一直诚惶诚恐,只要遇上主任巡查,我就会很紧张。主任总会给我指出一两项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他总会接着说:‘我从不担心你,艾兰。因为你很自觉。’不知他是否知道,那些话是何等地鼓舞了我。这些话每天都回荡在我的脑海中,因此对自己更有信心……”

在场的每个人都分享了他们的往事。在接近尾声时,我们都静默无语地彼此对视着。那位启发众人回想的父亲总结道:“千万不要低估你的话语在年轻人生命中所能起到的作用。”他的话确实代表了我们的心声。

你向孩子反映出什么?在你对他进行管教时,他从你的眼睛里能看到什么?你的言语会影响他的自尊和他的言行举止。你若能在孩子心中映出正面的形象,将会对他的未来起到促进的作用。

选自《按天性培育孩子》,查尔斯·博伊德博士等 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链接:夏令营 | 根基六A人际关系建造营,世界因你而美好!

营会特色:

1.青少年深度学习并应用6A原则“接纳、赞赏、时间、关爱、责任、权威”

2.能够辨别受害者、批评者、拯救者、建造者陷阱,学习成为一个建造者。

3.室内教练式学习与户外体验式活动有机结合,建造青少年彼此之间与Life Coach、生活老师之间的关系,并激发青少年的热情和活力。

4.使命发现、品格教导、服务式领导、餐桌礼仪等MCS内容,贯穿在营会的每天生活当中。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