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父亲对儿女最大的祝福,在肯定

莫非:父亲对儿女最大的祝福,在肯定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莫非不朽的传说  ID:mofeilegend,作者:莫非
   

父亲对儿女生命最大的祝福,不在遗产,而在对儿女的肯定。

然而我们的社会对男人的期望和训练,使男人在感情上和情绪上皆不大表现。男人也一向比较独立,甚至孤立。他的世界是竞争的世界,不允许太多的悲伤和怜悯,怕会被视为弱者。众人讲究的“男子气概”,好像也包括不善表达感情。

 

也许你会说不见得,你就见过不怕哭的男人。但是不怕哭的男人,也不见得会对自己的亲人表达自己的爱。在人际关系中还是压抑的多,对亲密关系则因不知如何处理会回避。工作成为肯定男人自我的唯一价值。        

圣经中有一耶稣受洗的故事,其中提到当耶稣从约旦河爬上岸时,上帝对爱子耶稣所表达的爱是如此自然地表彰在言语里,且在众人面前说出:“这是我的爱子!”这是多么重要的表达!

 

反观中国人在众人面前,只会说:“这是我的犬子!”或者“这是我那不成才的儿子!”尽量地贬低,这是我们华人的文化。

 

中国文化里,我们不会在他人面前表达自己对孩子的爱,但却会在众人面前对孩子施家教。很多父亲不了解他对儿女的褒贬,在儿女心中好比下了一道“紧箍咒”,不管儿女长得多大,飞得多远,往往很难逃离得了他的手掌心。

 

而且不自觉地,许多父亲教养是“世袭制”,上一代的教养方式成为往下传递的主要参考。家庭风格若是沉闷严肃,自然也是一代传一代。因此我们可看到一些家庭照片中,若祖父、父亲都不茍言笑,一张嘻皮笑脸儿子的相片后,常承担着莫大的叛逆和伤害。

 

尤其中国父亲对儿女,多用训斥来改造,用剔除来磨塑,是用“减法”来把孩子压入社会的模子;而非用肯定来建造儿女,用“加法”来鼓励儿女有健全的自我形像。

 

《红楼梦》中贾政这父亲,每见贾宝玉便看不顺眼,觉得他欠骂。是典型地用喝斥,来剪掉删除所恶的儿子特质。

 

但剪剪剪…到后来,只剩下头抬不起,腰杆儿挺不直的影子,在社会上飘来荡去。也可以这么说,当你看到一个无法顶天立地的儿女,常和他有一不健全的父子关系有关。

 

这里面其实有很多矛盾。如前所说中国父亲大部分都在家庭中缺席,但是,中国人又讲究“子不教,父之过”。一般对孩子的教养牵涉每天、每时的督促和叮咛。如今父亲既不事必躬亲,却还要负上教养的“成果”,自然会针对儿女,尤其是儿子的欠佳的行为表现责骂。

 

而且中国父亲对儿女的参与,多半是看重子女的学业、品性,是验收成绩,缺乏正面出力栽培和教育,也无耐心细细地带领。大部分时间父亲不在家,即使在家时间也很有限。一看到儿女不乖时便很不耐烦,表达出来的多倾向负面纠正和处罚。好像高高在上的督责,而不是陪在你旁边,伴你成长。

所以,中国父亲在家多半像个大法官,军官、教官,多少带点神话气势,对儿女不断严厉批评、要求和审判。一边的母亲则要向父亲切切求情,才能免去儿女的承罚,即成为所谓的“严父”、慈母”。

 

父亲的严,到了一个程度让儿女对父亲是敬畏多过爱慕。父亲教孩子也只重学业,生活价值观,比较不注意子女的情绪、个人特质和个性发展。对子女的全人关怀,还有一大段距离。儿女不大感觉到爱,对父亲自然敬而远之。

 

如果说自我形象,是用爱和接纳来组合。那么对父亲来说,便必须先由抛弃社会标准规范,回归欣赏孩子的个人特质开始。

 

社会标准规范又是什么呢?“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般看到不论中外,父亲表达爱常着重在孩子的成绩上。一开口便是“功课做了没有?”“考试考得怎么样?”“将来选择什么专业?”

 

难怪许多儿女会觉得,家里功课最好的小孩最得父亲宠爱,功课差劲的便常失宠。以此类推,如果职业选择是照着父亲期望去发展,或子承父业,他和父亲的关系便最融洽。选择工作若与父亲所望不同或让父亲大失所望的,通常父子关系也最糟。

 

如此,儿女好像必须用奖状或成绩来“赢得”父亲的爱,而不是随便你是怎么样的人,做怎么样的事,父亲都会接纳,都会爱。

 

因此,若要主动接纳孩子本相,父亲便需要先经过“脱衣术”的学习。一层又一层地脱去社会眼光和世俗轨道,从头认识孩子的潜质和特长,肯定他或她。

 

浪子回头的故事,说实在并非完全在启示浪子回头,更多的则是在着墨父亲的等候。对那安分守己的长子,和那叛逆离家的幼子,父亲一样地接纳和肯定。

 

就因为不容易,所以才要学习。也可说父亲不是生成,而是长成的,就和母亲一样。一切只看是否有心。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