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四:留一盏灯

负面情绪四:留一盏灯

本文转自公号:结伴用心生活,ID:Hearty_Life

如果内在房间的墙上涂着过去灰暗的漆,而你还在刮除的过程中,别失望,生活,仍然有明亮的可能,让灰脸兵团不想靠近。

倘若你常常在里面留一盏灯。

你也许不是个正面乐观的人。如果你在负面言语中长大,或是从小生活环境的挑战特别严峻。如果你现在的生活里,仍常常被贬损的话语环绕,或是现实的困境仍在进行中,让你似乎像一个溺水的人,每次好不容易把头挣脱出水面,又被压下。

或者,天生的敏感体质,或者,就是有颗玻璃心,磕碰不得。

别怕,无论你探索到的内在真相是什么,都有改变的可能。

光线不好的房间,可以点灯,自己不够开朗,就要把自己放在光里面。

也许是我个人的经验,但请参考一下:容易被负面情绪纠缠的人,里面常有一种难以解释的固执,让他们坚持着保有内在的昏暗不明。

运动吧——

没办法坚持,我天生不是个爱动的人。

其实你丈夫的个性就是这样,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就是会放在心上,而且非常不爽。

如果你不能改变对方,就先改变自己——

错了!改变我就和改变他一样困难。

祷告啊!

祷告过了,没用。

来认识上帝,祂可以帮助你——

别开玩笑了,我认识一些基督徒比我更不快乐。

老师说改变是缓慢的,你只要愿意,就已经开始起步了——

是啊!问题是可能缓慢到还没改变我就先郁闷死了。

那——怎么办?

算了,没人能帮得了我。

有时候,我们把对周遭人事物的失望转为对自己的失望,认为现实的困境改变不了,枕边那个人不觉醒,婆媳问题没出路,浪子不回头,自己内在的景况就没有改善的一天。

也有时候,我们会把对自己的无奈转为对周遭人事物的态度,认为改不掉自己的“死样子”,就活该陷在胶着的生活里。

这些有伤害性的双向行动,常常在幽暗的心境里面悄悄进行着,存在,却是不明显地存在。

除非有光。

光,并不见得到处受欢迎。尤其是那些污秽凌乱的空间,很容易“见光死”,而暴露了不堪的真相。

所以越容易被负面情绪造访的人,里面若有烛光,也常常忽明忽灭。

我曾经是这样。

从很励志很鸡汤到很渴慕真理。外面的我或许无时无刻被光吸引,但那并不代表里面的空间就光线充足。

独处的时候,我不但习惯让旧有的思维感受照常运行,而且,幻想着在外面领受的光会直接透射到里面,长久驻足。可惜,当外面的活动散去,门关上后,我回到原来的内在氛围里,安逸习惯地窝着,等着灰脸兵团一次又一次地来掀开真相,对我残忍地宣布:妳一点也没改变。

身为基督徒,我期待着、祷告着、呼求着内在空间被大光照射后,从此翻转。但上帝的作为并不等同于仙女手中的魔棒,点一下全部都亮晶晶——是喔!现在想想,即使是在路上被大光照射的那位保罗先生,生命也要经过多年的修正和更新。

一次又一次的负面情绪翻腾折磨之后,有天,一句熟悉的话,用全新的脸贴过来,重重地亲吻了我:

“上帝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上帝的话是真理,教导人生命的准则,开启人生活的智慧,指出人的错误,并且将人引回正路——这些我一直都知道,每天,我也会花时间读上帝的话。可是,成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有吗?

脚前的灯,就是把眼前这几步路的距离照亮了。

路上的光,就是在行动的时候,可以指引方向。

如果每天都有上帝的话摆在心里默念着,那就是为自己的内在空间留一盏灯,为今天要走的这几步路摆设光源。

不多,不少,上帝说:一天的忧虑一天当就够了。对一个经年采光不好的空间来说,有灯点上的一天,就有明亮住进来,负面情绪就难以靠近,来了,也难抵光的照射。

而在每天的出出入入行动时,常常以上帝为盼望的缘由,也不会让自己陷到焦虑害怕的泥沼里爬不出来。

原来,与其渴慕那些拥有阳光灿烂体质的人,不如从一盏灯开始,让自己的内在空间习惯亮的感觉。

对负面情绪常常来骚扰的你来说,可否不要再去抱怨生命中的大翻转从没发生过,而转念去把握今天一个小小改变的可能呢?

留一盏灯。

放一句上帝的话在心里,今天,慢慢细细地咀嚼,默念,不要停止默念。

多年来,陪伴过不少唉声叹气的姐妹,无论怎么开导,都很难让她们脱离被负面情绪缠扰的生活。“我也希望自己能像你一样这么积极面对人生,乐于助人。”她们常如此对我说,然后转身,又继续心情不好。

我帮不了什么,几乎没什么例外的,都要等到她们自己愿意回归最基本面去,开始为内在生活里,每天点燃一句上帝的话语,从早到晚。然后,在她们不感觉有什么蜕变的时候,周遭人却渐渐发现到她们的生命越来越亮,越来越吸引人想要靠近。

原来,灯笼里头本来很暗,但把烛火放进去后,不单里面的黑暗驱逐了,灯笼,还成了美丽的光源。

所以,亲爱的,不要怕自己内在色彩灰暗,只要点一盏灯,让真理把今天的感觉和思想都明亮起来。

点一盏真理的话语在今天的心中吧!

(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报名根基父母网络学院中级课程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