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张罚单

第一张罚单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馨香(ID: aromaofjesus)

 

文 | 双一

这个秋天,我与妻子去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度假旅行,并看望朋友。西雅图是美国阴雨天气最多的城市,一年约百分之七十的时间见不到太阳,因此有“雨城”之称。在我们抵达之前,西雅图正阴雨连绵,幸运的是,我们在西雅图停留的一周恰好是艳阳天,而我们离开后,天气即刻由晴转阴,下起雨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去西雅图,仿佛,那绝好的天气,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一路上,我们不停感谢上帝的眷顾,西雅图美丽的秋景也因此显得更加迷人。

没有想到,在旅行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居然收到了另一件意外的礼物。

在驱车赶往一个公园的高速路上,我照常随着车流驾驶。不远的前方,有两辆摩托车停在内线的路肩,两个黑衣车手站在一旁正处理事情。我很好奇,这么繁忙的高速,怎会有人把车停在那里?莫非他们的摩托车抛了锚?经过他们时,我转头好好看了一眼,但看不出端倪。不一会儿,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摩托出现在我的车后,蓝灯闪烁,警笛鸣起。原来他们是警察!他向我做出靠边停车的手势,我并没做错任何事,心想不用怕,于是心平气和地停车,等待询问。

那是个年轻的警察。他说,之所以叫我停车,是因为我的车速过快:时速73迈,而该路段限速60。我十分吃惊。当时我没有留意仪表盘,所以不知道自己的确切速度。但是,路上车辆很多,前后都有,我随着车流行驶,没有超车,速度根本不觉得快,所以自信是在安全驾驶。为什么警察偏偏拦住我,说我超速呢?我感到莫名其妙。

我向警察表明自己是来度假的,第一次开那条路,不熟悉限速,而且,我随着车流,与周围的车同速,如果说我超速,那么其它的车呢?就在警察盘问我时,一辆辆汽车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发出嗖嗖的风声。警察却说:其它的车都错了,也不能因此你就是对的!就这样,在开车十八年之后,我吃到了人生第一张超速罚单,105美元!

西雅图的警察常这么干吗?我问西雅图的朋友。他很吃惊。原来他搬来西雅图十二年,高速路上超速行驶是常有的事,从来没被警察拦过,而我来度假一周,竟吃到罚单,真是岂有此理!

几百辆同速的汽车,警察偏偏挑中了我!为什么啊?我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是不是因为,我这个外地游客,对陌生的西雅图,一切都充满好奇,远远望见站在路边的黑衣摩托车手,不明就里,经过他们时与他们对视,好好打量了一番呢?就算我那一眼惹他不满,他后来知道我是游客,竟置若罔闻,一点都不通融,是不是欺生啊?

一种不公平的感觉油然而生,明媚美好的假期,突然飘来一片乌云,心里堵得慌。

回来的路上,我总是思量吃罚单的事:我真超速了吗?警察有测速仪吗?他说的数字准确吗?也许我的速度确实高于限速,这有可能,但是,我的车速与别人的一样,茫茫车流,他为什么偏偏只拦我?

但是,似乎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耳边说话:你肯定是超速了,警察按照法规给你开罚单,无话可说啊!就这样,我心里好像有两个人在争论,一个说警察不公平,另一个说警察没错。这两种想法你来我往,搅得我心绪不宁。

同一件事,为什么一会觉得不公平,一会又觉得公平呢?公平到底该怎样衡量呢?

对“公平”这个词,百度这样解释:“在法律上,公平是法所追求的基本价值之一。公是公共,指大家,平是指平等,意指大家平等存在。”英文中,与公平对应的词是fairness,或者Justice。这两个词都包含不偏不倚的意思,即对一个行为的奖惩,对不同的人应有一致的标准,不论在法律还是经济领域,都应如此,这符合“公平”之大众心理。根据这个原则,要维护公平,所有人都超速时,要么都罚,要么都放。所以,当只有我一人受罚时,难怪心里会愤愤不平。

然而,当我把眼光从别人身上移开,转移到明确设立的法规上时,对于公平与否这个问题就有了另一个结论。法律明文规定了限速,只要我超出就是犯规,与他人毫无关系。从这个角度看,警察又是公平的。

我吃了罚单,公平,还是不公,到底哪个判断才对呢?

仔细思考这两种视角的区别,一个以可变的事物——人做参照物,另一个以不变的事物——法做参照物。我意识到,当我以人为参照时,就很难客观地判断公平与否,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跟不同的人比较,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当我以法律条文为参照时,结论却只能有一个:认了吧,谁让你超速!

圣经中有这样一则比喻:天国好比一家葡萄园的主人,一大早出去雇人到他的葡萄园工作。他与工人彼此说好一天一个银币,就派他们进葡萄园去。大约上午九点,他又出去,看见还有人闲站在街上,就请他们也进葡萄园工作。大约中午十二点、下午三点、下午五点,主人都出去,也是这么做。到了傍晚,葡萄园主与工人结算,从最后来的开始,到最先来的为止。那些下午五点左右被雇的人,每人领了一个银币。那些最先被雇的人以为会得到更多,可也只领到一个银币。他们就对主人抱怨:“这些最后来的人只工作了一个小时,而我们经受了一天的劳累和炎热,你却把他们和我们同等看待!”主人回答:“朋友,我并没有亏负你。我们不是彼此说好了一个银币吗?你拿自己的走吧!我愿意给那最后来的,就像我也给你一样。难道我不可以用我的东西,做我愿意做的事吗?还是因为我好心,你就嫉妒了吗?”

这个故事中,葡萄园主邀请工人进园里工作,本是出于好心,而不是基于比较,因为没有哪个工人理所当然应该受雇。先进来的工人得到工作,本是值得感恩的事,可一旦他开始与别人比较,感恩就变成嫉妒,内心就变得苦毒。

工人能否进入葡萄园,取决于他是否接受园主的邀请,是否同意园主开出的价钱。圣经用这个比喻告诉我们,救恩本是上帝的恩典,人能否得救,取决于他是否相信并接受,信而受洗就能得救。这里面没有比较,不是公平与否的问题,而是是与非的问题。

这样一想,吃罚单的事就越来越清楚了。超速的人没有受罚,是因执法者的恩典,应该感恩;而我吃到罚单,则是依照事先定好的规矩。这,也是是与非的问题,看清楚这一点后,若真超速,跟警察讲公平就显得荒谬了。

这次西雅图之旅,我吃到了人生第一张超速罚单。这是一个教训,也是一个宝贵的提醒:不论别人做得如何,自己都该遵守规则,不仅在交通驾驶上,在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都应如此。在是与非的问题上,不能与人比较。就像对上帝的救恩,我唯有谦卑领受,心怀感恩。

借一张看似不公的罚单,学习人生的功课,罚单就有了意义,这次旅行也更加难忘。因而,我仍为旅行感恩,不只因遇上了罕见的艳阳天,还因人生中这第一张罚单。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报名根基父母网络学院中级课程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