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六:爱是一朵向阳菊(完结篇)

负面情绪六:爱是一朵向阳菊(完结篇)

本文转自公号:结伴用心生活,ID:Hearty_Life

正当我们被灰脸兵团扰乱得头痛不堪时,应该小心的,其实是内在世界容易把一时的情绪转为浸泡成数个小时,甚至几天的阴雨心情。

灰脸兵团来报告说里面有个不好的气味产生,此时如果我们把大门紧闭,灯关掉,很快,那个外来的气味就会成为整个房间的气味,甚至,把原本藏在屋里的,一些陈年的坏味道也一起揪出来搅和。

而这些负面感受如果不处理,接着会渗入思维,让想法也开始转为负面。

从思维,再成为生活状态。最后,化为整个人生态度。

比方先生下班后心情不好,对妻子小玉大声讲话,还把儿子功课退步都怪到她头上。

负面情绪立刻找上了小玉。

晚上,小玉故意不回房间睡,躲在客房生闷气,越想越觉得老公霸道,不体贴,还推卸责任,把儿子的事都堆到自己头上。整个晚上她一个人情绪翻腾,到凌晨才昏昏睡去,之后几天,她的心情都阴沉沉。老公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似的,照常吃饭睡觉,一句都没问。小玉更气,气得不肯主动沟通,就这么天天拖着那个感受过日子。然后,她越看老公越觉得他过分,旧恨新愁全部涌上,甚至好像突然“眼睛亮了”,终于看到老公的真面目,是如此狰狞。

之后,小玉出现了一种想法:自己没长眼嫁了这样一个人,真恨自己愚昧!而婆婆来时,看到她宠先生的模样,小玉连带对婆婆一起生恨,认为老公这么自我中心,都是婆婆宠的,所以当婆婆叮咛她要给老公煲汤补身子时,她简直满肚子火要喷出来,认为这一家人都把自己当高级免费女佣。

如果小玉继续再这样下去,她可能对孩子、周遭人,都会习惯用负面的眼光去评估,如此,整个人生也拥有了负面态度。

我们也许都认识不同的“小玉”,也许,自已就是其中一位。为此,对灰脸兵团的来到,我们要再一次抱持感激,因为他们的出现,才能提醒我们:不要继续让一个小小酵发成整个面团。

常有人问我负面体质怎么改善?我会反问:你认为怎样才算不负面呢?答案往往是那些乐观、不烦恼,正面迎接人生,甚至笑脸盈盈的“楷模”。

对我个人来说,拥有正面积极迎向人生的态度,从来不等于可以免于负面情绪的来访。

很多年前,我开始注意到想要拥有完美情绪,保持心情愉快的期待,也可能会把人更快推入情绪翻腾的大海中溺毙。尤其是拿信仰为理由,用情绪状态来审视自己是否身处“神圣”同在,与真理对齐的时候,往往引来更多的内在控诉而造成的负面感受。

心情不好,让有些人会讨厌自己。

的确,没有人希望自己常常动不动就心情不好,只是,想要从中得到改变,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就是先学着与生活中一些不舒服的情绪共处,比方害怕、怀疑、愤怒、伤心。

共处的意思,是容许他们的路过。当我们接纳这些情绪的存在之后,还要审视这些情绪产生的内在原因,并且,也要学着允许这些让自己不舒服、生活不完善的原因暂时存在。

比方你可能真的有一个很不体贴的丈夫,他会无视于你非常疲惫的状态,仍然批评你没做好这个,没做好那个。人的个性不是三两天能改变,夫妻关系也不是说调整就立刻调整,因此,每一次,当丈夫批评你的时候,你需要先接纳自己的不舒服感受,然后,去面对丈夫的不体贴是个存在的事实,才会有能力去学习对暂时无法改变的状态产生新的反应。

整修一个问题多多的房子如果要花三个月的周期,我们最需要关注的,可能不是如何尽快得到一个修好的房子,而是想办法在水管还堵塞、墙壁坑孔特多的时候,学着如何住在里面,也能够把日子过好。

负面情绪不会说谎,但是造成负面情绪的理由也不一定能马上挪去,能够越早认清这个事实,才能为我们省下力气, 去针对真正需要费力努力的症结上付出心力。

我没办法否认:负面情绪一次次来,可能是因为里面有些伤口没愈合,又不断地被同样的人事物蹂躏,这很容易把人推入黑暗的角落里哀哼。

在陪伴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我除了与这样的朋友一起掉泪叹气,也和他们一起感到无能为力。

然而,虽然我给不了帮助,却在许多经验中,看见某些人在光的指引下,决定运用那神奇的疗愈途径——来自创造生命的上帝恩赐的能力去改变体质。

爱人如己。

爱仿佛母乳般,越被吸吮,就越丰沛。孩子得营养,妈妈也在哺乳的过程中,身体得到最好的产后修复。

被负面情绪缠扰,常会给人带来更多的自我关注,自我怜悯,或是自我控诉,让人觉得自己“体弱多病”。他们会告诉自己说:我得先把自己打理好,我要再多一点学习,我现在只能先稳住自己……负面情绪像个甩不掉的黑影,让他们拼命回头看,却甩也甩不掉。

爱人如己,不单是把别人当自己一样地爱护,也是在爱别人的过程中,终于合适地爱了自己。

珊妮曾经是个情绪软弱不堪的年轻妈妈,自幼和父母的关系就不好,婚后又被婆媳关系冲击着,尽管丈夫认真在外工作,让她可以专心在家里养育两个可爱的孩子,没有经济上的挂虑,她却常常心情不好,三天两头就情绪低落。

后来珊妮有机会进入教会,参加小组,在真理的光中,她开始面对自己的偏执、自私和骄傲,也透过祷告,得到上帝和弟兄姐妹的安慰与帮助。于是,她花了很多时间去读圣经、上课,也常常找小组里的长辈辅导协谈。

转眼几年过去,尽管认识珊妮的人都看到她的成长和改变,但是,她仍然经常被负面情绪缠扰,也痛恨自己走不出容易被冒犯、激怒的内在景况。她认罪祷告多次,状况仍然没有很大的改善,为此,每次有长辈邀请她开放家庭成立妈妈小组,她都一概拒绝,认为自己软弱无力,连情绪都搞不定,哪里还有余力去帮助陪伴其他的姐妹?

直到大女儿同学的妈妈萧岚告诉她:上周刚刚拿到诊断,自己得了乳癌。

萧岚是个单亲,先生在她月子时离家,再也没出现,多年来,她一个女人要赚钱养孩子,还要供奉住在家里的爸妈生活花费,两年前,她爸爸中风瘫痪后,妈妈抑郁,身为独生女的她,担子更加沉重。

听到萧岚的凄惨状况后,珊妮非常怜悯,很想带他们认识自己的信仰,也请教会的长辈去探访萧岚的爸妈,但这些都帮不了萧岚现实困境太多——她不敢让公司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在上班,而医生已催着马上要做化疗动手术。她告诉珊妮,自己想到入院后,孩子上下学接送,爸妈去医院,家里采买都是问题,就不敢采取行动。

有一天,当珊妮在小组里分享萧岚的景况,希望大家替她祷告时,慧荣姐说了一句话,深深地扎了她的心。

“她需要祷告,也需要实际的帮助,我们不能对饿的人说平安平安。”

其实珊妮有想过帮助萧岚,但她一直觉得自己有热心却坚持不了多久,过去也曾经尝试帮助人,但心情一低落,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爱,是一种跨越,也许这就是上帝给你跨越自己的另一个机会,为什么不试试呢?”慧荣姐的话再次触动珊妮,给了她起步的勇气,更重要的是:慧荣姐愿意陪伴她去帮助萧岚。

之后几年,珊妮穿梭在这一家人的困境中,陪他们流了不少眼泪——萧岚的开刀和化疗后恢复得相当不错,但是爸妈接连过世,在病床上,老人家和萧岚都接受了信仰,然后带着平安道别。

有个星期六早上,珊妮醒来,躺在床上的老公突然对她说:“奇怪,好像很久没听说你心情不好了?”

她笑笑没答话,跳下床,打开窗帘,想让早晨暖暖的阳光射进来,突然看到路边的向阳菊朵朵都朝着阳光的来处绽放,好像自己现在的生命。

爱是一朵向阳菊,真的只能朝着阳光绽放。

所以愿意给予爱的人,就不太需要用力拒绝阴暗,因为,内在生命自然会朝着光的来处仰脸。

把爱给出去吧!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报名根基父母网络学院中级课程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