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情绪五: 通气,就有生气

负面情绪五: 通气,就有生气

本文转自公号:结伴用心生活,ID:Hearty_Life

所以有不少人把自己的内在大门紧闭,窗帘拉下,害怕被看到里面的状况,只是守在门口和灰脸兵团拳打脚踢。

对于里面的阴暗小屋,他们巴不得可以上锁,自己待不住,也不肯让人进去。

但,如果你看过专业清洁公司干活,就会发现,当他们的工作人员进到一间肮脏凌乱的房子里时,第一个动作都是把屋里所有窗子打开,让房子先和外面的光线和空气连线。

负面体质的人需要在自己的内在空间里留一盏灯,也需要打开自己,让别人的生命可以参与进来。

当那个负面的自己能够在一个安全、被接纳的群体里待下来时,他里面的空气就像一个打开窗子的房间,开始有了徐徐的风,含着嫩草的生命气息吹进来。

我常觉得,一个人要改变自己很困难,但是要被环境影响却很容易。如果你有招引灰脸兵团的体味,努力洗刷自己很重要,但把自己放在清香之中,日日月月年年地熏着,是更省力的方式。

不晓得你们是否有发现,爱抱怨的人常常在群体中,就会自动排列组合成小圈圈,勾肩搭背地围在一起尽情抱怨?

虽然抒发和被聆听对负面体质的人很重要,但仔细在这些群体中观察,不难发现,他们聚在一起,却是各自盯着自己的问题在诉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和聆听,偶尔彼此回应,只是为自己的另一轮泄洪找个开场白。

玲琪从小就浸泡在负面言语里成长,身为老大,背负着爸妈最大的期望和最严格的管教。虽然她知道没受过太多教育的父母牺牲奉献,省吃俭用地供自己念书,学才艺,尽量让她在同学当中吃穿用都不输人,但是,她很受不了妈妈总是用负面言语来激她努力,洁身自爱。

比方当她考全班第一的时候,得意地把成绩单拿回家,妈妈会说:听说你们这一年级最厉害的学生都在隔壁班,你这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等她去念大学了,自己打工赚钱买的洋装穿回家,妈妈看到立刻说:打扮得像花蝴蝶,在外面要小心,别招惹了不好的男人。

有几次她受不了,当场回嘴:你就非要开口闭口不是损我就是警告我吗?有没有好听一点的话可以讲啊?!

妈妈听了眼眶发红,委屈地说:长大了,嫌妈妈讲话不好听了,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只有自己的妈妈才会愿意讲实话,惹人讨厌。外人专讲好听的,多轻松啊!我就笨死了,一开口就故意惹你不开心,对吧!

后来她越来越不喜欢回家,虽然也会想念父母,但是又不愿意听他们开口闭口的负面言语。大学毕业后,她顺利地在离家很远的大城市里找到了人人羡慕的工作,并且和大学时相爱的男友结婚,周遭人都认为玲琪是“人生胜利组”。但婚后,她对老公并不是那么满意,心里常嘀咕,偶尔也会念他几句。孩子出生后,两人的争吵越来越多,虽然孩子在场时两个人都会忍着,顶多用眼神相冲,等孩子睡了,房门关起来,不是热吵,就是冷战。

步入三十后的她,发现自己心情不好的时间特别多,心里充满了怨言,很多话无法跟周遭朋友同事说,她转向手机的妻子群,大家都在那里骂老公,讲公婆,交换有关养育孩子的资讯。其中有几位和她状况特别像,于是又拉出来另外组成小群,更多的吐苦水,彼此怜悯。有阵子玲琪几乎天天有空就挂在上头。但后来,群里有人言语冲突,私下找她拉边站,当她尝试要调解时,又被误会……后来,她退出了。

就在那个时候,有人带玲琪去参加小区的妈妈小组,因为孩子年龄都差不多,为了让女儿有玩伴儿,虽然不信教,她还是去参加。在哪里,讨论的主题以信仰为主,但是也会讲到现实的事。她刚开始对信徒动不动就交给主很不以为然,觉得他们活在云端,根本是迷信。几次女儿和小组其他孩子起冲突,她又对那些基督徒妈妈顾着聚会没好好看着孩子心里不爽,也跟带她去小组的邻居抱怨了几次,后来邻居在聚会时常常跑出去帮她看着女儿。

“那你不去参加不就得了?老是抱怨,人家是收你钱了还是怎样?有谁规定你要去那个妈妈小组?”有次她在家跟老公说,妈妈小组老是有人说孩子感冒祷告上帝就不用吃药真是瞎扯,他突然抬头反问。

“我——我是不想去了啊!讲讲不行吗?!”她回嘴,心里真没想过不去那个妈妈小组。

“人家信教的开口闭口要感恩,你去了半年还是这么负面,既然没被感化,就不要去污染人家神圣的群体了。”他开玩笑似地讲,但玲琪的心好像被好多根针同时刺到一样地疼。

那天晚上,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想到不再去那个妈妈小组,她居然觉得难舍。

平时上班,周末的时间很宝贵,是什么东西吸引自己每个星期拖着孩子花两个小时在那里呢?当初说是为孩子,后来似乎是自己也想去,为啥呢?

小组的妈妈文化水平不一,有几个——说实在的——开始时她根本懒得对话。可是渐渐,她发现每次去都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待在空气不流通的房间里久了的人,突然走进一个通风的空间里。

那个小组窗子大开,空气特别新鲜。对,就是这个感觉。

虽然半年下来,也听到不同姐妹生命中碰到的难事,有一两个到目前都挺惨的——尤其那个小组长——先生不肯上班,窝在家里做发财梦,家里还有个天生失聪的孩子,她自己名校毕业,能力优秀,却为了照顾家庭,就近找了一个普通的工作。

“要是我早离婚了!”玲琪偷偷想。但是半年来,还真没听那个小组长抱怨过什么,反倒开心的时候多,动不动就来场震动山河的笑声,又很会鼓励其他的妈妈。在小组长细细的丹凤眼里,玲琪看到的都是希望。

仔细想,参加妈妈小组这些日子以来,真正吸引自己的,大概就是“希望”,这和她从小领受的,要有希望,就要聪明、有学历、嫁到好老公、有好工作、有钱……的因果关系完全不同。

曾经,玲琪的人生越来越迈向她以为用努力可以靠近的希望时,却越来越发现前面是一个很大的漩涡,要把自己吞进去。而那个妈妈小组所谓只要信神就可以得到的希望,简单到一度让她觉得弱智,可是,尤其最近,她不得不承认,那个简单的希望里有一种新鲜的气息,让靠近的人都想深呼吸一口,经验一下复苏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渴望这种新鲜的生命气息好久好久了。

(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报名根基父母网络学院中级课程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