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大不同

 

Rod & Ruthie Gilbert:在婚姻中,总会有这样一个阶段,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两个人是两种极端的个性,各自带着非常不同的过去。我们长相不同,思维、行动更加迥然不同。若不认清这一点,就难免会有挣扎。我们甚至说我们根本就不相配,我们找错结婚对象了。奇妙的是,婚姻的相配是创造出来的,并非在我们结婚那一天就准备好了送给我们的。

试探中的帮助和指引

阿良/文 

 三年前,我与现在的妻子晖开始正式交往,最初,我们都客客气气的,谈论的都是人生的话题,显得非常深刻,却没有深入到各人生命的实际,尤其是我隐藏得很深。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才开始敞开和面对真实的生命问题。

那时,我们已经交往四个月,发现两人的个性、家庭背景、教育环境等等存在巨大差异:她学的是自然科学,我读的是人文科学;她比较开朗,外向,敞开,我比较封闭和隐藏;她生长在城市,我出生于农村;她有近六年的留学经历,去过众多国家旅行,而且比我大两岁,我则一直在国内读书,很少旅行,见的世面少;她人际关系比较好,我则不大会处理各样的关系,根源在于我没有安全感,缺乏爱和自我接纳;她比较着急,反应快说话快,我则反应慢说得也慢,但比较有耐心;她知道很多生活常识,我则书生气比较重。总得来说,就是作为男性的我不大成熟,对需要照顾和关怀的女生来说,我是缺乏担当和责任感的。

值得感恩的是,在我们走不下去的时候,上天差派了人来帮助我们,渡过生命的难关。记得,当我们在恋爱期间争吵和纠结不已时,有一对老年夫妻主动跟我们说,愿意来给我们做婚前辅导。这样,我们就开始在家里接受他们的辅导,他们每周一次晚上开车过来,用正确的婚姻原则和生命经历扶正我们,有时我们实在不听话,他们就一直陪伴和劝说我们到晚上10点多钟才回家。

我们周围的朋友们,也时常帮助我们,其中有热心的叔叔阿姨,也有兄弟姐妹,甚至小朋友。去年冬天,我们又要分手了,但一位阿姨站在寒风彻骨的室外向晖保证我会改变的,晖心软了,我们又一次得以复合,而正是这次劝勉之后,我们的关系也得到了父母的认可与支持。

经过众多人的帮助,2012年4月,我们举办了婚礼。结婚之前,我妻子向上天要了两次确据,上天都答应并赐给了她。但她仍然需要鼓足勇气才能跟我走入结婚的礼堂。而我在那一个月里,也是时常祈祷,才能走入婚礼现场,宣告那一神圣却来之不易的时刻。

人说婚姻是所学校,进入婚姻、组建家庭才是磨练和进深的开始。度过了蜜月期,我们碰到了如何与父母相处的问题,为之又吵架、纠缠,闹得不可开交,我们都身心疲惫,觉得没办法活下去了,但此时又有一对夫妇主动来陪伴我们,每周一次跟我们一对一的分享,用教导和亲身的生命经历来喂养我们,帮助我们正确认识到,其实父母是要带来祝福的,我们只要享受,为他们祝福,并竭力活出爱的见证。如今,这对夫妻依然在陪伴我们,不断解决一个个生命的问题,享受着婚姻里的祝福。

特别让我们不好意思的是,有一位加拿大的朋友,每年两次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虽然日程非常紧张,但每次都给我们两个小时的陪伴时间。有好几次,见他之前,我们往往正面临分手或者分居的危机,但他的分享总是帮助我们安然渡过那些艰难时刻。就是在他非常忙碌去全国各地分享或者回国之后,还时常发短信和信件安慰劝勉我们。

虽然我们经历不少挣扎、困境和软弱,但是在这一切的苦境和压力中,我们都走出来了,正如一本书上所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藉着周围人的支持、鼓励和帮扶我们,让我们经历生命的医治和恢复,将我们的眼光不断地从对方转向上天。也正是在这一次次的帮扶和陪伴中,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逐渐得以改善和深入。可以说,长者给我们分享真理,让我们不断回归到真理里面,而不再专注自己和对方的问题;长辈教导我们生活的智慧,扶持我们克服生命的艰难和弥补人格的缺陷;弟兄姐妹倾听我们的苦闷与忧愁,让我们不断得到释放;还有父母们的爱与关心,也让我们蒙受宽慰,信心得到坚固。

当我们回想自己所蒙受的恩典时,时常惊叹周围兄弟姐妹和亲朋好友的友善、细致、爱心,我们有时也想,这难道是偶然的吗?生命中不可思议之事竟然如此经常地让我们碰到?其实,这正是上天对我们的爱,他对我们不离不弃的表现。我们相信,他的信实永不改变,他依然会指引和帮助我们进入更深的祝福和恩典里!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