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眼睛,孩子的世界

孩子的眼睛,孩子的世界

                                 陈安妮/文  朱子/插画

     “安妮阿姨!”随着一声惊呼,10岁的玛娜像一头小鹿从卧室冲入客厅,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太好了!安妮阿姨回来了!”朋友嫣在一旁笑着:“从早上就一直在问,你什么时候到?” 剎那间,我的双眼湿润了。常年飘泊在外的游子,异域生涯中,朋友早演变成承载亲情的“家人”。
      几个月未见,玛娜又蹿高了很多。没容我和她母亲嫣寒暄,玛娜就把我拉进她的房间里,向我展示她最喜欢的东西。玛娜和我的儿子一样,从小跟我们的另一个朋友漠习画。玛娜给我看她的新作品,她用一种特殊的彩色颜料(window pink)在塑料板上绘制各种图案,有蝴蝶、鹦鹉等。这种颜料干了以后,揭下来就是一块凝固的、透明的胶画,可粘在玻璃上。我一边观赏着她玻璃上的作品,一边暗自惊异她的绘画天分。她用色大胆,色彩绚丽,带有浓郁的南洋风韵。我还没来得及称赞她,小丫头已拿起一块粉饼大小的胶画,得意扬扬地说:“这是我给哥哥的同学画的,我卖她5新元一个”。哇,她已经有自己的生意了!她还画一些很小的图案,卖给同班同学。她解释道:“四年级的小孩没什么钱,我卖给他们一个4毛钱。”
      玛娜又让我看她养的两只小鼬鼠。她告诉我这是一雄一雌,她同学养的一对鼬鼠生了三个小鼬鼠。“如果你养的这两只小鼬鼠生了三个鼬鼠,你打算卖多少钱一只?”我笑着问。一缕阴影忽地掠过玛娜秀丽的小脸,她坚决地说:“我不卖!”见我疑惑的眼光,她低下头来,轻声嘟哝:“No, I don’t like separate family !”(我不喜欢看见家人分离)。后来我们商定,我会去和嫣说,玛娜将来可以用卖画的钱买一个大笼子养鼬鼠和它们的宝宝,直到这时,玛娜才恢复了兴高采烈的神采。
      事后,玛娜那一瞬间的表情在我心里定了格,原来这阳光小丫头还有我想不到的一面。那天我去她家时,正好她父亲出差在国外,一定是因为想念爸爸,所有对家人的分离才有了深一层的体会。我们经常自以为很了解孩子,可事实并非如此。孩子对世界的领悟往往视角独特,出乎我们的意料。我认识一个5岁的小男孩,他对我说:“安妮阿姨,一定不能乱过马路,否则巴士从你头上压过去,大人就被压成了小孩。”漠有个5岁的学生,她画的桌子腿都是“飘”起来的,一张桌面缀着四个像翅膀一样的小长方形,可爱极了!还有一个颇具新加坡特色的例子,这里有的小孩画满地乱跑的活鸡,但每只鸡居然都没有腿。(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他们只见过超市里包装袋里加工过的鸡)
      由此可见,孩子眼中的世界和我们成人想像中的大相径庭。我看到,在中国很多父母和孩子缺乏沟通。也许,他们是天下最好的父母,为孩子赚钱、为孩子可以牺牲一切。然而,他们并不理解自己的孩子,很少静下心来,去透过孩子的眼睛看他们的世界。小时候,外公和我们一起读苏联可雷洛夫的寓言,有一则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一只公鸡在觅食时,刨到一颗珍珠。它生气地说:“愚蠢的人类啊,为什么你会那么喜爱珍珠,叫我看,一粒玉米的价值远比珍珠珍贵!”当时觉得鸡愚蠢,可现在反思起来,觉得真该给这只公鸡“平反”。因为对公鸡而言,玉米的确比珍珠珍贵,至少玉米可以填饱肚子。
      我们是否常常否认孩子的想法呢?我们是否觉得他们幼稚和有许多“蠢”念头?其实孩子的内心世界远超过我们能想像到的,如果我们能透过孩子的眼睛看世界,我们就不仅能了解他们的思维,还能看到一些让你赞叹不已的美景!一位星期天也必须工作的妈妈对女儿说:“妈妈上班赚钱给你。”那个4岁的小女孩立刻嚷起来:“我不要你赚的钱,我要妈妈在家陪我玩!”大人们喜欢用钱来衡量事物的价值,孩子却完全不受这种思维的影响,他们是出于本能,来决定自己需要什么。孩子和大人的观点,很难说谁对谁错。我母亲说我小时候,常爱在衣袋里装一些捡来的石子。但即使是在换新衣服时,我的爸爸也不让妈妈把那脏兮兮的石子扔了,爸爸总是坚持“那是孩子的童心!”我很庆幸,我有一对用孩子眼睛看世界的父母。          

       愿所有父母能走进孩子的世界,试着用他们的眼睛看世界,然后你就能发现一个波澜壮阔、诗意无限的空间。玛娜的爸爸是个商人,当他知道女儿的感受后,就尽量避免出差。万不得已时,也和孩子解释清楚。玛娜做了一幅精美的卡片,上面画着一颗粉红色的心,长着美丽的银翅膀。心上写着,“爸爸,不管你去哪里,玛娜的心都陪着你。”她的爸爸非常珍惜这张卡片,每逢出差,就会把这张卡片和护照放在一起。因为他理解玛娜,他学会了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