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爱可以如此——童年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意义

莫非,爱可以如此——童年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意义

                        

莫非

原名陈惠琬。著有散文集《莫非爱可以如此》《行至宽阔处》《擦身而过》《不小心,我捡到天堂》《雪地里的太阳花》等。杂文集《爱得聪明,情深路长》《非爱情书》《红毯两端》等。成长在台湾,现定居在美国,对中西方文化冲突下的婚姻关系、亲子关系、三代关系有深刻的洞见。

 

《根基》:莫非老师,您认为童年给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莫非:我母亲是职业女性,据她的说法是:女人不应浪费时间在厨房里。因此,她常年工作在外。印象中,每次回家都是我自己拿着钥匙开门,自己拿钱去买饭。几岁孩子不懂得选择营养食品,多年的冷灶冷饭,造成长大后我的身体不太好。这个很影响我自己持家的态度。当我自己成家后,便决定我们家一定要烧饭。而且开饭是一家人到齐了,祈祷后才吃饭。吃饭中,电视机绝不打开。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家庭时间,彼此可以交流。我父母退休后和我们住一起,他们也非常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其他的都是很正面的影响。

 

《根基》:您可以谈一下对您正面影响最大的方面吗?

莫非:我母亲从来不含蓄用肢体表现爱。小时候,母亲下了班,会从门口叫我的名字,进门就会抱我。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吝啬表达他们想我、爱我。

我母亲还很注重读书。我现在写作受她的影响很大。那时候,邻居、同学家里都看一些改写类的图书,像《七侠五义》的儿童版什么的,而我母亲给我买了很多国外的优秀童话书,比如《安徒生童话》。这帮助我在小时候就养成爱看书的习惯。下班,不管多忙,母亲是一定要读书的。后来,我读高中离开了家,母亲要我每周都写一封家书。她怕我懒,就把信封准备好,邮票贴好,地址写上,只要把写好的家书放进去邮寄就好了。这成了我跟母亲的一种互动,她在回信中会告诉我如何待人处事,包括要向室友学习温柔啊。高中三年一直如此。后来我去了美国,母亲继续要求我写家书。正是因为这样,我的中文才没有丢。后来,我写着写着就有一些英文冒出來了。母亲就把《汉语字典》、《古文观止》等隔海寄过来。台湾文学出版社出的新书,她也都会给我寄过来,所以我基本上没买什么书也不缺书读。那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会写作。后来,她鼓励我把一些稿子投到出版社、杂志社。我的作品渐渐地就发表了。

   除此之外,母亲还帮助我养成记账的习惯。离家念书的时候,她每月给我一些生活费,要我把花的钱记下来。一个月下来,她会看看我的钱都花在了哪里。后来,我的小孩懂加减后,我也开始教他们管理钱。这也算一种传统传下来了。

我父亲曾出国留学,很注重亲子教育。父亲会跟我沟通,问我一些问题,我可以和他谈我的一切问题和感受。他非常专注地倾听,有了问题的时候,就像“英雄”一样帮我处理。我小时候跳舞需要漂亮的衣服,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我母亲不愿意去借,我着急得睡不着。父亲会帮我想办法。第二天,我就发现衣服挂在旁边的凳子上。后来到台湾北部去读书,忘了带学校的制服外套,又是父亲帮我搞定。那时对我来说过不了的难关,父亲都会帮我渡过。

也可说我母亲注重我的学业、读书的习惯,帮我打下了基础。我从会计转到电脑到写作,都因为有坚实的基础。而我的父亲却是带给我梦想,注重我的气质培养。有一个中秋节,父亲带我去高尔夫球场看月亮,好像在生命中,他一直扮演着帮我指向月亮,给我梦想的角色。后来我在婚姻辅导中,强调父亲在儿女成长中的重要位置。我觉得父亲做到了,他帮我建立了自信。那时候,他会带着一车的小孩拖河边、山脚玩。他会给我照,教我摆各种有气质的姿势。他给我的注意力让我一直觉得自己很漂亮,我是值得爱的。

我高中到台北读书,他也特意把工作调到台北,就可以就近看我。周末,他带我去看画展、逛博物院、欣赏话剧,来培养我的气质。我父亲是穷苦人家出身,但他愿意尝试新的事物。这些都影响我和先生对孩子的态度,我们会给他们足够的注意力,培养他们内在的气质。

 

 

《根基》:您特别注重孩子哪方面的发展?

莫非:我特别注重他们的心灵,我会和他们沟通。我书房有一个橘色的椅子,是那种可以拉开躺着,也可以坐着的。孩子很喜欢坐上去,说:“母亲,我想和你讲我的心事。”我书房不大,但常常成为全家人挤进来的地方。我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注重和他们谈心。功课我也会关心,如果落后了,他们要给我一个解释,是因为粗心还是不懂。在美国,小孩通常要上台演讲。他们要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会认真地听他们讲,在这一点上,母亲做起来要容易。

我和他们沟通,不仅要沟通事实,一定要沟通到他们的感觉。有时候,我也会问他们:“你觉得母亲哪些做法伤害了你,母亲会向你道歉!”这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很快理清。小孩的心是很宽容的,当你和他这样讲的时候,孩子很容易敞开心扉饶恕。

 

《根基》:您觉得您的价值观是如何影响到孩子的?

莫非:我的孩子不会去和同学比较。他们没有电动玩具,是因为我没感觉到他们有这个需要。后来,给他们配备了手机,为的是方便我接送他们,但不给他们上网。电脑,我可以设置,保证他们不上那些无益的网站。我告诉他们,有些内容大人看了都很难控制。我设置了,不是代表我对你们不信任,而是我了解人性的软弱。但是手机却不容易设置这样的保护。再说,每个人都有电脑,没必要通过手机,手机虽然很快捷,但你要做的事有那么着急吗?手机可以下载一些音乐,但不上网。当我解释的时候,他们都很接受,不会和我争辩。

在他们小的时候,只有画笔和书是无限制供应的。玩具只有圣诞节和生日才买的。有时候,亲戚朋友会送一些,所以根本就不缺。有的时候,他们要看的书,內容我有意见,便对他们说:“书我觉得不值得收藏也不会买。你们可以去图书馆或是朋友那里借,母亲不反对你们看,但母亲不会买。”

有一段时间,很多小孩都在收集动画片里的怪兽卡片,大概有一百多张。我也会把大海报搞一张,和孩子谈论我喜欢哪一个怪兽。但我不会像很多痴心父母去通宵排队,或花很多钱去买限量版的怪兽卡片让孩子收藏。后来,孩子学校里有的小孩不吃午饭,把钱省下来去买卡片。有的小孩很想要,买不到就去偷别人的。这些都是价值观的问题。孩子从小就很少逛玩具店,他们需要的告诉我,我会买给他们。有的时候,让他们去选礼物。他们不会特意选很贵的,而会选比较便宜的、很有创意的。我们买玩具,会买一些积木或模型之类,让孩子去动手发挥真正创意的。有朋友送了一个比较贵的小厨房的模型,我发现他们根本不玩。现成的东西已经让孩子没有想像力和发挥的空间了,我就送了别人。

    我女儿从十三四岁就开始领养世界展望会的一个非洲小女孩,每个月寄给那边多少钱,就可以资助他们。当时他们很多同学都只交了一个月的钱,就没有再寄钱了。但我女儿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她的零用钱不多,但她愿意用在这个上面。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说:“我不要庆祝,也不要收礼物,我要回馈社会。”我问他:“你要回馈什么?”女儿很小就很关注弱势女性的问题,大学的时候,选择的主修是关注弱势女性。所以,她说要回馈,暑假的时候,就跑去家暴中心做义工了。

 我儿子选择大学,想选到在市中心的大学。开始不了解,后来,才知道在美国市中心,有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学校在市中心,他就可以长期服务这些人。儿子更关注身边人的需要,你流泪他也会陪着你流泪。所以,他选择了心理系。这些都是价值观的影响。

 

 

《根基》:莫非老师,您做过那么多婚姻的辅导,对于夫妻相处,有哪些重要的提醒吗?

莫非:没有天造地设的爱,只有不断学习的爱。很多人都认为,缘分对了,就对了。缘分尽了,就结束了。其实,这是很不负责的。关系的处理需要两人一起学习。关系里面要学习什么呢?自我认知、沟通、处理冲突等。不要轻易走入婚姻,但走进去了,就要遵守一生的承诺。进入之前,要有个心理准备,进入后,学习适应,不断磨合。学习的时候,也要听听外遇的课,懂得怎样保守自己的心,不进入到诱惑里面。可以通过讲座、看书、观察别人的婚姻来学习。

有信仰是对婚姻稳定很大的力量。有研究表明,一个有信仰的家庭,婚姻比较稳固,小孩子的情绪也不会不安。有信仰追求,全家会有凝聚力,人际交往的圈子也是一样的。另外,别忘了建立家庭传统。

 

《根基》:在教育孩子方面的提醒呢?

 

莫非:我们要花时间了解孩子。他擅长的地方,他软弱的地方。每个生命都是独特的,尊重他的天性,你会有意外的惊喜。做父母,就是穷尽一生,像教练一样,去帮助孩子完成他的蓝图。

对于孩子的管教,我要说的是,不要只管不教。很多父母告诉孩子,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孩子从来没学过,什么是可以的。教他就是告诉他,沙发不能跳,桌子不能跳,想跳就在地上跳。教是要事先教。等出了问题,不是教,而是在发怒气。孩子跳桌子,把东西打碎了,你生气了,批评了他,但没有告诉他关键在哪里。关键是,这个东西不是玩具。钢琴不是玩具,所以要保持干净,弹之前要洗手,用完要用布盖上。用之前教他,以后就不要总嘀咕。我的孩子的书页是干干净净的,是看的,要保护好。碗是怎么洗的,你要让他站在你旁边,教他,教他几遍。不要只叫他去洗碗,洗得不干净的时候骂他是怎么洗的。没有碰到过的事情,他处理不好,我不会怪他,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处理。管教的时候,通常我也会有恩典给孩子。管教之前,我都会问他,母親为什么会管教。通过询问,我确定他学到了功课,而且内化到心里。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