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的身世之谜

豆豆的身世之谜

梁志中 徐纯/  朱子/插画

 案例

11年前,刘女士在医院的走廊上发现了躺在纸盒子里的一个小婴儿,并且将他抱回了家。刘女士收养了这个孩子,给他取名叫豆豆。刘女士很想将孩子的身世告诉他,她不想让孩子活在任何的虚幻当中。在豆豆懂事以后,她就一直给孩子做铺垫的工作,她常常将孩子抱在怀中,注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妈妈非常非常地爱你,因为你是从妈妈的心里生出来的。”

豆豆8岁的时候,刘女士带着他去逛街,在路上遇到了给豆豆做手术的医生。医生对刘女士说:“这就是那个孩子?都长这么大了。瞧这孩子,长得多好,多有福气,就是他亲爹亲妈也不会这样对他啊!”随后,豆豆问妈妈:“妈,叔叔说的是啥意思?我也觉得我是妈妈从什么地方抱来的?”刘女士知道,时候到了,该让孩子知道真相了。

第二天晚上,刘女士将儿子拉到了床上,和儿子紧紧地挨着坐在一起,对儿子说:“豆豆,妈妈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小娃娃躺在一个小纸箱里,小娃娃长得非常可爱。一个阿姨发现了小娃娃,非常喜欢他,就把他抱回家了。阿姨家里的人很爱很爱这个小娃娃,阿姨还带小娃娃去医院看病,让医生给他做手术……”“妈妈,你不会是说我吧?”“你觉得是你吗?”豆豆肯定地说“是我!”然后,又摇摇头说:“不可能是我!”妈妈接着说:“儿子,这个小娃娃就是你,你是妈妈最疼爱的孩子!”豆豆听了以后,突然不吭气了,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背过身去,不停地抹着眼泪。过了一段时间以后,豆豆慢慢地转过身子来,双手搂着妈妈的脖子说:“妈妈,谢谢你,不嫌弃我有病,把我抱回家。”妈妈接着和他说:“你已经长大了,妈妈什么都会告诉你,如果你有疑问,尽管来问妈妈。”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豆豆向妈妈提了很多有关自己身世的问题,刘女士都非常温和与智慧斯回答了儿子。有一天,刘女士发现豆豆在发呆,就过去问他:“你在想什么?”豆豆说:“我在想,生我的妈妈长得什么样子。”妈妈说:“不论她长成什么样子,都不要恨她啊。”“妈妈,我将来可不可以去看她?”“当然可以。”“可是,我又不想见她。”“没关系,如果上天给你机会见她,就见她,如果没有机会,那不见,也没啥。”有时,豆豆会告诉刘女士:“我挺恨生我的妈妈的,我不想认她。”有时,他又会说:“妈妈,要是我去见生我的妈妈,你会不会生气?”妈妈说:“不会的。”豆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一周以后,豆豆平静了下来,接受了自己的身世。

 

案例分析和建议

十几年来,在美国涌现出了一批专门研究收养儿童心理的心理学家,他们对曾经有过收养经历的很多个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们发现,收养儿童想知道自己身世的渴望是非常普遍的。这是他们的一种生命需求,他们需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否则,他们和自己的历史就是分离的,这会让他们的心中产生一种深深的失落感。事实上,大部分的收养儿童对自己的身世都有所察觉,只是没有得到印证。如果孩子的父母对他们永远保密,就是给他们判了幻想的无期徒刑,他们会一辈子无法停止对自己身世的猜测。有很多案例让我们看到,父母无法阻止真相的显现,往往在无意之中,孩子就知道了真相。如果孩子自己发现了真相,会造成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信任危机,因为孩子会觉得自己被欺骗,不被信任。

研究收养儿童的多年的学者们指出,他们从未见到任何被告知真相的孩子会和自己父母的关系疏离,反而,知道真相的孩子更有安全感。孩子不会因此而离开自己的收养父母,因为他们才是自己生命的归属与依托,是真正意义上的父母。

美国学者及广大收养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在孩子懂事以后就将事实一点点地告诉他们,用于防备孩子在突然知道以后所产生的震惊和强烈的情绪反应。很多美国家长也是这样做的,他们和孩子之间并没有因此就出现隔阂。

豆豆的母亲很有智慧,她在中国背景下,对如何以及何时告诉孩子真相做出了绝佳的范例。豆豆在知道真相以后,出现了对生母的愤怒与仇恨,在想见与不想见之间摇摆,是非常典型的哀伤反应过程,这是非常健康的情感反应。豆豆的母亲出色地帮助孩子度过了哀伤期,她没有因为豆豆对生母的想法而心生嫉妒,她很懂儿子的心!

现在,豆豆和妈妈非常的亲密,每天都要拥抱妈妈,晚上妈妈在单位上工作晚了,也会接到豆豆的电话。每当提起豆豆,豆豆妈的心里都甜蜜蜜的。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