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里书外俩侦探——神探老莫VS侦探壮壮

书里书外俩侦探——神探老莫VS侦探壮壮

 孙慧阳 / 文

 临近六岁,壮儿小同学明显地表现出对“女巫、魔法、神秘、侦探、英雄”系列阅读元素的偏好;对桥梁书的倾听及理解能力也越发进步了。

今晚的睡前故事,就从“你的嘴巴严不严?像一座三千年的金字塔那样沉默?”的拷问中开局,是桥梁书中一段关于做过猎犬、牧羊犬、雪橇犬、救生犬和警犬的久经沙场、年富力强的老莫的“侦探系列”故事之一。

小读者们被老莫建议着:“一定要等到夜深人静,外面的狂风哗啦啦吹过树梢,雨点噼啪啪敲打窗户,到处是一片漆漆黑,远处还有警车的喇叭在呜呜响,等大人们把灯都关了的时候,你就赶紧把这本书拿出来,钻进被窝里,打开手电筒。”

选择如此方式阅读的理由嘛,很简单:“通常在这个时候,探长就会架上黑色的墨镜、撑开大伞、竖起风衣领子,开始追捕那帮小偷和坏蛋。”

彼时,双脚泡在热水里的壮儿正惯性地眉头微蹙,我知道:他已经做好准备,启动今晚的“故事飞船”啦。

“神探老莫”系列的第一册《老磨坊里抓小偷》中讲述的是老莫当上秘密探长的奇遇记。其中,必要提及老莫亦敌亦友的超级大盗、天才发明家木撇子教授。每一回,教授都靠着那些该死的发明,在老莫眼皮子底下如幽灵般地溜走。奇怪的是,壮儿并没有站到名警察老莫一边,而是碎碎念着“新发明的~新发明”,有节奏地将手从左侧挥舞到右侧再舞回来,似是在为木撇子教授助威喝彩。

……

当一直被忽略的茅坑小屋中那奇怪的抽水把手被拉动,整个小房间直线下沉到底、猛地停住不动时,老莫和浣熊发现:灰尘背后,居然有间明亮的地下室。

“上次看到风车转动的时候,是有人进了茅坑小屋的。不然,风车不会转。一定就是木撇子教授!”

“你怎么知道是木撇子教授?他不是跳下瀑布死了吗?”我反问。

“不一定吧。如果他落到陆地没死呢?也不一定。我猜是木撇子教授!”壮儿很坚定。

“直觉?”我问。

“有可能。我的直觉是正确的!”壮儿丝毫不动摇。

“哦,老天,说实话,小兄弟,我惊呆了!你知道站在我们面前的是谁?你猜得出来吗?”我继续读故事。

“木撇子!木撇子教授!木撇子教授!木撇子教授!……”壮儿再度兴奋地挥着小拳头喊起来。

“没错,就是‘他’!”我念出答案。

壮儿停下,却笑得很柔和。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壮儿的洗脚水已经渐冷,他的小脚丫已经被浸泡得微微发皱,屋子里唯有读书声起起伏伏。

暂且不表木撇子教授如何与老莫及佩佩不计前嫌、握手言和。最终,三人达成共识,分工合成为“无敌侦探组合”!

“耶!那大熊警长干什么呢?”壮儿欢呼接得快,发问的这一句似乎更是快得没有间隙。

书中下文接上:“大熊警长从袋子里掏出一个三层汉堡包,一口咬下去。”原来,探长负责填饱肚子呐。

老莫决定拍板入伙了。“而且,在老磨坊前摆个躺椅,躺在上面无所事事的日子我也有点过腻了……”

最终,故事在老莫对佩佩的称赞中结束。我们的故事飞船也缓缓着陆。只顾着母子俩个兴致勃勃地读故事,没想到这一读便“读”过了四十五分钟。

书对面的我,早已是口干舌燥地一塌糊涂。于结束的这一刻,又似是隐约提心吊胆地在等待着什么。

果不其然,室内的安静不足十秒,壮儿微微探身,一脸诚恳地望着我冒出一句:

“妈妈,再读一遍行吗?”

“救命啊……”

顷刻间,完美地崩溃……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