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人

两种人

 

宛春宁/文

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男人的智慧比财富更为重要!但大家对智慧的理解,却大相径庭:

有一类人,他们拥有雄辩的口才,尤其擅长和妻子为家常琐事争辩,他能够引经据典,切中要害,口若悬河,常常令妻子哑口无言;他们也拥有犀利的目光,尤其擅长在饭店找出服务员的不周之处,不依不饶,直到对方明白“我很重要”;他们也能够洞察人心,只要看到他人行善,就“明白”他们只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他们把所有爱心当做诡计,也绝不相信良善和美好;他们以此为荣,以这些“智慧”为他们在世上安身立命的法宝。

另一类人,却不断学习忍让,培养爱心和宽容心,他们愿意常常操练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域,去帮助他人;他们诚实,在别无选择时,宁愿附上代价,也不愿选择说谎;他们是和平的使者,他们接纳自己,也学习接纳他人,会平息纷争,带来和睦;他们相信,灵魂不朽,明天会好。

第一类人常常看不起第二类人,因为他们觉得第二类人常常吃亏,看上去得不到任何的利益和好处。

第二类人,却很少去与他人比较,他们的眼中只认准一个完美的榜样。他们谦卑,却也不因为“谦卑”是某种美好品格而沾沾自喜,他们心里真实地知道,谦卑的荣耀,不在自己,自己只不过是回归一点点人本来应该有的样式罢了。

就是这样,他们的敌人其实是自己,是那个有着各样成规陋习、骄傲自大的“老我”。

亲爱的读者,您愿意是哪一类智慧的人呢?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