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学校里的伤心小孩

贵族学校里的伤心小孩

编者语:我常听见有人质疑“父母的陪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如果你现在也有这样的疑问,你也认为给孩子提供一个富足的物质环境更重要,那么就听听孩子的心声吧。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是根基网络学院第8位妈妈曾丽的故事,她从幼儿园就就读贵族学校,可是她却并不开心。

我出生在海南,在这个以美丽著称的小岛上,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在人们的心里,那就是重男轻女的观念。如果谁家生了女孩,面对着的是旁人永远的摇头与唉声叹气,最后加上一句“还要再生啊”,算是劝勉。

我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让整个家族失望及惶恐的是,我是女孩。那个时候,我的父亲是三代单传,计划生育政策也是非常抓得紧,我的父母又在很好的单位工作,因为这些,他们就把我“藏”在了乡下,寄养在各个亲戚家里。小小的我,除了爷爷奶奶就是6个姑姑轮流地住,还到舅舅家借宿,小小的我总是很难过,极度无安全感,常常学着适应各种家庭,常常感到不被爱,不被接纳,比较及无法信任。

后来,弟弟出生了。我的父母毅然的辞掉了原本的工作,因为他们决定去追求他们的理想。因为有一次旅行,他们去一个沿海小城,发现当地有很多留守儿童,可是当地却没有一所学校。于是,我父母就创办了第一所幼儿园,让孤儿和没有钱的留守儿童免费上学。父母的事迹被很多媒体报道,还被记在书里面。他们把自己的时间、精力、金钱和爱都给了幼儿园里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却把我和弟弟变成了真真正正的留守儿童。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照顾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把我们送去了最好的贵族学校寄宿。

他们认为给我们最好的爱就是给我们提供最好的教育环境。可是,在一个孩子心里,她最想得到的却是父母的陪伴,接纳和随时随地的关注。

现在,我做了妈妈,没想到还是一名幼儿园教师。我常常感到,这是上帝给我的最好的祝福。因为我曾经是一个经历很多很伤心的小孩,我从未想过我会做教师,因为我觉得这个职业牺牲了我的童年,但是上帝不会白白地让我经历,是要给我祝福与医治。我却是深深地知道孩子们的眼神里说着是什么,他需要什么,他为什么会难过,为什么会高兴。孩子的一言一行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还记得小时候,我去父母的幼儿园玩,看到妈妈在抱着别的小朋友,我就很不开心,想让妈妈也多抱抱我,妈妈就说我小气。我当时很生气,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更爱别的小孩而不是她自己的女儿。直到儿子小乖一岁半的时候,我带着他去上了半年班,我才明白妈妈为什么那样做——她是为了告诉大家:看,我没有偏袒自己的小孩,我是公平的。牺牲小我,是那个年代人们普遍推崇的价值观,可是他们却看不到,这种牺牲对于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很喜欢根基的理念,推崇家庭的价值。在我22岁的时候,我开始很清楚地知道,每个孩子之所以会表现出不同的人格,都是家庭塑造的结果。一个孩子从一出生,他的一切都是从父母而来,父母给他什么,对他的成长的人格至关重要。

因为成长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我对孩子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尽管面临着家庭的压力,我仍然选择在家陪孩子,因为我知道,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的,这个阶段错过了就很难弥补回来。

带孩子去幼儿园的那段时间,我终于领会到和妈妈当年一样的处境——我既然很担心别人会觉得我会偏袒自己的孩子!自己总是非常地有压力这样想,虽然有些家长的确会是有些担心。但是我不愿意再重复妈妈当年对自己的控告,不愿让小乖重复我当年的经历,所以我会靠着上帝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个,如果是他犯了错误,就会要求他道歉。但是,如果是别的孩子的责任,我也会一样,请他向小乖认错。我深深地知道,每个小孩都需要爸爸妈妈的爱,就像每个孩子口渴了都要喝水一样,让爸爸妈妈抱着,爱着,这是他们本能的需要。我们不能为了标榜所谓的公平,就刻意拒绝自己的孩子,或者对他格外苛刻,因为那只会让他伤心,唯有耶和华能衡量人心。

现在,我常常思想,如果有可能,我要开一所自然学校。这里的老师各有所长,又充满爱。孩子们在自然里,感知四季的变化,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我一直认为,教育一定要回归耕读,因为自然会打开孩子们的感官,帮助他们开发出更多的潜能,而这是城市文明所无法做到的。但是,我还是要说,城市也好,乡村也罢,对孩子最重要的还是家庭的塑造,父母的接纳和爱是给他们成长最好的祝福和保护。(Yolanda/采访)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