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同伴压力滋长青少年性活跃,如何帮助你的孩子面对

消极同伴压力滋长青少年性活跃,如何帮助你的孩子面对
导读:人在面临别人带来的压力时做自己是有困难的,对于那些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来说,更甚于此。如果青少年把自己的身份建立在外界对他们评价的基础上,就意味着他们拱手交出了自己的控制权,让别人可以给他们施加巨大的影响,进而左右他们的生活。父母如何帮助孩子面对这个问题?  

性活跃的一个重要原因:同伴压力

青少年的伙伴会大大地影响他们的道德信念,让他们失去坚持自己标准的能力。为什么?因为青少年时期对他人认可的需求太大了。如果孩子不能从父母那里得到认可,他们会从伙伴那儿寻找。

遗憾的是,对于大多数青少年来说,伙伴的认同是基于这个群体一致的价值观之上的。在寻求认可的时候,青少年可能会让自己符合同伴们的标准,即使违背自己的道德标准也在所不惜。造成青少年性活跃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源于他们的同辈压力。

“为什么要等待?这是青少年面对的头号问题。我的父母一直告诉我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我讨厌他们的唠叨。再说,每个人都这么做,没有人还保留着童贞。”

在发生性行为上,年轻人不仅有间接压力,也有直接压力。在了解到她是周围惟一的一个处女时,“剩下的惟一”的女孩让步了,她开始担心,感到被遗弃。她觉得糟透了,开始想她是否也应该“做那件事”。

今天年轻人面对的最大的压力就是不能被圈在性的外面。他们认为其他人都这么做,他们也不想显得自命不凡,他们觉得如果自己被其他人认同,他们就会正常了,不再是个独行客。

在美国有一个研究,他们调查了13~21岁之间的500位男性和500位女性后发现,73%的女孩说她们发生性行为的原因是男朋友给她们施加压力,其中67%的女孩在性生活上很活跃,但其中81%的说她们很后悔“这么做”。研究也显示,男孩也由于受到同伴的压力而这么做。他们认为如果说“不”的话,自己就是懦夫。

“‘每个人都这么做’是一个相当可怜的借口。那种压力根本就不会影响我——很简单,我根本不想要“每个人”所拥有的东西。我不想有性病、离婚、破碎的家,或从父母一方到另一方弹来弹去的孩子。”

“一件事发生的频率并不能准确地说明它的价值。例如,让我们说大多数人得了癌症——这难道就意味着我也得迫切地得癌症吗?因为每个人都有性行为所以自己也要这样,这种看法和上面的例子一样愚蠢。”

我们需要现实一点:并没有太多青少年有勇气对性压力提出以上的答复。想想看,十三四岁就面对被拒绝的压力。他们大多数只是想让那个男生或女生喜欢他们,他们在寻找认同、融入和被接纳的方法。他们并不愿意去抗拒潮流,让自己成为一个古怪的人。

认同的需要在塑造青少年的选择时是一种特别强大的力量:鞋应该是恰当的牌子和款式,头发也应该被修剪、梳理得有型,衣服也要跟上时尚和潮流的变化,年轻人花钱所享受的娱乐和拥有的东西也是在朋友中非常流行的。认同的渴望——塑造他们的言语和行为来取悦某个群体——对年轻人的行为有着深远的影响。

道德勒索,以及父母缺席的危机

一个少年这样描述她的朋友:

卡伦是个处女。她对自己很没有安全感,需要受到关注。朋友愚弄她说:“除非你和约翰发生性行为,否则你不能成为这其中的一员。”她想她不能失去和这群女孩的友谊,所以她让步了,和男朋友约翰发生了性行为。她也对她的朋友们让步,因为她们告诉卡伦,如果她能做到她们想让她做的事情的话,她也可以有更多约会的机会。卡伦意识到那些朋友并不是真正的朋友,她们让她偏离了正路。她也意识到男孩们把她当作一个妓女,而不是一个很好的约会对象。

认同是人类本性中的一部分,我们中很少有人愿意和别人特别不一样。无论青少年还是成年人,都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个性惹人嘲笑或冒着被孤立的危险。大多数情况下,认同都可能是无害的,除了当它要决定我们的伦理和行为的时候。

今天青少年中所出现的同伴压力有时候成了一种“道德勒索”,这种勒索的基础是团体内接纳或拒绝的力量。在我们这个纵容的社会中,性行为常常被看作是得到一个团体接纳的重要标准,甚至是基督徒的青少年,他们成长在圣经道德观里,但由于害怕被拒绝,他们也在抛弃或不理睬那些价值观。父母和教会领袖很容易忽略这种同伴间的勒索,他们只是简单地对孩子说,“要入世但同时也要出世”。

然而,我们不在更衣室中,我们没有因为缺少性“记录”而被人嘲笑,我们也没有感受到被拒绝的痛苦。年轻人常常认为,他们的被爱、被同伴接纳或更成熟的需求可以由性活跃满足。然而,在顺从了同伴压力之后,他们却很少感到有回报或满足。

同伴的压力如此强烈的一个原因是,今天的青少年大部分时间和同龄人在一起,而不是和父母在一起。结果,今天的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力就比从前小得多。价值观没有被有效地从一代传递到另一代,由于父母很少和孩子在一起,青少年被同伴消极的文化所影响就不足为奇了。

孩子们没有成为家庭和社区的一分子,而是和同龄孩子共同成长。他们有自己的文化,他们之间彼此交谈,他们在成长中彼此依赖。因为他们的同伴帮助他们知道自己是谁,青少年就不能冒险与他们分离,所以当同伴团体往某个方向移动时,团体中的个体就跟随向前。即使在基督徒家庭中,年轻人也实际上和父母分离——我们按照岁数把人分开。年轻人去青年团契,父母去参加成人活动。如果我们的教会开始提供活动和项目,帮助弥补代沟,建立沟通,那会怎么样?它可能会帮助我们的孩子更好地面对同伴压力。

青少年没有继承到决定对错的价值系统,更多情况下是依靠自己来做出选择。可悲的是,大多数青少年根本没有预备好。作为父母和青年带领人,我们必须认真看待青少年同伴的消极力量,这是性纵容的一股破坏性力量。

坚定的信念带来安全感和接纳他人

年轻人首先要对他的自我身份有安全感。如果他们对自己的身份有自信,他们就可以自由地做自己,也能接纳他人,不会认同他人对自己的期待或模仿他人的行为。一个人若能够接纳他人,他就能常常被他人接纳并喜爱,即使他在生活方式上并不从众。奇妙的是,这样的人常常成为同伴们的领袖(甚至是榜样)。

当一个人有内在的个人价值并敢于站出来为自己辩护时,他就显出了一种个人成熟,而那些屈从于同伴压力的孩子只是道德上的变色龙。他们成为别人期待他们成为的个体,而不是上帝创造时要他们成为的个体。为了让某些人对他们有深刻的印象,他们按照对方的行为和期待生活。

有坚定信念的人愿意冒险不去认同他们的同伴,因为他们对自己坚信“这不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他们对价值观的信念——“我认为那样不对,我不会那么做!”——支持他们这样做,培养积极的信念可以帮助年轻人面对消极的同伴压力而不让步。没有信念的人很容易就跟着自己所在小团体的引导走;然而,却有人可以站起来,说,“不,我有我的原因!”意志力常常可以发出一种力量,可以不依赖他人的看法,做出自己的决定。

如何从根源上解决青少年当前存在的这一问题?只有帮助他们树立以真理为根基的世界观,才能真正坚定他们的信念,让他们有底气说“不”。当他们形成自己的信念并以此行事时,也给他们带来了自重和成熟。

(选摘自《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麦道卫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这是一本怎样的书?
 
青年人因婚前性行为所受的伤害首先是心理上的。麦道卫记录了很多实际案例,一个女孩说:“婚前性行为带给我的礼物是惧怕,还有羞耻感。性在我心中造成撕裂,即使7年后——今天,仍未愈合。”
 
感情伤害也是不可避免的。所有有过婚前性行为的青年人一致的感觉是后悔,特别是女孩,感到所受的伤害更大。“真希望自己曾经等待过”,而她不是惟一一个对自己婚前性行为决定后悔的人。书中许多研究和调查报告揭示了大量后悔和悔恨的例证——这些学生曾经决定不等待。
 
 

麦道卫的《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透过大量的青少年真实故事,告诉你和孩子:

导致青少年有婚前性行为的28个原因;
发现37个真爱值得等待的理由;
掌握帮助自己和他人向婚前性行为说“不”的方法;
如何宽恕自己或他人从前的错误;
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找到真爱的机会。
   
书中附有精美的“真爱立约卡”,上面写着承诺的文字:
我现在知道并且相信在我的生命中可以有一份真正的、美好的爱情,为了得到它,我决定等待。我郑重地承诺,为了我自己、我的家庭、我的朋友、我未来的伴侣以及我们未来的孩子,我要把性保留在婚姻当中。我要为我的决定负责任并且持守到底。无论我遇到什么压力和试探,我都要谨记我的诺言。如果我遇到不同观点的挑战或无理取笑,我会亮出我的观点并说明缘由。我知道在全世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我们作出的是正确、成熟、勇敢的决定。我们珍爱生命、珍爱自己并且尊重他人。我们愿意为自己的生命和爱情负责!
 
立约人: 见证人:
日期:
 

欲了解该书更多详情,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