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爸爸妈妈注意我,最快的方式就是犯错误。”你赞赏过孩子吗?

“想要爸爸妈妈注意我,最快的方式就是犯错误。”你赞赏过孩子吗?

从孩子呱呱坠地到上小学期间,我一直在努力接纳原则运用在生活中。我知道我的孩子需要无条件的爱和接纳,我也尽可能每天这么对待他们。可我却有一个大问题——我自己。
 
在我和多蒂结婚,孩子们陆续出生以后,我从我早年的信仰生活中得到结论,以为父母的责任就是要帮助孩子远离罪恶。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把棍棒收起来,把孩子惯坏了,就得不到上帝的喜悦。

我并没有虐待孩子,但在我刚刚作父亲的时候,我在孩子眼中肯定是那种极不耐烦的人。如果孩子们一犯错误,我就立刻逮住他们,可我却不曾花足够的时间来赞赏他们做的正确的事情。我做父亲的主要方法似乎就是到处去抓孩子的错误,至少在他们犯错之前就先阻拦他们。我以为我有绝对的义务——不,应该是重大的责任,去纠正他们一切的所做作为。


你是快快地批评、慢慢地赞美吗?

我的行动明显说明了我的态度。例如,我在书房中写作,灵感如泉涌,这时,多蒂进来了,说:“亲爱的,希恩刚到家。他的成绩单上的分数全是A。”

“太棒了,亲爱的!”我或许会这么回答她:“我正好写到这章的中间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和他谈。”

吃晚饭的时候,我可能会记得和他谈,不过,也可能不会。问题是,如果希恩或其他的孩子做了什么值得夸奖的事情,我就认为自己没必要立刻注意到这件事,来表达我的称赞。
 
可要是多蒂进来说:“亲爱的,希恩打了凯蒂,就因为她进了他的房间。”

“他干什么了?叫他马上到我这儿来,我要和他谈谈!”我儿子打了他妹妹的事儿却让我的反应截然不同。突然,我手头写的文章就不再重要了。这件事不能等到吃晚饭时再谈,我现在就处理这件事,因为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儿子,确保他得到恰当的管教。

在教育凯莉和凯蒂方面,我也可以举出许多类似的例子。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教给孩子的是我根本不愿意传递出来的信息:“想要爸爸注意你,最快的方式就是犯错误。”

今天,当我和全国各地的少年交谈时,我估计20个孩子中有15个会告诉我,他们家就是这样的。如果他们做了错事,他们就可以迅速地得到父母的注意。
 
我有一次收听“爱家”广播。那天,杜布森博士邀请的嘉宾是四位年轻女士,她们在青少年时就涉足性行为,现在,刚二十岁出头,她们就已经为此在感情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回忆起在广播中,四个人中有三个都具体地谈到了对自己很有影响的事情,“获得爸爸注意力的最好方法就是做错事。”

我不知道这种消极的教育方法我还要继续多久。对我来说,逮住孩子做错事简直太容易了。还有,这也给了我机会,让我感到自己唯一一个正义的人。这让我感到自己在做父亲的“工作”。


 
《一分钟经理人》挽救了我
 
它是一本简短、感人的寓言故事,它准确而又迅速地指明了任何一家公司或机构的经理该怎样帮助他的员工设定适当的目标,然后,通过不断的赞美和有效的批评,引导他们达到目标。即一分钟经理要“深入群众”,努力去“捕捉他们做得正确的事情”。当他找到时,他要迅速为员工们的努力表示出赞赏和鼓励。

这让我联想到一个教养的关键:教育孩子的基本任务不是逮住孩子的错事,再让他们改正;相反的,对于如何与孩子相处,我开始有了全新的认识。我新的座右铭是:“努力去捕捉到你的孩子做得正确的事情。”
 
我的确在全盘贯彻给孩子无条件的接纳这个原则,但我却一直苦于不知道怎样去赞赏他们。当然,我并不是从来都不夸奖孩子们,只是在我肯定我已经纠正了他们的所有错事后,我才会夸奖他们。因为孩子们总有犯错误的倾向,所以揪出他们的错自然再容易不过了。加上他们天生的直觉,他们会看到,获得我注意力的最好方法就是做错事,那么,我可就真的有麻烦了。


我的“父亲分裂症”消失了

我一方面努力去接纳我的孩子,另一方面又努力去纠正他们,不让他们做错事。难怪我会感到有点精神分裂!可一旦我把重点彻底翻转过来后,所有这一切都改变了。我不再总去注意他们做错了什么,而是开始有意识地去努力寻找他们正确的地方。我的新目标是,每天在每个孩子身上至少找到两点我欣赏的地方,然后就此对每个孩子报之以赞赏。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们是否注意到了我“一夜之间的变化”,但我知道我自己注意到了。我整个的教育观念都改变了。

我可能会在家四处看看,看到凯莉在学习时,我会站住,对她说:“小甜甜,我很欣赏你这样好学。”当我看见希恩帮忙倒垃圾时,我会马上对他说:“希恩,谢谢你记得把垃圾袋拎出去。”

我也会发现小凯蒂把自己的玩具收拾好,我会说,“凯蒂,亲爱的,爸爸很欣赏你这样管好自己的玩具。”

我还开始做另一件事,就是看到所有的孩子在一个地方时,比如我们家的客厅,我就站在他们中间,给他们来一次“表扬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见得会大声说出来,但是,我会有意识地停顿3分钟,问自己,“如果你现在停下来想一想的话,你能想出几件可以夸奖孩子的事情?”然后,我会试着在心里列出四个孩子值得欣赏的15-20件事情。这就意味着要在每个孩子身上找到四五件,在一般情况下,我在为自己设定的三分钟时间里能够做得很好。
 
这个小小的练习可以提醒我,让我知道我多么为我的孩子们感恩,这也帮助我在最合适的时候就能预备好说出赞赏的话。你看,并不是找不到赞美孩子的地方,重要的是要训练你自己,能够讲出来,告诉孩子你从他们身上所看到的,为他们的努力给予由衷的赞美。

 

选摘自《六A的力量》,麦道卫、迪克·戴依 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