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爸爸系列:不注意这些,赞赏会带来反作用

好爸爸系列:不注意这些,赞赏会带来反作用


赞赏,我仍然在学习

“一分钟经理人”这个方法的关键是:要明白每个人都喜欢由衷的赞美。不幸的是,许多人在成长中没有得到足够的肯定和赞美,以至于成年后会去怀疑来自他人的赞美,认为他们是别有用心。

我在自己的家中看到了这一点。既使是今天,在我使用这种新方法六至七年后,我的孩子们仍然不容易相信这一切。有时候,我会故意拦住其中一个,对他说:“嗨,我需要和你谈谈。”

“好吧,爸爸。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做得真棒!”

然后,我会告诉他,是什么事情那么棒。

特别是凯莉和希恩,在我赞美他们时,他们仍然会故意让我难堪,他们会说:“噢,得了,爸爸,夸完了,你要做什么?”

但是我会微笑着,继续赞扬他们——公开地、热情地,甚至夸张地表扬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需要这个,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他们很喜欢这样。

我想我们都在学习。我在从我的角度学习,他们从他们的角度学习。但是我发现,我越是能注意到并且逮到他们做正确的事情,然后赞美他们,他们犯的错误就越少,我批评和管教他们的机会就越少。赞美促使他们做正确的事,而事实是,我管教他们的次数比过去少多了。


例如,我过去常常批评凯莉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后来我决定改变方式,在发现她把衣服放进洗衣篮的时候去赞美她。然而,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不能称之为胜利,虽然赞美常常会带来自己所希望的结果,但是它通常不会马上立竿见影。

我过去经常警告海伦,让她不要用力压她的宠物小猫。我后来决定,当海伦温柔地对待小猫时,要表扬她。这一点也见效了。我敢保证那只小猫肯定也非常感谢我!
 
 
赞赏时要注意的事情

除非你的孩子能够完全肯定你是无条件地接纳他们,否则,赞美和欣赏会变成操纵。孩子会开始活在表现的层面上,认为,如果我表现很好……,如果我全部拿A……,那么我的父母就会赞赏我。
 
活在表现的层面上就会导致罪恶感。
 
当我们做事失败时,我们并不是真的感到有罪恶感,而是感到羞耻。这种羞耻感使我们不愿意接纳自己,因为我们活在表现的层面上。这就是我成长时的写照,总是在表现,总是在寻求未曾在父亲那儿得到过的接纳。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先等一等,先让我的孩子们感到被接纳,然后再赞美他们。例如,我的两个大一点的孩子,凯莉和希恩,在学校中都是成绩优秀,门门功课得A。当他们拿到成绩单的时候,我会和他坐下来,单独谈谈他们所取得的成绩。

这些谈话都快变成一种仪式了,我会向他们保证,在我赞赏他们取得好成绩的同时,我也想让他们知道,“既使你们没有得A,我也一样爱你们,一样接纳你们。”

最近,当我让希恩看我的演讲稿时,他一下子捶了我一拳,说:“我知道了,爸爸。如果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得过A,你也一样会爱我。”

“太对了。”我说。
 
然后,希恩笑了,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可是我能得A你难道不高兴吗?”
 
我不得不承认希恩抓住我的痛处了,但我并不介意。

“是的,”我告诉希恩,“我很高兴你能全部得A,因为你是个得A的学生。如果你得的是C和B,我会感到不安,会使用一些有创意的方法来帮助你提高成绩。如果你可以得A,我却让你的成绩一直夹在C和B中,我会认为我没有帮助你尽自己所能。”

对于凯蒂来说,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了。多蒂和我并没有强迫她全部得A,因为她更多时候得的是B-和C+。

我们怎样才能知道孩子的不同能力呢?我们观察他们,和他们一起做事,并且鼓励他们。我就能一直知道他们在学校的情况怎样,他们的进度如何。
 
我们也和他们的老师谈话,多蒂和我一直努力和孩子的老师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很感谢他们的建议,他们也很喜欢我们的参与。我们孩子的老师知道我们很关注孩子,而且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告诉我们事实。

我想让希恩和凯莉知道,如果我让他们在中学时很少得A,或者根本不得A的话,那么,我作为父亲会对不起他们,他们在今后的生活中也会为此付出代价。对凯蒂也是一样。如果我们随她去,不去改变她的C+或B-,那么我也会对不起她。
 
给他们自由去成就
 
获得成功的最好方法就是以接纳开始,然后再转入赞赏。让你的孩子感到安全,被爱,富有自我价值感,使他们知道自己可以失败。如此放松下来,就可以发挥潜能。无论他们是面对学校的成绩,参加体育运动,还是涉足其它的活动,他们所做的都出于实现自我价值,而不是一种绝望的努力,为要让别人接纳自己。
 
有时候,有人问我,赞赏孩子的努力是否仍然是个“条件”,会把孩子推向表现自己的层面。当然会有这种可能,但对我来说,阻止这样事情发生的最好的防范措施就是,永远都不要停止去接纳,并且欣赏我的孩子们。不论我这么做有多久,都不是自然形成的,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一直需要努力,好成为一个接纳、欣赏孩子的父亲。

选摘自《六A的力量》,麦道卫、迪克·戴依 著,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