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钟伴您读完十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5分钟伴您读完十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以诺文化传播,ID:enochbooks

一、爱的乐章

直到1946年3月的一天,战争结束了,欧洲也终于守住了,莱斯特回到了他的家,他的“小豪宅”。出乎他的意料,一份爱的礼物正等着他。所有他寄回来养家糊口的支票都被一笔一笔储存起来,换成了一份饱足他灵魂的礼物。弗朗西丝,放弃了她自己的舒适生活,将所能存储的每一美分都存起来,购买了一架钢琴给她钟爱的丈夫。虽然只是一架小型立式钢琴,但在莱斯特眼中,它的款式和音质胜过世上最好的钢琴。

 虽然祖父莱斯特和祖母弗朗西丝已经过世,这架古老的钢琴的每一个音符仍然在流淌着音乐,诉说着祖父母彼此的深爱,以及对我的疼爱。音乐能跨越海洋,超越时空并胜过死亡。

——摘自葛爱丽编《女性心灵故事》

二、爱的秘密

每一次进出厨房,那个东西在本的眼中都分外打眼。它是一个小小的金属罐,存放在妻子玛莎烹饪炉上方的厨架上。

罐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就不能去碰?“秘密香料”究竟是啥玩意?里面还剩下多少?

本伸手进去拿那张纸片,他的手太过粗壮,要伸进去实在太困难。他小心翼翼地将罐子倾斜,使纸片滑到一个角落里,终于把纸片拿了出来,在厨房的灯下慢慢展开。

这是一张随手写的便条,但本很快就认出这是玛莎妈妈的笔迹。上面简洁地写道:“玛莎,无论烹制什么,加一点点爱在里面。”

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纸片和罐子归回原位,静静地回到座位上,继续吃着蛋糕,这下,他终于明白了蛋糕为什么如此的美味。

 ——摘自葛爱丽编《女性心灵故事》

 

三、爱的选择

我妻子爱的语言是“服务的行动”。我定期为她所做的爱的行动之一,是用吸尘器吸地。你认为吸地对我来说自然吗?从前我母亲强迫我吸地,从初中到高中,星期六我不能去打球,除非我吸完了整幢房子的地。在那段日子里,我对自己说:“当我离开这儿以后,我再也不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吸地。我要为自己找一个妻子来做这件事。”

可是现在我吸我们家的地,而且定期地吸地。我吸我们家的地,只有一个理由——爱。你付我再多的钱,我也不吸地,可是我为爱而吸地。你看,一种对自己来说,并不自然的行动,将是更好的爱的表现。我的妻子知道我吸地的时候,完全是出自100%纯净、没有杂质的爱,这整件事我得了满分。

——摘自盖瑞•查普曼著《爱的五种语言》

 

四、爱的陪伴

一个丈夫曾说:“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太太的上司对她说,她可以有两个钟头的葬礼假,可是下午她得回到办公室。我太太告诉他,她觉得那一天她先生需要她的支持,她得离开一整天。”

“她的上司说:‘如果你一整天不在,你可能会失去你的工作。’”

“我太太说:‘我先生比我的工作重要。’她花了一整天跟我在一起,不知怎么地,那天,我觉得她爱我超越任何时候。我忘不了她所做的。附带说一句,”他说,“她没有失去她的工作。不久,她的上司就离职了,她被要求接任他的工作。”那个妻子对她的丈夫说出了爱的语言,而且他从来没有忘记。

——摘自盖瑞•查普曼著《爱的五种语言》

五、爱的祝福

当初离开瑞典前往中国的时候,卡尔从没有想到自己会结婚。但在船上,他从上帝那里得到一个异象,上帝会预备一个帮助他的人。到腾冲以后,他看到哈拿的第一眼,就确信他的异象和这个美丽、坚强的女孩有关。奇妙的是,在祷告中,上帝也给了哈拿同样的看见。

在写给瑞典家乡教会的信里,卡尔说:

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情,我相信这也是上帝的旨意。经过教会牧者认可,我和哈拿姐妹决定结婚。鉴于富蕾德姐妹和她所生的小女儿茵嘉刚去世不久,大家替我们两人担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事实上,我们是在多次祷告之后才作出结婚的决定。我相信哈拿姐妹会带给我极大的帮助和快乐,她也一定会对上帝呼召她帮助的子民带去极大的祝福。

鉴于我们的生存环境,我相信对于我们两人来说,结婚是最好的选择。

——摘自路得·安士普·奥德兰德著《客旅》

六、爱的成长

奥斯汀的作品表面上看很简单,是一个爱情故事,其实同时是一个关于成长的作品。

达西就再一次发出召唤,伊丽莎白也终于克服了自己敏感的自尊心。奥斯汀的巧妙就在于,她在两个人最后见面要确定关系的时候,又安排了那位贵族老夫人来找伊丽莎白阻挠婚事,她讲话很难听,说你有什么资格嫁给达西,你名声那么不好,讲了很多难听话。但是伊丽莎白已经战胜了自我尊严的考验。面对老夫人的刺激和讽刺,伊丽莎白说,即使这些痛苦都考虑进去,但是只要达西爱我,我爱达西,那又算什么呢?伊丽莎白认为只要能与达西结婚,这些痛苦作为付上的代价也什么大不了。因此,最后两个人走到一起就是水到渠成了。因为两个人对自我教育已经完成了。

因此到了这里,我们就明白了,原来所有的障碍是为了完成爱。于是你会发现说,我感激那些阻碍我们爱的结合的力量。我深深地知道我妻子的脆弱,那个脆弱是更动人的。

——摘自齐宏伟著《书中之书讲演录》

七、爱的寻觅

《雅歌》写了一个故事,讲述的是所罗门王爱上了书拉密女,一个看守葡萄园的少女。但是所罗门王不能以国王的身份去接近她,因为他害怕以国王身份接近她,她会因为他是国王而爱上她,这样爱的就是国王的好处。他就打扮成了一个牧羊少年,去接近看葡萄园的女孩子,两人一见钟情,男孩子就邀女孩子约会。但是这个女孩子总是很自卑,因为她长得比较黑,老觉得自己配不上牧羊的男孩子。所罗门说,你是我眼中的佳偶,我眼中的美人。女孩子就不断战胜羞怯和自卑,开始和男孩子在苹果树下约会,两情缱绻,柔情似水,佳期如梦,非常美好。

但是,两个人越来越走近的时候,随着人性深处的自我中心和骄傲的暴露,他们又因爱生隙,吵起架来,两个人产生了好多误解。经过了很多的危机,终于两个人立了婚约。书拉密女被抬到了皇宫里面,哦,这才知道,她原来是嫁给了一个国王!两个人就用歌的方式把她们的恋爱过程唱了一遍。这就成了“雅歌”。最后两个人洞房花烛,非常美好。两个人就有一个誓约,说: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歌8:7)

爱是积极的评价,爱也是一种甘心的给予和接纳。真正的爱的本质就是要能够看到对方身上有上帝的形象,在爱情的王国中生成为王。

——摘自齐宏伟著《书中之书讲演录》

八、爱的激励

“艾莉森,我刚看完你的文章:《使假日更有意义》,这篇东西应该登出来,你写得很清晰,你的字句描述了一幅图画,呈现在我面前,风格迷人。”艾莉森现在是一位优秀的作家,然而,她原来是靠着先生鼓励的话,迈出了第一步。

鼓励需要同理心,而且是从配偶的观点,去看这个世界。我们必须先学习,对我们的配偶来说什么是重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给予鼓励。借着口头的鼓励,我们尝试沟通:“我明白。我在意。我跟你在一起。我能帮什么忙?”我们在努力表明,我们相信他和他的能力,我们给他认可和赞美。

——摘自盖瑞•查普曼著《爱的五种语言》

 

九、爱的信任

我开始重新换个眼光来观察这位我差点便托付终身的男人。这一“冷眼旁观”,却令我困惑不已。失去工作,对许多奉“我工作,故我在”为生命定义的男人,往往是个经受不起的大打击。我见过因此而沮丧、自卑,甚至怨天尤人的一些例子。然而,不知为何,在他身上我却完全看不出这件事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甚至不以此为耻地告知弟兄姐妹,行事为人仍是一派笑口常开,生活如常。

最让我佩服的是,我们的关系,全看这印证如何发展,他却没有在这压力当头的时候,汲汲于想证明自己,或毛躁地东奔西跑去想办法扭转这关系的印证,我眼中的他,每天不急不缓地打开《圣经》,做着例行的与上帝亲近,他那祥和的眼角嘴线与专注态度,充满着说不出的平安与投入。在花上相当的时间与上帝沟通之后,方才翻出当天的报纸开始工作上的寻猎。

 起先,我尚在那焦急着他的慢吞、他的消极没有行动。但是随着时日,我开始意识到,这个不恐慌、不抓瞎的男人里面,有股深沉的力量在潜潜地流着。正是因着这股力量,使他散透着不同于一般人的那股朝气,那带着无穷盼望的蓬勃朝气。溯流而上,我渐渐察觉出那股力量,是来自他的信心,一种和我心里面完全不同的信心。我的信心,是建立在决定好条件,和向上帝祈求的“礼物”上面,以至于礼物收到的不如理想,便开始失望丧气。然而他的信心,却是建立在这送礼物的“赠送者”上面,相信上帝一定有美好旨意,任何境况安排,都是一份好得无比、值得感谢的礼物,可以让他“想到便从心里开心地笑出来”。

我的“冷眼”渐渐转成“热眼”。原来,他的乐观,并非肤浅天真,完全是来自有根有基的成熟信心啊!我忽然发现,原本需要许多条件和保证,才能有安全感的自己,此时却在这一无所有的他身上,发掘出莫大的信心和信仰,心口一下放松,霎时觉得“安全”无比了。想想,他能承诺我的,不只是他自己这个人,还有那比他更大、更有能力且掌管一切的上帝时——这条件不可谓不丰厚啊!我怎能不好好把握呢?

没错,我向上帝求用“工作”来印证我们交往的关系,上帝也怜悯我这小信、没有安全感的女子,并答应了。但是方式却大大超出我所想象,我怎么不承认我所信的上帝,实在是位很有幽默感的上帝呢?

——摘自莫非著《莫非爱可以如此》

十、爱的硕果

这个新娘是一个拥有特别品质的女人。她很有勇气,敢于用一份众所周知的礼物交换未知的未来。她意志坚定,主动,同时却愿意听从别人的建议。她忠贞,信守诺言;她勤奋、谦卑、纯洁,她因流露出的爱而在全城出名。新郎对她一心一意,非常尊重她。因为他爱她,所以会保护和照顾她。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以理解为基础。他们能够彼此交流,也知道怎样倾听。缺少交流的危险——许多婚姻触礁的危险之所在——没有威胁到他们。他们互相尊重,也都渴望造就对方,这成为了他们幸福婚姻的保证。这场婚姻具有天堂之约的特色。

路得,这个爱上帝、爱同胞的女人,经历了上帝的恩惠。她的儿子俄备得蒙上帝拣选,成为了弥赛亚家族的祖先。每个希伯来妇人都在盼望的特权被赋予了她。她成了救主家族中的一位母亲。

——摘自金凯森/著《圣经里的女性》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