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斯坦福教授一说,考100分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听斯坦福教授一说,考100分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桂敏/文

进入考试周,老师、家长和学生都不轻松。有老师包暖心礼物为学生们解压,也有考生赶时间不得不挂在公车上。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1日,印度法塔哈巴德,为了及时赶到学校参加考试,几十名学生冒着生命危险,挤在一辆移动的公交车外面。(新京报动新闻)

身边的妈妈说,考试的时候她比孩子还紧张,尤其老师在群里公布成绩那一刻,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而当老师的朋友则告诉我,虽然现在一直在强调减压减负,但是在学校内部,孩子的考试成绩依然是考核老师的一项硬指标。

作为家长,我们到底要如何看待考试呢?

TED上有一篇演讲,标题是《“还没”的力量》(The Power of Yet),演讲者是斯坦福大学教授Carol Dweck。

Carol早期在研究儿童如何应对挑战和困难时发现,给10岁的孩子稍微超出他们年龄范围的挑战,孩子们会出现两种反应:

有些孩子表现得很积极,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拓展自己能力的机会;但是另一些孩子则表现出悲观、想要放弃。

Carol 认为,前一类孩子具有成长型思维,他们看重过程;而后者则具有固定性思维,他们更重视结果。

固定性思维的孩子不仅不能享受挑战,而且陷在困境里。

另一项研究表明,具有固定思维的孩子,当他们考试失败时,下一次他们会倾向于选择作弊而不是更加努力;他们也会去找比他们考得还差的孩子,以便让自我感觉良好。各项研究都表明,他们选择逃避困难。

科学家在测量两种孩子的脑电波时,发现同样面对出错时,两种学生的大脑活动表现却迥然不同:固定思维的孩子毫无反应;成长型思维的孩子,大脑表现得相当活跃。

这些研究,对教养孩子有什么启示呢?Carol 教授说,我们不是要养出一心只想考100分、需要外界不断确认的孩子,而是要帮助孩子发展出成长型思维。

那么如何养出有成长型思维的孩子呢?

  1. 要有智慧地赞美孩子。不是赞美他们的聪明和才能,而是赞美孩子的参与过程:他们的努力、坚持、专注、进步。

  2. 跟孩子玩一些鼓励“过程”(yet)的游戏。

  3. 鼓励孩子走出“舒适区”。研究表明,当孩子去学习新鲜的、复杂的事物时,他们大脑中的神经元就开始形成新的、更强的连接,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变得更聪明。

这让我想到了曾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为人师表》(Stand and Deliver)

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讲述了一名叫海梅斯·埃斯卡兰特(Jaime Escalante)的老师,进入了以南美移民子女为主、学生学习成绩普遍较差的加菲尔德高中任教。

所有的人包括家长都认定这些孩子毫无出路,可是海梅斯老师却相信孩子们暂时的表现不佳,并不代表他们不能有光明的未来。

他用成长型思维看待学生,帮助孩子们扭转了对学习的看法,最后纷纷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世界顶尖大学。

这部电影中,90%再现了海梅斯·埃斯卡兰特老师真实的故事,只有10%进行了戏剧性的处理。

现实中的他1930年出生于南美的玻利维亚一个教师家庭,长大以后,他也成为了一名教师,在玻利维亚教了12年的物理和数学。

移民美国以后,日子并不好过。为了重返课堂,他不得不打很多零工、自学英语,还要修读学位。

1974年,他开始在加菲尔德高中任教。通过创造性的教学方法和巨大热情,使学生的数学和自然科学成绩在加州名列前茅,加菲尔德中学也因此成为一所以学生成绩优异著称的中学。

因为他在教育方面的突出表现,获得了无数荣誉。

Jaime Escalante

*  入选美国国家教师名人堂

*  北美最佳老师、杰斐逊奖、自由精神奖……

*  里根总统亲自为他颁发“教育卓越奖章”

*  第5095号Escalante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  他于2010年去世,享年79岁。美国邮政局为此颁*  发了“Jaime Escalante”主题邮票。

用成长型思维重新看待我们的孩子

同样,在家庭中,成长型思维可以帮助妈妈们重新看待我们的孩子和配偶。

记得有一次在“用心生活”微信群(这是由亲子教育专家马睿欣老师带领的微信群,最初取名“理家理心”)里讨论孩子的问题时,我突然想到5岁的女儿总是容易紧张,比如,老师让她做升旗手,她会担心把绳子拉错,不肯上场;出远门,担心路上没有洗手间,出门前不停地上厕所……

想着她那些紧张的时刻,我的焦虑指数一路飙升,想到长大以后会面临更多的考验,她如果无法胜任怎么办。

这时候,睿欣老师提醒我说:“她离长大还早着呢,你有好多年可以帮助她处理这个问题。”这一句话瞬间解救了我,是啊,她才5岁呀!她现在的样子并不代表以后也会如此啊!

 

果然,没过多久,她的紧张问题就翻篇了。

成长型思维就是相信眼前的只是“Yet”(还没),我们可以去不断调整和改变。

以前,在午睡问题上,女儿总是起起伏伏。一开始好像适应了,过一阵子又抱着我大腿哭着说不想午睡。了解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老师也很有耐心地一直鼓励她学会适应。可她依然表现得很抗拒。

周围的妈妈帮我分析,认为是因为孩子从出生没离开过我,所以过分粘人;

 

家人又觉得是我从小没有帮助她养成规律午睡的习惯,所以适应不良;

 

老师也说如果现在不能适应,上小学会很麻烦。连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方法是不是出了问题。

 

睿欣老师建议我:“不要太焦虑,这只是孩子大脑没有发育完全的表现,她知道不应该哭,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

我决定放下焦虑,不被周围的声音所影响,接纳她、陪伴她,给她读分离的绘本,帮她想一些小办法。

不知不觉地,有一天她回家,兴奋地告诉我:“妈妈,我终于不害怕睡午觉了,就算睡不着,我也可以自己打发午睡的时间!”那股自豪劲,跟发现了新大陆了一样!

当妈妈的,每天被各种信息轰炸:学习、考试、兴趣班、学区房、情商教育、别人家的孩子……随便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焦虑半天。我们需要时常提醒自己,孩子还在成长,一切都还“Yet”呢!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