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莫扎特竟然都是ADHD?他们改变了世界!

爱因斯坦、莫扎特竟然都是ADHD?他们改变了世界!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ADHD与执行力

作者:惠之妈妈

“举止坦率自然、落落大方、富有想象力和好奇心,能够跳出框架思考;思考多元独特,对直觉较敏感,能深入问题核心发现问题;对自己想法坚持,特立独行;具有高度创造力、追求创新、热心助人、富有正义感和幽默感、活泼开朗;勇于冒险、韧性十足、源源不绝的活力;有兴趣时非常能够坚持,具有批判性思维。” 

猜一猜,这是在描述哪一类型的孩子??

这是维基百科针对ADHD孩子的正向特征总结!! 强烈建议有ADHD孩子的父母将这一段打印出来贴在家里,常常提醒自己和孩子。

第一重要的不是治疗!

每一个孩子生来就有他的独特性和他的价值。如果您的孩子被确认有ADHD,第一要紧的事情不是研究各种治疗方法,而是坐下来,和孩子聊天:“你是谁?”“如何看待ADHD?”“你的优势、特点是什么?”

面对ADHD的孩子,父母的盲点之一就是孩子的独特性往往容易被其行为问题所淹没。 当孩子被诊断为ADHD或者其它什么症时,家长们往往陷入各种焦虑和无奈的处境,许多父母从孩子出生前和刚出生后的各样憧憬,很快被打回到“只求孩子能够有基本生存能力就行……”。


告诉孩子“你很特别”,对于很多有ADHD孩子的家庭来讲,似乎更像一碗心灵鸡汤,中听不中用。许多父母尽心尽力地为孩子寻找各种治疗和训练方法,但是,如果在“你很特别”这个涉及到根本的“我是谁”的问题上,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重视,那些看似很好的治疗和训练方法往往只能起到表面和暂时的效果。 

坦普·葛兰汀的故事

一位享受与牛群在一起

摸爬滚打的大学教授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叫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她目前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畜牧学和动物学教授、农场设计专家和作家。美国和加拿大的牛畜牧业的设施和处理方式,很多都是出于葛兰汀的设计。

可是你知道吗?葛兰汀两岁被诊断有自闭症,四岁才会说话。在葛兰汀成长过程中,饱受周围朋友、同学和老师的嘲笑、排挤和打压,葛兰汀的妈妈成为她唯一的支持和帮助。虽然养育过程非常非常的艰辛,很多时候孤单无助的葛兰汀的妈妈都怀疑自己:坚信孩子的独特性和坚持让她上正常学校是否值得,是否对孩子有益。

直到葛兰汀遇到了她的伯乐,一位自然启蒙老师。老师发现了葛兰汀对世界认知的独特角度,并发现了她的天赋。原来葛兰汀是通过图像来认知这个世界的,并且她可以有完全与周围人不一样的思维角度。比如,她有一个暑期待在姨妈的农场里,疯狂地爱上了牲畜,并且能够像牲畜一样摸爬滚打。

虽然以后在大学从本科到博士的生活并没有多大改变,她依旧容易激动,无法与人(包括自己的妈妈)拥抱,被周围人视为“怪人”。但因着她对自己喜欢和感兴趣东西的执着,以及学校一些老师对她的理解、支持和鼓励,她享受着自己所从事的研究,并最后成为人们尊重的学者和教授。 

这个故事被改编成了一部电影,电影名字就叫《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中文版电影翻译为《自闭历程》。这是一部好看又让人受启发的电影。当看到电影里的葛兰汀在农场常常悄悄地跑到固定牲畜的“挤压机”里去让自己情绪安定下来,或者一身泥和牛群爬在一起享受特别时光的时候,我就感叹自己像一个不正常的人,因为我无法像葛兰汀那样去和牛群感同身受。

坦普·葛兰汀浑身都散发出那种独特性和逐渐强大的自信。我想,如果没有她妈妈的坚持,自然老师对她特点与才能的发掘、鼓励和引导,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可能成就现在的坦普·葛兰汀?!

电影链接

https://v.qq.com/x/cover/pquw8wnl9kh9fg9.html

第一要紧的事情是成为伯乐

您孩子的特别之处在哪里?

像坦普·葛兰汀一样,对孩子说“你很特别”不是心灵鸡汤,但的确需要您竭力成为伯乐去认识、去赏识您家里这匹潜在的千里马。

每一个孩子生来就有他的独特性和他的价值。如果您的孩子被确认有ADHD,第一要紧的事情不是研究各种治疗方法,而是坐下来,和孩子聊天:“你是谁?”“如何看待ADHD?”“你的优势、特点是什么?”

 “ 你很特别”

——是因为ADHD孩子与非ADHD孩子的大脑神经运行机制不在一个频道上

对于ADHD孩子,传统上都是以缺陷和障碍这样的出发点来治疗这个群体,其治疗的目的往往是着眼于让他们与其他大多数人一样去学习、生活和工作。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ADHD孩子,他们的独特性和价值很容易被埋没。从此仿佛只有与“患儿”、“疾病”、“缺陷”或“障碍”为伴,悲悲惨惨地过一生。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不愿意去测试诊断,即使不得不诊断,也很容易立刻陷入焦虑担心的情形中,不愿意让他人知道,仿佛ADHD是一个见不得人、让人羞愧让人叹气的精神疾患。

William Dodson博士,美国一位专注ADHD的专家,在他职业的生涯中接触到了上千ADHD的案例。当看到ADHD的人群中有那么多积极方面的特征时,他强烈意识到ADHD人群的大脑神经运行机制并不是有缺陷,而是与非ADHD在不同的频道上,有着自己的一套做事原则。

反观我们社会对人的评价标准,尤其是学校教育,是建立在非ADHD(占人群的85%-90%)人的运作体系上的。这85%-90%的人所认定的事务的重要性是基于他人而定的,即父母、老师或者上级的指令来的。如果个人所认定事务的重要性与他人的产生冲突,可以比较容易调整。他们可以暂时放弃自己所喜欢而做他人喜欢的。或者换句话讲,他们脑部神经及化学物质可以很自然地调动起来满足他人的标准。

而占人群的10%(可能15%)的ADD/ADHD群体,他们对事务重要性的认识,是以他们个人兴趣爱好所定。如果个人认定的重要性与他人的产生冲突,他们很难有动力去执行他人的标准。从脑部神经科学来看,他们脑部促进动机的化学物质无法自动调动起来去执行他人的指令。所以可以解释,ADHD的孩子遇到他们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可以极度专注,而面对他们认为无聊的事情,即使父母老师觉得是天大的事情,他们也照样无动于衷——分心、走神、拖延、无法开始。

简单做一个比喻,ADD/ADHD的孩子就像另一个星球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做事原则;如果要求他们所做的事情对路了,即对着他们兴趣点的,往往会给老师父母带来惊喜。

实际上,目前的基因研究显示,可能差不多有25-44个基因参与了导致ADHD的产生。这些基因并非有缺陷或者病变,他们和非ADHD人群的基因在本质上是没有差别的。为什么这25-44个基因会参与导致ADHD呢?这主要是由于这些基因演变出来了不同的版本,即基因的多态性。这种基因版本的多样性导致了神经传递物质(化学物质)在脑部传递信息的差异,从而导致ADHD人群在脑部执行功能上与非ADHD的差异。有些时候可能就是这25-44个基因中的部分基因的一点点排练组合的版本不同,就会导致ADHD人群个体症状的差异。 

你很特别

——因为ADHD孩子的许多特质是社会创新和冒险精神的发动机

ADHD的孩子就像另一个星球的人,他们有他们的一套做事原则。他们的优势需要被正视和发挥。当父母们还在抱怨发愁自己的孩子上课折飞机、想法不着边际、钻牛角尖、莽莽撞撞、不随和、异想天开和过山车式的情绪等等的时候,请看一看维基百科有一段针对这群孩子的正向特征总结 ——

举止坦率自然、落落大方、富有想象力和好奇心,能够跳出框架思考;思考多元独特,对直觉较敏感,能深入问题核心发现问题;对自己想法坚持,特立独行;具有高度创造力、追求创新、热心助人、富有正义感和幽默感、活泼开朗;勇于冒险、韧性十足、源源不绝的活力。有兴趣时非常能够坚持,具有批判性思维。

再接下来,

我们看一看一些耳熟能详的名人。从古到今,有不少名人被后来的医生认为极其可能有不同程度的ADHD症状:

1

爱因斯坦:4岁还不能说话,9岁还没学会阅读。老师对他的评语:智力迟钝、社交能力差,永远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中。

2

莫扎特:行为冲动,易分心,情绪容易失控,但是精力旺盛,富有创新精神。

3

迪斯尼:小时候注意力差,成绩不好,自控力差,但富于创造力。

4

菲尔普斯:美国游泳运动员,是史上获得奥运奖牌最多的运动员。小时候有严重的ADHD,让学校老师头疼。但他的身体条件和热情兴趣天生为游泳而生。

5

金凯瑞:美国喜剧演员。他告诉大家他的夸张表情和滑稽表演都是归功于他的ADHD。他小时候常常在班里搞笑,而且一搞笑就很难停下来。

而且,

ADHD人群中的创新冒险和跳出框架的思维,常常让他们中不少人成为开创型的企业家。据说ADHD人群中创立自己公司的概率是普通人的300%(数据来自Psychology Today)。

理查德·布兰森:维珍航空创始人

英格瓦·坎普拉:瑞典宜家公司创始人

John T. Chambers:网络设备制造商思科董事会主席兼CEO

Charles Schwab: 嘉信理财的创始人。嘉信理财,是美国个人金融服务市场的领导者。

——优势理论的眼光——

来认识发挥您孩子的天赋和才干

美国在ADHD研究的领军人物之一Hallowell博士,他自己和他的孩子也是被诊断有ADHD。他看到传统的以缺陷观点来看待和治疗ADHD对该人群的伤害,呼吁用优势理论来帮助ADHD人群,充分认识和发挥自己的天赋、兴趣和才干,从而建立成功喜乐的人生。优势理论并不否认ADHD症状带来人生中各种潜在的风险,而是如何扬长避短,不是仅仅生存下来,而是活出丰盛的生命。

从优势理论的眼光出发来帮助孩子,您需要:

✓  作为孩子的伯乐,常常去挖掘、关注和引导正向积极的特质:孩子的优势在哪里?这个优势往往是和他们的天赋、兴趣、热情联系起来的,也极可能成为他们以后职业的风向标。

✓  作为孩子的教练,针对性地帮助调动孩子的积极性和训练孩子一些技能(执行力),来充分发挥他/她的这些优势。为孩子提供能够发挥他们优势的空间和机会。因为学校的学习一定不是孩子生活的全部。

✓  作为孩子的啦啦队队长,随时抓住一点点孩子展示出来的进步或者特质来庆祝。这群孩子特别需要鼓励。

Hallowell博士在给小朋友解释ADHD的时候,喜欢用这样的比喻:ADHD孩子就像一辆充满动力、活力四射的法拉利赛车(孩子的优势),但是唯一遗憾的是这辆超级酷的赛车配上的却是自行车的刹车(缺乏技能)。 医生、治疗师、教练或者父母要做的,就是如何给孩子配置与赛车匹配的刹车,这样就能保证这辆车依旧有活力飞驰,同时又能灵活自如地调整速度并畅行在各样的道路上。

从最近3周来在公众后台的留言,以及与孩子家长的交流,结合今天谈到的“以优势理论的眼光来发挥孩子的天赋和才干”,我发现其实家长们面临最大的障碍在于“孩子们所处的环境”,也就是上一篇治疗篇中强调过的,所有的治疗方案、训练方法要起到好的作用,孩子必须处在一个友好的环境中,包括学校、家庭和社区。而现在我们得到的反馈往往是:

 “孩子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嘲笑、排挤……”,

“孩子服用药物半年后有改善,但是他现在就是不愿意去学校,他的作业没法按时完成,天天被点名被批评……”

“上学8年,这一路上受到老师同学的误会,伤害太多太多了,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虽然说在学校学习不一定是孩子生活的全部,但目前国内的教育体制决定了绝大部分家庭绕不开学校这个环境。如何让学校的老师们也了解ADHD,如何在学校为这一群“待被发现的千里马”一样的ADHD的孩子们争取更多权益,可能是我们整个社会要进行思考的。我国7-18岁的学龄人口约2亿,即使按10%计算,ADHD孩童及青少年总量约2千万。这难道还不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吗?

END

往期回顾

1、惠之妈妈带你认识“多动症” ——一群被严重误解的人,聪明又散漫!他们渴求理解和帮助!

2、惠之妈妈谈如何诊断ADHD: 我的孩子是不是“多动症”啊?

3、家有ADHD的抓狂父母需要知道的三件事情 ——惠之妈妈带你了解“多动症”的治疗

4、我们不孤单 ——ADHD孩童及青少年家长微信群建群公告 

如果您对ADHD感兴趣,愿意了解更多关于ADHD的信息知识、最新动向、治疗方案,或者作为父母、老师想更多了解如何帮助ADHD的人群,为他们配置合适的“刹车系统”,发挥他们的优势,请关注点击关注我们。

惠之妈妈将在美国每周给你带来关于ADHD的全球最新资讯、研究动态、帮助ADHD人群的执行力训练原则和方法,介绍ADHD诊断方法,提供在中国国内和海外华人圈中可以提供面对面咨询、执行力训练和ADHD教练的相关资源。

【记得关注转发哦!】

你的每一次转发都可能会帮助到一个甚至一群“聪明而散漫”的孩子,以及被他们搅乱的家庭,解救他们抓狂的父母。

惠之妈妈

两个孩子的母亲,婚姻家庭治疗师、亲子教育训练师、督导、ADHD家庭教练和个人教练培训师,儿童品格童书作者。毕业于美国惠顿学院婚姻家庭治疗专业和英国伯明翰大学工商管理专业。长期从事亲子教育和品格教育。

美国伊利诺伊州婚姻家庭治疗师协会会员,美国ADHD协会(CHADD)的专业会员,获得ADHD训练的专业证书。目前是在国内和美国两地致力于婚姻家庭治疗、家庭教练和个人教练,以帮助有挑战孩子(包括ADHD和执行力不足)和他们的家庭。

参考文章:

Russell Barkley (2016) Managing ADHD in School. PESI Publishing & Media PESI, Inc

Russell Barkley (2013) Taking Charge of ADHD. The Guilford Press

Edward M. Hallowell & Peter S. Jensen (2010) Super parenting for ADD. Ballantine Books        William Dodson (2016) Secrets of the ADHD BrainADDitudeMag.com

www.psychologytoday.com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