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感统训练,你可能被误导了

关于感统训练,你可能被误导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DHD与执行力

作者:惠之妈妈,原标题:关于感统训练,您知道多少?

如今在中国的大多数城市,没有听过感统训练的家长可能不多。随着各类感统训练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正面负面的种种评价也让很多家长无所适从。

因关注ADHD而聚集了愈来愈多父母的惠之妈妈朋友圈里,关于感统训练也是比较热门的话题,特别是在幼儿园孩子的父母群里。

今天带孩子去医院,确诊了孩子有ADHD(注意力缺乏多动冲动症), 医生推荐我们加强运动并且做感统训练。

孩子协调平衡能力不太好,亲子园老师建议去感统训练,可是我老公反对,认为是浪费钱。

上了一段时间的感统训练课程,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路程太远,很耗精力;不坚持练,又怕耽误了孩子。

我家孩子在幼儿园老被投诉,坐不住,老推搡小朋友,做手工能力和其他小朋友比差一大截。我一查网上相关信息,应该是感统失调。正在犹豫要不要报个培训班。

……

感统失调和感统训练

到底是什么回事呢?

许多尽心尽责的父母们开始搜索资料,但是……

如果打开国内常用的搜索引擎,扑面而来的基本上都是感统训练机构做的广告或软文。好容易看到题目可能是比较科学比较中性的,可是点进去以后,娓娓道来的最后还是像某某机构的软文。

如果想寻找相关书籍,无疑都是感统类书籍,你懂的;

于是,感统失调和感统训练相关的信息对父母们来讲就如雾里看花。

再看看“维基百科”,搜索“感觉统合”,在不多信息的最上面有一行字:“本条目没有列出任何参考或来源。 (2010年11月9日)”。 的确,在这些关于感觉统合的信息最后,没有列举任何参考来源。

相反,如果打开“维基百科”,搜索“注意力缺乏多动冲动障碍”或者“学习障碍”等等,众多的信息后面将是密密麻麻的参考资料。尤其是注意力缺乏多动冲动障碍,资料太多以至于维基百科专门注明:“本条目含有过多、重复或不必要的内部链接。 (2018年3月18日)……”

为什么关于感觉统合“维基百科”会做了一个条目却说没有任何参考来源呢?

原因应该很多,但是至少有两点原因应该是肯定的。

其一:关于感统失调及相应的感统训练,这一方面的研究是属于比较新的一个领域,各方面得到学术界广泛认可的研究成果数量有限。

其二:感统失调作为一类障碍,至今还没有被列入目前世界医学界比较常采取的诊断标准,即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简称:DSM)之中。目前最新的版本是2013年出版的第五版,即DSM-5。 

关于感统失调

和感统训练的背景

从感统失调到感觉处理障碍

感觉统合 (sensory integration)的框架体系的研究最早是由南加州大学博士、职能治疗师Jean Ayre 博士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来的。

感觉统合指一个人的身体通过听觉、视觉、味觉、嗅觉、触觉、前庭觉和本体觉等核心感觉系统,处理外界各样信息的过程和方式。

如果孩子有感觉统合方面的失调(sensory integration Dysfunction,简称SID),就会造成他们在行为、学习或情绪上的困难。

Jean Ayre 博士在1950-1998年期间通过大量的研究,建立了这一套解释和帮助在行为学习或情绪上有困难的儿童的理论和治疗原则。

她的研究认为,感统失调因为神经功能失调,导致各样信息在不同感觉系统之间的传递出现状况。

随着Jean Ayre 博士的后继者们的逐渐完善,包括Lucy Jane Miller博士在这方面的研究和努力,目前,更多以感觉处理障碍(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简称SPD)来代替感觉统合失调的说法,并有了更科学细致的分类。 

SPD的一些行为特点

01

逃避感觉刺激

◆ 对某些声音、气味、味道、物体形态很敏感,而无法安静、拒绝进食和触摸(比如粘性的泥等);不喜欢被拥抱/触摸;讨厌刷牙、洗头、理发等

◆ 不能适应嘈杂拥挤的地方,会发脾气/难受;

◆ 拒绝穿衣服里面带有标签的或者有缝儿的裤子;

◆ 因为无法过滤掉在其他人都感受不到的噪音,而无法专注听讲或做作业。

02

寻求感觉刺激

◆ 不断寻求感觉刺激而显得过动;

◆ 玩起来动作不知轻重,容易做出一些冒险的行为;

◆ 因为对疼痛或刺激不敏感,对他人容易动手动脚,或拿东西毛手毛脚;

◆ 因为对他人个人空间的不敏感,容易冒犯他人而造成误会。

03

 运动技巧方面问题

◆ 精细动作不灵活,比如串珠、画画等;

◆ 大动作不协调,比如踢球,玩接球;

◆ 不爱活动,动作缓慢;

◆ 动作笨拙不协调。

SPD长大自然会好吗?

有SPD的儿童与智力无关

SPD治疗没有药物,而是通过相应的感觉统合治疗方案来干预和训练。台湾大学职能治疗系系主任曾美惠教授指出,“职能治疗(感统训练)主要是在感觉丰富的情景下进行,以帮助这些孩子处理他们对感觉刺激的反应,并协助其做出具功能的行为反应。”

SPD可能不会消失,但——

*呈现的一些症状可能会随着年龄的长大身体的成熟而减轻,比如,随着脑部发育的日渐成熟和与社会环境的互动的相互影响,在社交和行为上能够融入社会;

*或者是学会如何应对处理SPD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对衣服标签敏感,就会以后穿衣服将标签去掉;对噪音无法接受,可以随时带耳机来避免;处于焦虑环境时知道如何运用一些方式来缓解等。

为什么感觉处理障碍SPD

至今没有进入DSM-5?

关于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简称AAP)在对SPD为什么不能独立作为儿童发展和行为障碍的解释,主要原因有两个:

01

虽然在SPD的诊断和治疗领域上有不少成果,但是,目前为止,作为证明其科学有效性的样本和数据有限,不足以满足作为一个独立的诊断和治疗的要求。

02

SPD作为一个独立的诊断,并没有得到儿科界的广泛认可,因为其描述的许多感觉方面的症状和其他一些障碍重叠,比如自闭症、注意力缺乏多动冲动症ADHD、发育性协调障碍、学习障碍和焦虑症等。

美国儿科协会指出,虽然SPD已经被纳入0-3岁阶段婴幼儿心理健康和发育障碍的诊断分类,但是对年龄大于这个阶段的儿童和青少年,该诊断及相应的治疗还不被儿科界广泛接受。一些专业人士一直在积极争取该障碍能进入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但是,进入DSM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因为SPD没有被纳入DSM并缺乏相应的效果数据支持,医学界也存在不少争议。所以美国儿科协会对SPD作为诊断和相应的治疗手段持比较谨慎的态度。

鉴于社会上很多孩子接受相关治疗的事实,美国儿科协会建议儿科医生帮助父母客观了解感统治疗,让他们根据自己孩子的具体状况来权衡利弊,并鼓励他们通过一些评估(指标)表来监控和测量治疗前后的疗效。                                             

SPD与ADHD

SPD

VS

ADHD

就如前面谈到,由于SPD的成因病理、诊断和治疗方案等还存在不少争议,所以翻开关于ADHD的书籍和资讯,在谈到ADHD的多种共生(同时存在)疾病时,一些主流的ADHD领域的领军人物,比如Russell Barkley博士,Edward Hallowell 博士以及Thomas Brown 博士等将学习障碍、对立违抗、焦虑症、抑郁症、自闭症、抽动症等列入了共生疾病,但鲜有将SPD列入的。

不过,虽有争议但并没有影响人们对此的研究和实践。

台湾大学职能治疗系系主任曾美惠教授,在谈到这个领域急需设计严谨的研究来评估感统治疗疗效的同时,也指出许许多多SPD孩子,因为他们的迫切需要而不能因等待更多的研究成果出来而延误治疗。

那么,如果SPD作为一个独立障碍存在,与ADHD的关联和区别在哪里呢?

在美国,11%的4-17岁的人群被诊断有ADHD;大约5%-16%的儿童有SPD。

40%左右的ADHD孩子同时会有不同程度的SPD。

ADHD和SPD是两个独立的障碍,成因和治疗方案是不一样的。如果孩子两种障碍都有,需要综合评估,看看是先从哪一个入手,或者同时两个都进行治疗。

简单说来,ADHD的分心、多动、情绪波动,是与脑部神经发育方面状况有关,主要是神经传递物质的传递力度和大脑前额叶的构建(掌管执行力的部分)与非ADHD的差异,而与外在特定的感觉刺激无关。药物和行为训练对孩子有效。

而SPD的成因还有不少争议,不过最近的一些研究发现,SPD人群的大脑后部的白质部分存在与非SPD人群的差异。

简单说来就是脑部掌管感觉统合的部分。所以,SPD呈现出的行为情绪问题,则更多和外在的感觉刺激有关,比如光、声音、气味、味道或者物体的质感。比如,有的SPD孩子,当刺激物被拿掉(感觉过度敏感类型),孩子行为情绪趋于正常。药物对感觉处理障碍无效。

需要说明的是,SPD相对于ADHD领域的研究来讲,无论是时间、数量、深度和广度上,还远远不及,所以还比较难以对两者做出准确和客观的对比分析。

SPD在诊断和治疗上

必须由专业人士来进行

抛开医学界对SPD是否成为一个独立的诊断及相应治疗的有效性的争议,那么,如果抱着开放的心态,SPD作为独立的的诊断和治疗,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呢?

SPD的诊断及治疗,通过Jean Ayre 博士以及后来的Lucy Jane Miller博士等的研究和完善,已经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理论和实操。

所以,无论是诊断和制定治疗方案,一定需要专业人士。SPD的诊断及治疗应该由经过严格训练的专业的职能治疗师(Occupational therapist)来做。

*由于SPD的许多症状和其它障碍的重叠性(这也是为什么没有进入DSM的原因之一),没有专业人士来做,很容易造成误诊和不适当的治疗。比如,ADHD的孩子的一些症状与SPD就有不少相似之处,如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比较容易将ADHD诊断为SPD,并因此来治疗,实在会误人子弟。

 

如果SPD独立诊断成立的话,那么ADHD的孩子中40%左右的孩子同时有SPD。自闭症的孩子基本上100%都有SPD的问题。但是,ADHD、自闭症和SPD都是彼此独立的障碍,治疗方案是不一样的。

*台湾大学的曾美惠教授也指出目前很多非专业人员从事SPD治疗,即感统训练,而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比如,一些不专业人员将感觉统合治疗操作当作游戏或体能活动,或者给予孩子不恰当的刺激而产生反面效果。

SPD的诊断和治疗方案

应该是什么样的?

有SPD的孩子往往在幼儿园期间就比较容易直观地观察到。比如孩子看起来对噪音和光特别敏感;对穿衣穿鞋抱怨“太紧”“太痒”;老师观察到某孩子比其他同龄孩子相比动作有些笨拙,精细动作比如拿笔画画不灵活;让旁人看来没有原因的突然发脾气等等。

这些症状可能会是SPD。当然,这些症状也会发生在自闭症的孩子身上。另外,也需要排除ADHD和焦虑症对孩子的影响。也有可能,您的孩子同时有其中两到三个障碍。

那么,如何帮助这些孩子?

1

*首先,家庭需要做什么。

父母需要观察自己的孩子,看看孩子的行为、情绪问题是否与特定的外在刺激物有关,是否有一定的固定模式。比如,如果孩子对某些刺激物是过于敏感,父母可以避免、限制或适度让孩子暴露在刺激的环境中。

多多鼓励孩子,并提供条件机会让他们尝试多样性活动。一般孩子的感觉统合能力是在平日生活、运动、游戏和与人互动等点滴中发展起来的。

2

 *其次,幼儿园/学校可以做什么:

老师和家长积极沟通交流,看看是否在教学环境上做些改变。比如,调整座椅或使用一些靠垫,让孩子坐着更舒服或者方便让他们手脚能够适当动动;如果孩子坐在靠窗户容易被窗外声音所吸引,他们座位可以调离这些地方。

在课堂、课下或者集体活动中,根据观察,拿掉一些刺激因素,鼓励孩子尝试一些挑战活动,帮助并示范他们如何和小朋友交往,学习了解尊重他人的空间和界限。

3

*专业人士如何帮助?

如果发现孩子的一些行为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学习生活,家长和老师的努力成效不太,那么您需要寻求专业人员。

在美国,一般是受过专业训练职能治疗师(Occupational therapist)来帮助评估和制定治疗方案。有时,临床儿童心理学家、儿科医生们也会提供些行为治疗方案帮助孩子处理心理情绪问题,这些心理情绪问题可能与SPD有关,也可能与ADHD和其他障碍有关。

首先,专业职能治疗师会做评估:

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在进行治疗之前,需要有职能治疗师按照专业规范进行详细的评估。包括具体到孩子到底是哪方面感觉处理功能的障碍:听觉、视觉、味觉、嗅觉、触觉、前庭觉还是本体觉?是感觉调节障碍还是感觉相关的运动障碍?职能治疗师会观察您的孩子,并且和您/老师交流,掌握足够的信息来做出诊断。

接着,职能治疗师会和您讨论制定治疗方案,即感统训练方案。治疗方案包括,为您的孩子量身定做的在专门场所的各样针对性的活动,还有父母可以在家做的方案。

SPD的治疗,即个性化的感统训练方案应该不仅仅只是在特定场所,也应该在家,在生活点滴中训练。比如,感统餐(a sensory diet),就是职能治疗师为孩子设计的,可以在父母帮助下做的在家感统训练活动。

大家对在专门场所进行的感统训练的活动多少有些了解(非常方便在网上查看)。在这里,我们来看看父母可以在生活点滴中帮助孩子的“感统餐”是什么?

职能治疗师Lindsey Biel 和Nancy Peske 写的《养育一个有感觉的聪明孩子》(Raise a Sensory Smart Child)一书中,给父母提供了许多在家可操作的感统训练。

比如,可以被设计在日常的感统餐中的活动包括:为孩子按摩脚;用震动的牙刷;常常可以跳的小型蹦床;在超市推购物车;坐旋转木马;背负重物爬楼梯;咀嚼脆或粘牙的食物;餐前帮助摆放餐具,端盘子等等。

请看来自美国的一个案例: 

南希被诊断SPD,具体为弱敏前庭觉,弱敏本体觉和弱敏触觉。她比较坐不住,冲动和多动,总是喜欢寻求感觉刺激。职能治疗师给她开出的“感统餐”:

早上起床

妈妈用很柔软或很重的毯子将南希包裹起来,仿佛她是玉米卷饼一样。就这样裹得紧紧地将她拖下楼,一方面好玩,另一方面让她感受重压(刺激)的感觉。

早餐/午餐

饮料让她用吸管吸,吸管可以帮助她自我舒缓,提供口腔的感觉刺激。午餐配有耐嚼的牛肉干,嚼起来嘎吱嘎吱的生胡萝卜等,这些都可以增加口的刺激感。

上学时间

嚼着口香糖,背上加重的背包到学校。当下车要进学校时,她会闭上眼睛,深呼吸,让自己心理上准备好上学。如果有可能早到学校,在操场玩会儿秋千或者爬架子。南希和妈妈有时还会手拉手转几圈。转圈可以帮助南希的前庭觉,这样上课也会更专注。

在教室

和老师沟通好,让南希上课可以手上拿捏不发声的软球等玩具,在她的椅子腿上绑上橡皮筋,这样她的脚可以踢橡皮筋,而不会影响他人。

放学以后

有一些包括湿的或干的不同材质的触摸活动。比如,南希喜欢在沙里寻找字母拼图,用剃须膏来写字,在她自己用纸箱建造的城堡里写作业。当她需要背诵一些诗,她会在蹦床上一边蹦一边背诵。

END

往期回顾

1、惠之妈妈带你认识“多动症” ——一群被严重误解的人,聪明又散漫!他们渴求理解和帮助!

2、惠之妈妈谈如何诊断ADHD: 我的孩子是不是“多动症”啊?

3、家有ADHD的抓狂父母需要知道的三件事情 ——惠之妈妈带你了解“多动症”的治疗

如果您对ADHD感兴趣,愿意了解更多关于ADHD的信息知识、最新动向、治疗方案,或者作为父母、老师想更多了解如何帮助ADHD的人群,为他们配置合适的“刹车系统”,发挥他们的优势,请关注点击关注我们。

惠之妈妈将在美国每周给你带来关于ADHD的全球最新资讯、研究动态、帮助ADHD人群的执行力训练原则和方法,介绍ADHD诊断方法,提供在中国国内和海外华人圈中可以提供面对面咨询、执行力训练和ADHD教练的相关资源。

【记得关注转发哦!】

你的每一次转发都可能会帮助到一个甚至一群“聪明而散漫”的孩子,以及被他们搅乱的家庭,解救他们抓狂的父母。

惠之妈妈

两个孩子的母亲,婚姻家庭治疗师、亲子教育训练师、督导、ADHD家庭教练和个人教练培训师,儿童品格童书作者。毕业于美国惠顿学院婚姻家庭治疗专业和英国伯明翰大学工商管理专业。长期从事亲子教育和品格教育。

美国伊利诺伊州婚姻家庭治疗师协会会员,美国ADHD协会(CHADD)的专业会员,获得ADHD训练的专业证书。目前是在国内和美国两地致力于婚姻家庭治疗、家庭教练和个人教练,以帮助有挑战孩子(包括ADHD和执行力不足)和他们的家庭。

参考文章:

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 ADHD: What to know.  ADHD Weekly 2016-12-22 chadd.org

Mim Ochsenbein. Is It 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or ADHD?  spdstar.org

Beth Arky. The Debate Over Sensory Processing . childmind.org

Beth Arky. Do Sensory Processing Issues Get Better Over Time childmind.org

Michelle H. Zimmer (2012) Not ready for prime time  Policy cautions against using 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as a diagnosis.  AAP News volume 33  Number 6  June 2012

Russell Barkley (2013) Taking Charge of ADHD. The Guilford Press

Thomas E. Brown (2017) Outside the Box  Rethinking ADD/ADHD in Children and Adults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Publishing

 Edward M. Hallowell & John J. Ratey (2011) Driven to Distraction. Anchor Books

 Are There Therapies or Treatments for Sensory Processing Issues.  Child Mind Institute Understood Founding Partner

曾美惠 《我的孩子怎么会这样—一种隐藏的障碍:谈感觉统合和治疗》医学教育通讯 第28期

Peg Rose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ensory Processing Issues and ADHD childmind.org

Janice Rodden  How to Treat Sensory Processing Disorder additudemag.com

Jennifer Gay Summers  Using a “Sensory Diet”to Get My Daughter(and myself!)Through the Day additudemag.com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