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6A之旅

我的6A之旅

本文作者为根基认证6A讲师 付华

1

遇到6A

我94年大学毕业,98年调到廊坊师范学院当老师至今。

在很多人看来,我的工作和家庭都很稳定:没有公婆,少了争端;父母身体很好;生活中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凡事一帆风顺;我应该很幸福。但我内心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我不晓得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我对自己的现状很不满。我开始对老公的抱怨多了,有时甚至冷战。

女儿99年出生,很多人看来,我们自己身为老师,一定很会教育孩子。但事实不是这样。上小学后,女儿开始出现不完成作业、跟同学关系处理不好等问题,常被老师请家长。让我不知所措。

07年儿子的到来,让我的生活变得更乱了,理不出头绪,更多的不满生出来。我常跟孩子发脾气,之后又自责。

为了改变糟糕的生活状况,我意识到我需要学习,需要成长和改变。于是,我开始留意有关子女教育和夫妻相处的培训,结果知道了一堆道理和方法,满腔热情、信心满满地回到家,实践起来却软弱无力。慢慢地就行不出来了,内心的纠结和痛苦反倒增加了。

虽然我的信仰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不再迷茫,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样教养我的孩子。我一直祈祷,求上帝给我智慧,让我做个好妈妈,称职的妈妈。

2010年夏天,温州的孙老师来给我们做培训,他利用晚上的时间给家长们讲了一堂课。我记不清具体题目了,只记得当时有上台的体验,整堂课听了特别感动,尤其是《父与子的故事》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我是流着泪看完的视频。

“Rick什么都没有做……,他也什么都不能做……,一切都因为他父亲的爱和接纳而白白领受这些……”,这句话萦绕在我耳边.

我反复问我自己:如果我的孩子是Rick,我会怎样对待他?

我的回答是:不管怎样她是我的孩子呀,女儿虽然身体比Rick健全,但她的精神与情感是残疾的,我可不可以像Dick接纳Rick那样接纳我的女儿?

我知道我在接纳我的孩子上出了问题,我没有接纳他们,更不用说无条件的爱了。

临走之前,孙老师给我们推荐了《亲子·根基》杂志(注:目前已停刊)。我们看着非常好,内容很丰富,既有夫妻相处的故事与见证,还有育儿方法与亲子互动,连如何与家里老人相处的内容都有案例分析。

于是,我所在的团体开始推广根基杂志,订了50套全年的杂志。后来我才知道孙老师也是6A讲师。就这样我跟根基相识,开始看杂志、推广杂志。

我的姊妹徐晨阳当时在廊坊开了几家儿童游乐场,当我把根基的杂志介绍给她的时候,没想到,执行力强的她一下子定了10套根基的杂志,放到游乐场给陪孩子的家长看;更没想到的是,当她看到根基杂志上介绍根基举办父母教练的培训时就报了名,并在2011年6月份直接去参加了根基6A讲师的培训。

学成后的她收获满满、信心满满,回来就开始在自己家里运用并决定在廊坊推广6A。刚开始她就找到我,邀请我去试听并参加父母小组课堂,我才真正与6A相识,开始了我的6A之旅。

2

边学边成长

听孙老师讲的那堂课,现在想来应该是“培养儿童品格的三个秘密”吧。通过那堂课,我知道了接纳对养育孩子的重要性。我愿意去接纳我的孩子。我开始按照我领受的去接纳孩子,少批评。

但我仍然面临一个挑战,就是不知道遇到具体问题时怎样做才算是接纳,并让孩子能感觉到我是接纳他的。

上了小组课,我知道因为我没有真正接纳女儿,让女儿如长大的树没有结出好果子。她没有安全感、自卑、遇事不会控制情绪,常常像小刺猬一样刺伤我们。但我不知道她也很无助,很挣扎。

小组课上,我了解到学会第一A接纳的三个关键词:认同、尊重、发现。一对比,我意识到,我一个也没做好,难怪女儿总跟我对着干,总说不到一块,很拧巴。因为我不接纳她,根本不懂她。

就拿学会接纳首先要学会认同情绪来说。生活中我常常站在道德的高点否定孩子的情绪,比如说孩子摔跤了哭了,我会说勇敢点,要坚强;再比如说,女儿在学校被老师冤枉受委屈了,我会说你要设身处地的为老师着想,老师也不容易;或她感觉被同学欺负了,我会说你要反省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做错了,等等。

我自己在做着否定孩子情绪的事,却浑然不知,还觉得自己做的很不错。

当晨阳带着我们做认同情绪练习时,身为大学老师的我本能的反应竟然一个也说不出来,考虑半天,说出所给情景中孩子的情绪时,也是那么的生涩。我才发现,我在这方面是多么得缺乏。

当学习赞赏时,我又发现自己陷在很多误区里。比如对于孩子因取得某方面的好成绩而有高兴的情绪时,我会表现得很淡定,生怕孩子骄傲;另外,对孩子的肯定也是基于表现,经常是批评指责,更不用说要把孩子带到品格的世界了,等等。

当晨阳带着我们按赞赏的正确步骤操练赞赏时,我发现我竟然不会说话了。我不知怎样描述我的感受,也不会归纳品格。但我发现了自己的真正问题所在,并知道该怎样按照正确的步骤去操练,这令我兴奋不已。

当时,女儿正好上初三。我感觉她很难养,正好给了我操练成长的机会。我始终记得课上学到的“只要走在正确的路上,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我记得,有一次女儿因来例假肚子不舒服,就把暖宝带到学校去用。因刚上英语课,她没有及时收起来,被英语老师看见,二话没说很生气地就给扔出去摔坏了。老师的这个行为激怒了女儿,她认为这是我们花了好几十块钱新买的,老师的行为太粗暴应该赔我们一个。于是女儿跟老师发生了争执,英语老师被气走了。

虽然英语老师后来被请回来,给她们上了课,但并没有答应要赔女儿暖宝。下课后,班主任来了。女儿觉得自己很委屈,打算跟班主任老师述说事情的原委和自己的委屈。没想到班主任冷冷地甩了一句“活该,谁让你不收起来的”。这句话让女儿原本委屈的心更加受伤。

她跟班主任闹起来。班主任老师撵她出教室。她执意认为自己没错就不出去。结果班主任伸手拽她拉她出教室的时候,她把班主任的手划伤了。

班主任老师随即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把女儿领回家,说她管不了了。

等我到了学校,女儿还在抽泣。老师跟我数落了女儿的罪状,给我看了她自己受伤的手,却没有看到我女儿的手也被她划伤了。

班主任让我带女儿回家反省,写好检查再来。这一次,我没有当着老师的面批评女儿。学了6A,我知道我要按正确的方式去认同孩子的情绪,跟她站在一起。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去拉女儿的手安慰她,女儿却甩开我,跟我远远地保持距离,一句话也不说。陪着她回到家,女儿就把自己关到屋里。当我调整好情绪,进入她的房间时,发现女儿蜷缩在自己的床角,像一只受伤的小鸟。

我知道这件事她很受伤。当我想靠近她、拥抱她时,她哭着说:“你别过来,你跟他们是一伙的”。那一刻,我的心像刀绞一样痛。我都对我的女儿做了什么,当她受伤时她要选择孤独地自己去面对。我这当妈妈的竟然不能成为她信任和依靠的对象,我的怀抱不能给她温暖,她竟然拒绝。我的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但我知道这是恢复我们关系的最好时机。

我流着泪跪在女儿身边抱着她。她一开始还想挣脱,当我一边搂着她一边摸着她的头跟她说:“妈妈知道你很委屈,很受伤。妈妈也看到你的手也被划出血了……没关系,妈妈跟你一起面对这件事情……”之后,我明显感到女儿慢慢平复下来。

她开始把她在经历这件事情中的感受想法一股脑地说出来。这次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打断女儿,加上我自己教导式的看法和建议。女儿很快从这件事情当中走出来回到了学校。

经历这件事情之后,我下定决心要学习像麦道卫博士对待女儿的接纳那样,让我的孩子们确信我对他们的态度是这样的:无论他们发生多大的错误,我都会和他们在一起、陪伴他们;我会难过,会陪他们承担后果;但我爱他们是因为他这个人,他是我的孩子,而不是他们的外表或他们的行为表现。就这样我用接纳的态度慢慢陪伴着我的两个孩子成长。

3

在服务中,生命被拓展

从跟晨阳学6A之后,我就在自己家里也在周围的人际关系中应用6A。感觉很好,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传讲6A。

到了14年年底,我发现周围父母想学习的需求在增加。廊坊出现一些父母培训机构,也因着一个团队的需要,需要讲夫妻之道、亲子之道,我跟两个朋友张老师和葛老师分享起6A。

我告诉他们,6A是亲子教育的原则也包括夫妻之道,很多机构讲的是方法,但聪明人学原则。就这样我们相约一起报名参加了2015年1月根基在总部北京举办的6A与DISC讲师培训,成为了6A的讲师。

回来后,我们就一起服务EDG团队,又组建爱家成长俱乐部,分享6A。

两年的时间,我免费给2家幼儿园家长、3家培训机构家长分享了“培养品格儿童的三个秘密”的课程,带了8期父母小组课程,大家的反响很好。我也在边养育两个孩子边服务他人的过程中,生命得到重整,有了一定的宽度和厚度。

女儿现在读大学二年级了。回想起以前上学的时光,她常说高中三年给她留下的美好时光最多,她很开心。

我在心里暗暗高兴,因为接触学习并推广6A,我学会了接纳孩子的情绪,学会了欣赏孩子,我跟孩子同心同行一起成长。

我和孩子的关系亲密了,由原来的你和我的关系变成了我们的关系。我在享受我的父母时光时,孩子也放松下来,经历并享受着她的成长。

现在两个孩子都很愿意跟我聊天。女儿上学在外遇到难处、委屈时,第一时间也会给我打电话寻求帮助。我们一起见证“在一起就有力量”。虽也有软弱做不好的时候,但那加给我力量的所给我的无条件的爱滋养着我,让我在爱的接纳的路上不断成长与前行。

在我自己养育孩子和服务家长时,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6A中的第一A就是接纳,犹如房屋的地基般重要。它不仅对亲子关系重要,对所有人际关系都很重要。但也是最难的部分,需要不断操练,更需要自己与爱的源头接上,否则做到真正的接纳不容易。

去年下半年,我跟朋友合作开办了亲子园。今年我们又在筹办开国际精品日托,我计划给日托班孩子和身边孩子的家长讲6A,并陪伴她们成长。我的6A之路会继续走下去,谢谢大家。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