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男孩儿的控诉说出了所有孩子的心声:何以为家?

12岁男孩儿的控诉说出了所有孩子的心声:何以为家?

黎巴嫩影片《何以为家》给近日被“漫威”遮蔽的院线,带来一种特别的思考——12岁黎巴嫩男孩儿扎因在法庭上控告自己的父母,为何生下他,却不好好地抚养他,不能为他提供保护和安全感?

家,本应是温暖的港湾,像小鸟在赖以生存的鸟巢,等待妈妈带回食物、供给营养。然而对某些孩子来讲,还没长大,还没起飞,翅膀就被折断了,因为没有父母的呵护和供给,身陷重重危险,拼命挣扎却终于沉没。

在扎因成长的道路上,父母从未尽到养育的责任。对他们来说,男孩是工具,负责赚钱养家;女孩是商品,用来换取财物。黎巴嫩女导演娜丁用克制朴实的手法,将一个家庭生活中的一切摊开在观众眼前,镜头展现了对全球社会与家庭问题的关怀。

男孩儿扎因在法庭上的控诉:“为什么生下我,却不养育我?”不仅仅提出了一个家庭的问题,更是触动了整个社会的痛点,值得所有的家庭深思——到底“何以为家”?

什么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家?

首先,家是有真正亲密关系存在的地方。父母在,并不等于真正有关系。当今有太多的孩子,每天能见到父母,心却与父母有遥远的距离。

电影《何以为家》的小主人公扎因出身贫困的家庭,父母挣扎在生存边缘,无法为孩子提供基本的生活条件,满足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可是在我们身边更常见的事实是:经济条件可以满足孩子生活与学习的需要,但父母与孩子之间除了成绩和要求,无话可说。

更多孩子面临的是:人群中的孤独,家庭中的不被理解,只能在网络中寻找温情,在逃避中虚构人生。

信息时代,父母面临的是更大的挑战,不能只供给孩子物质的需要,而是要面对一个重要而紧迫的问题:为何近在咫尺,却无法走进孩子的内心?

每个人的里面都有一种最深层的渴望,就是与某个人联接,完全敞开,不需要任何隐藏和掩饰,真实地呈现本来的自己。如果那个人接受你本来的样子,你会感到安全和舒适。

但是人类仿佛患上了孤独症,即使最先进的通讯手段也无法使人在内心深处联接,人人都在装样子,就算是父母与孩子之间,也无法展现真实的自己并彼此无条件地接纳。

近日落网的北大弑母案嫌犯吴谢宇,曾是“学霸中的学霸”,人们看到的是他智商爆表、情商超高,谦逊自律,热爱运动,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清晰的规划,是母亲和整个家族的骄傲。然而,他心中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在他实施了近乎“完美”的谋杀亲母案之后,犯罪动机至今不得而知。

身为父母,能不能在孩子幼年的时候,就与孩子建立内心连接的管道,通过这个管道,爱可以不断地流动,滋养孩子的生命直到他长大成人。

拥有爱的能力,恐怕是孩子一生当中最重要的能力了。而爱的能力,却往往被父母忽视,就算意识到,也无从入手。

到底什么样的爱才能直达孩子的内心,使父母与孩子之间建立真正的亲密关系?

那就是无条件的爱,父母要让孩子知道:我爱的是你本身,而不是你的行为和表现。无论你犯了多大的错误,有多么失败,父母的爱永不离开你。这一点知道容易,却需要父母付出一生去实践。

人生的一切麻烦,都从苦苦赚取、赢得父母的爱开始。你的孩子在你面前,是需要用表现来赚取爱,还是做他真实的自己?当你的孩子表现好时,你可以爱他,当他带给你伤害、挫败感时,你还爱不爱他?你还和他站在一起吗?

《何以为家》的主人公扎因,逃离家庭后,遇到了一个同样身处苦难中的单身母亲拉希尔,并与她和她的一岁儿子组成临时家庭。这个临时家庭举步维艰,但因为有真诚的关爱,他们都获得了暂时的幸福与安稳,虽然好景不长,但这却成了扎因生命中最宝贵的回忆。

当单身母亲拉希尔被带进监狱,内心因思念儿子而饱受煎熬,加上正在哺乳期,她一边用手挤乳汁,一边哭泣;而小扎因辛辛苦苦攒钱抚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却被房东赶走,存在家里的钱也无法取出……

生活中有许多的无奈,但因为有爱,就不是完全黑暗与绝望。电影展现了最艰难的时刻,也依然闪动爱的光芒,让人心怀希望。

白白领受的爱就是恩典,而无条件的爱与接纳就是一个家赖以存在的基础。

所有动人的文学作品,主题离不开爱和牺牲。能为你爱的人牺牲,已经是难能可贵。但还有一种爱更大,就是为那不可爱的人牺牲,这就是恩典。

在无条件接纳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有安全感,表现出安静、自尊、尊重别人、真实、有价值感;而不被接纳的孩子,会有恐惧,表现为折腾、停滞、自卑或自大、撒谎、没有价值感。

令人开心的是:电影里演扎因的小演员,生活中也叫扎因,他的确出生在一个叙利亚难民家庭。电影拍摄完成后,他有机会去挪威生活,并且接受教育。

愿电影《何以为家》的小主人公扎因的提问,成为父母们心中深深的提醒与思考,我们生了孩子,该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家?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