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的童年:芬兰——最理想的教育,是不是长这样?

他乡的童年:芬兰——最理想的教育,是不是长这样?

最近,著名国际记者周轶君拍了一部探讨教育的纪录片《他乡的童年》。

她走访了日本、芬兰、印度、以色列和英国五个国家的学校,比较不同国家的教育理念。

纪录片一播出,就引起热烈讨论。现在网上只能看到前三集:日本、芬兰和印度。大家有空可以去优酷视频网站看,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第二集芬兰。

只有500万人口的北欧国家,却号称“教育最强国”。他们如何教育孩子。

早晨8点钟,没有响彻整个教学楼的上课铃声。取而代之的,是美妙的音乐——萨沃大学生乐团演奏的《祝贺你》。

孩子们有的在跳舞,有的翻着跟头,有的跟伙伴热情地拥抱。看起来,好像在上演一场音乐剧。

音乐停止,孩子们走进各自的教室,开始新的一天。

在学校,可以播放各种音乐,古典的、饶舌的,有时候老师自己唱歌。 

在现象教育课堂上,老师要为大家讲解“时间、年龄、我自己”。

讲解这个主题,老师会运用到艺术、数学、生物知识和芬兰语言文学。

孩子们从生活中学习知识,又把所学到的运用到生活中去。 

在芬兰,为了避免竞争,三四年级都没有考试。

评估孩子学习成果的方式,不是他们学了多少知识,而是他们如何学习。

在这里,即使不擅长某门学科,孩子们依然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因为正直、有创造力、有雄心、善良、擅长合作、毅力、好奇心、同情心、爱等品格,才是芬兰教育最重视的部分。

为了平衡快节奏,老师会想办法让孩子们慢下来,阅读就是手段之一。

他们把课堂搬到森林里。老师发给孩子们一个色卡,请孩子们去寻找颜色相配的事物;让孩子们用自己的想象力,给每种植物命名;还会列出一些形容词,请孩子们去寻找对应的东西。

老师解释说,他们希望借此可以培养孩子们对大自然的热爱。 

在孩子们课外的建筑兴趣班上,假设一架飞机在海岛上坠毁了,留有部分残骸,孩子们要如何利用残骸搭建帐篷。

通过搭建,孩子们对建筑的结构、平衡,张力等都有了全新的认识。

芬兰特别重视孩子。在过去80年里,芬兰政府会为每个新生儿准备一个免费的“百宝箱”,里面有新生儿需要的各种东西。

妈妈因为生宝宝不能上班,产假长达3年。前三个月可以领取全额的工资,接下来的时间,每个月可以领取80%的工资,一直到孩子3岁。

而在教育系统里,老师没有评职称和晋升制度。

老师会根据工作年限,定期涨工资。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没有了外部的压力,老师们反倒更加自觉地去学习,他们要为自己充电,也要对孩子们负责。

当采访愤怒的小鸟创始人时,他说,如果你问芬兰人,哪所学校最好?答案就是离你家最近的那所学校。因为在这里,所有的学校都一样的好。

当你问孩子,什么是成功时,他会告诉你:“这里没有成功。如果你有一份工作,有个妻子,有点钱,你已经算是成功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没有人是最好的。

孩子不爱学习怎么办呢?家长批评教育或者弹一下脑门总无可厚非吧?但在芬兰却不可以。

有位爸爸,就因为6岁的女儿不愿意做数学题,弹了一下女儿的脑门,结果被老师报告给儿童保护部门,爸爸被约谈了3次。

因为在芬兰,任何的暴力包括语言的暴力都是不允许的

在另一个富爸爸家里,14岁的儿子要一双乔丹的运动鞋,爸爸并不会直接给他买。而是让他自己去打工挣钱。

孩子在工作中,不仅明白了挣钱不易,而且还学会了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思考如何更有效率地工作。 

一个住在远离首都的,在北极圈里的家庭,他的家族在这里生活了已经超过18个世纪了。

他们养着难以计算的驯鹿。他们并不向往大城市里的生活,反倒乐于享受自由自在的日子。

他们说在这里,他们拥有所需要的一切。而且,他们的孩子也想要继承父母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走入大城市。 

Author B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