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伴侣的两种有效交流法

和伴侣的两种有效交流法

需要时应道歉

得体的道歉仿佛礼节中的屈膝礼,一个手势可以使拥挤的人群相互忍让,适度的低头可以让争论不再恶化。婚姻里真诚的道歉所包含的意义并不是礼节性的,它能成为解决问题和加深关系的有力工具。

有时,道歉是最好的坦诚。当一方道歉时,过错就变小了(也许他忘了给车加油),得体的道歉可以成功地消除矛盾。但有些时候,道歉会使事情变复杂。

如很多夫妻一样,我们帮助过的一对夫妻习惯性地使用仓促的道歉简单地结束冲突:“我向你道歉了,”他们当中的一个会这样说,“你为什么还耿耿于怀?”

这种方式的道歉只是在避免让麻烦升级并逃避真正的问题。更糟的是,草率的道歉会阻碍真心的交流。一个丈夫在晚宴时呵斥他的妻子。事后,他说:“对不起,但是你要理解我最近有很多压力。”

这个丈夫在逃避他不良行为的责任。他妻子需要听到的是:“对不起,在我有压力时抨击你是不对的。”这就告诉妻子,她的丈夫知道自己伤害了她,以后尽量不再这样做了。 

婚姻中只有夫妻双方认识到彼此的责任后,真实的道歉才会产生。道歉是用另一种方式在表明夫妻双方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认同对方的观点,有时也需自我检讨。最后,它也意味着自我改变。“我不得不放弃我的骄傲,承认我的缺点,”一位丈夫告诉我们,“我一旦这样做,事情就开始变化了。”

所有的夫妻都需要一种医治机制,一种重新书写婚姻的方法。如果我们知道何时道歉以及如何道歉,就会使婚姻的关系截然不同。问问自己应该何时道歉以及怎样道歉。你们中的一方是否道歉更多?你是否用道歉来草草结束冲突或掩盖问题?

道歉也许不是言语上的“对不起”;它可能是送礼物,夜晚一起外出,或简单地一起安静散步。不管道歉的形式如何,诚心的道歉会给夫妻带来新的亲近关系和如释重负的美好感受。

用抚摸的方式进行交流

身体接触是交流的一种有力表达,也是一种滋养心灵和传递正面情感的温暖方式。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在她的《爱的剖析》一书里描述了为什么身体接触如此有力量:“人类的皮肤就像草地,每个神经末梢就像每一片叶子一样敏感,以至于最轻的掠过都能在人的大脑里留下那个时刻的记忆。”

想象一下你劳累一天回到家的情景。你感到紧张、疲劳和急躁,但是,伴侣把你搂在他(她)的怀里,给你爱的拥抱。那样的拥抱可以加快红血球中血红素的流动,它把有活力的氧气传遍你的全身。难以置信,温暖的拥抱或轻柔的爱抚能让快速跳动的心安静下来,高涨的血压下降,剧烈的疼痛也消失了。

你们也许能探索到对方的舒适区域。你们双方也许喜欢不同数量和不同类型的抚摸方式。对有些人而言,很喜欢手上温柔的抚摸;而对另一些人,可能更喜欢长时间的拥抱。研究表明,一些男人在没有安全感时,会认为抚摸是羞辱而不是安慰。

从抚摸对我们生活的巨大影响来看,它被赋予“感觉之母”的称号真是很贴切。再没有什么方式比抚摸能更好地表达“你不是孤单的”,“你很重要”,“我很抱歉”或者“我爱你”。所以,下次当你不知怎样用语言表达时,请记住,抚摸可能是你与伴侣交流的最好方法。

——摘自《让婚姻赢在起跑点》,(美)帕洛特博士著

 

 

Author Bio